咿呀小说
会员书架
首页 >其他类型 >龙图案卷集续 > 36、36 赛制

36、36 赛制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邹良拿出名册, 再结合之前曹魁那一届的考生名册, 众人都锁定了两个名字。

    同时, 本次案件的真相,也正在慢慢浮现。

    次日清晨, 开封府众人都起了个大早, 分头行事, 赵普带着公孙还有一众大将军,先赶往武试场看比试。今日是武试最重要的一天, 全天会进行三轮淘汰赛,晚上会决出前十名,参加最后的殿试。

    本来赵祯只看最后的殿试, 但皇上因为锁心棺的事情,较上劲了,非要看今天晚上那最后一轮比赛。

    欧阳少征就觉得一个头两个大,围场闹哄哄的,四周都是江湖人,围观百姓也多,赵祯往那儿一坐就跟个活靶子似的, 部署多少兵力都不够。再加上被淘汰那些江湖人都还在开封滞留, 街上也需要皇城军维持秩序,右将军就想着要不然干脆辞官不做了, 回黑风城吧。

    好在太师给出了个折中的法子,今日不是三轮比试么最后一轮干脆到宫里来比,就是殿试的那个考场, 这样考生也好适应一下场地。

    赵祯觉得这主意不赖,也省得跑那么远,就答应了下来。

    欧阳瞬间感觉得救了,带着皇城军在皇宫西侧的围场准备。

    围场因为要迎接殿试,本来也都布置好了,四周围还有官员观看的观礼台。

    除了赵家军一帮人忙碌之外,开封府的也没闲着。

    展昭一大早和白玉堂一起进宫去了,似乎是找赵祯商议什么事情。

    最闲的还是府里那些老的少的,妖王和公孙某依旧去太学教书,天尊他们几个一大早也出门了,不知道上哪玩儿去了。

    府里就剩下小四子、小良子和被留下带孩子的霖夜火。

    不过这三位也忙,小四子借了包大人的书房,把房门一关,一大两小在里头叮叮当当还挺忙,似乎是在做什么手工活儿。

    这若是忙起来,一天也是一转眼就过,很快,两轮的比试都结束了,傍晚,展昭和白玉堂在太白居碰到了观赛归来的赵普他们。

    霖夜火和小四子小良子也从包大人书房出来了,小四子手指头还弄伤了,包了一圈纱布,公孙挺心疼。

    赵普他们几位将军正聊几个考生,白玉堂刚坐下,龙乔广就问他,陷空岛是不是有个姓王的小孩儿参加武试?

    白玉堂点头,“王麟是吧?他考得怎么样?”

    五爷之前就安排了陷空岛几个小孩儿住在白府,虽说他这阵子挺忙,但对陷空岛的人还是比较上心。每天考试结果白福都会来告诉他,他知道王麟一路都考的很好。

    “你猜前二十他考第几?”龙乔广还卖了个关子。

    “进前十了么?”白玉堂之前就觉得王麟进前十应该没问题,就怕他紧张发挥失常。

    赵普乐了,“目前为止,前二十考生第一名!”

    白玉堂吃了一惊,“真的?”

    几人都对着他点头。

    展昭也挺高兴,“这么厉害啊?”

    赵普抱着胳膊跟白玉堂打听王麟的情况,说这小孩儿基本功特别扎实,谁给他打的基础啊?

    白玉堂一笑,“陷空岛所有小孩儿都是一起在岛上念书学武功的,家里大人出去跑船,有时候一走就是一年半载。陷空岛上高手不少,谁有空谁去教几天,我哥哥嫂嫂管的也严。陷空岛所有孩子都是一样待遇,吃一起睡一起,船工的儿子和我大哥的儿子是一样的,没有少爷下人之分,都是兄弟。”

    赵普笑着点头,“大当家的果真是个人物啊。”

    “考那么好倒是我也没想到。”五爷问,“陈忠他们几个呢?”

    “那几个也都不错,进前五十了,不过都没进前二十。”赵普说着,不忘补充一句,“但是都各有所长,都挺厉害。”

    邹良也点头,“嗯,总共五个小孩儿,王麟是最小的,武功高出几个哥哥一大截,几兄弟看着感情特别好,”

    展昭和霖夜火都歪头,“听着耳熟……”

    白玉堂也搔搔头,跟他和几位哥哥的情况差不多。

    “其他呢?”展昭问,“有茅山派的进前二十么?”

    “有。”邹良将名册拿了出来。

    军营有一份自己的名册,是贺一航设计的,跟宫里用的武考名册不一样,更加详细。

    “南宫钦第二。”展昭拿着名册看,“南宫武功不错啊。”

    赵普也笑,“南宫家这个小侄儿是挺有意思,性格也像南宫。沈茂第三名。”

    “沈天雨应该挺开心吧。”展昭摸着下巴一个名字一个名字往下看,边嘀咕,沈茂看着挺愣,倒是也有些真本事。”

    “茅山派有个弟子进的,第十八名。”展昭将名册前二十都看了一遍之后,微微一笑,“有点儿意思。”

    白玉堂也看了一眼,点点头,“**不离十了。”

    “都准备的怎么样了?”赵普问白玉堂和展昭,似乎有些担心,“有把握么?”

    展昭和白玉堂都点头,神情挺复杂。

    赵普哭笑不得,“皇上挺高兴的吧?”

    展昭和白玉堂也颇为无奈,“何止是高兴……”

    “东西呢?”赵普又去问霖夜火,“做好了么?”

    霖夜火戳了戳小四子。

    小四子取出一样东西,递给赵普。

    赵普翻开看了看,就见是一卷竹简,看着特别古旧,竹片黑漆漆的,上边有金色的漆字,跟锁心棺一个风格。

    公孙惊讶地看霖夜火,“你们谁做的?”

    霖夜火对小四子努努嘴,

    小四子仰起脸对着他爹笑,准备接受夸奖。

    公孙没来得及开口,赵普先捧着小四子的面团脸夸上了,“我儿子这么厉害啊?!”

    展昭和白玉堂都拿过那一卷竹简看,怎么看怎么像是真的从地里挖出来的。

    见众人目瞪口呆,小良子说出了其中的秘密,“这是之前从黑风城带来的,你们还记得妖王带我们找火龙金时,那位专做仿品的高人的老宅吧?”

    “哦……”众人都想起来了。

    “当时槿儿捡了一卷竹简,说要带回开封,日后有用,我们就往上刻了金漆字符。”小良子边说,边夹了一筷子菜送到小四子嘴里,边夸,“槿儿最能干了!”

    小四子笑眯眯嚼着菜,甜的像个裹了蜜糖的团子。

    展昭将竹简收了起来,赵普似乎还有些担心,问展昭和白玉堂,“就你俩啊?老爷子们晚上去么?”

    展昭拍了拍赵普让他放松点,“今晚妖王带着天尊和我外公亲自去,放心吧。”

    赵普这才放心,点了点头。

    一顿饭吃完,众人回开封休息了一会儿,晚上,一起前往皇宫。

    ……

    入夜,华灯初上,皇宫西侧的围场挑起了几盏巨型宫灯,照得围场亮如白昼。

    出入皇宫有严格管制,所以每个门派只能进来三个人观战,其他大多数都在外边等消息。

    因为人不多,加上赵祯也在,所以许多官员也都进宫来观赛了。

    坐在观礼台上往下望,在考生准备的区域,白玉堂正跟王麟聊着什么。

    展昭笑眯眯瞧着,就听下方有几个观赛的官员正在聊天。

    “瞧见没?”

    “我还想这小孩儿什么来头那么厉害。”

    “敢情是白玉堂带出来的啊?”

    “天山派的么?”

    “说是陷空岛的。”

    “陷空岛算江湖门派么?”

    “不完全算吧。”

    “唉,看那边!”

    展昭顺着几位闲聊的官员看的方向望,就见观礼台最前边那一排,贺一航和龙乔广坐在那里,一旁站着邹良,手里拿着本名册,正在记录着什么。

    “听说下午比赛的时候,右将军全程都在关注王麟。”

    “哇!这小孩儿岂不是前途一片光明?”

    “只要正常发挥,这次没跑了!”

    这时,陆续又来了一批观赛的,各大门派的代表也都入座,观礼台很快就坐满了,闹哄哄的。

    ……

    考生们按照名次排了一队,等待抽签。

    根据考试成绩,前五名的选手,会从十五到第二十位的选手中抽出一位进行比试,而第五到第十五位的选手则是由考官随意抽取五对,只要赢一场,就能进入最后的殿试。

    比赛的赛制还挺刺激,考生们一方面有些紧张,一方面又跃跃欲试。

    南宫钦因为之前赵祯特别关照,沈茂则是两次变盐事件他都在场,因此这两人是焦点人物,几乎所有考生都认识他们。王麟一直非常低调,好些人都对他没多大印象,直到刚才五爷特地来找他聊了两句,众人才一下子把注意力放到了这位第一名的身上。

    展昭观察了一圈之后,到了第一排他的位子上坐下,身旁是白玉堂和霖夜火。

    火凤架着腿问坐下喝茶的白玉堂,“唉,你家那小孩儿看着挺老实的样子啊,你让他一会儿机灵点,提防人耍阴招!”

    展昭也点头,之前他跟王麟一起吃过饭,这小孩儿特别老实乖巧。

    五爷微微地笑了笑,瞧了瞧展昭和霖夜火,也没说别的。

    展昭和火凤对视了一眼——哎呦?这个笑容,好似有点玄机。

    这时,人群一阵骚动,赵祯来了。

    众臣起身给这位九五之尊行礼,赵祯一如既往的随和,摆摆手,特地从考生排队的那个入口走了进来。

    几位考生也都躬身给赵祯行礼,赵祯笑眯眯嘱咐他们一会儿好好发挥,不要紧张。经过的时候,他还伸手摸了摸南宫钦的头。

    群臣彼此使眼色——毕竟是南宫纪的侄儿,瞧皇上多喜欢!

    霖夜火小声问展昭,“这样会不会太明显?”

    展昭苦笑——赵祯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吧?

    白玉堂也替扶额的南宫纪心累,赵祯真的唯恐天下不乱。

    皇上兴致勃勃走上观礼台,一撩龙袍坐下左右看,双眼贼亮精神饱满。

    坐得离他挺近的包大人就下意识看看庞太师——皇上莫不是今晚有什么特殊安排?

    太师一耸肩——估计不简单!

    考生这边,气氛也有些微妙,就听几位考生窃窃私语,语气带点儿不服。

    “瞧见没?还比什么?”

    “就是啊,直接宣布谁第一就行了。”

    “唉,武功再好不如人家有个好叔叔。”

    ……

    虽说是小声议论,但站的那么近,南宫钦自然能听到,连坐前排的一些官员都能听见。

    一直关注着这边情况的展昭和霖夜火也双眼亮晶晶地看着。

    南宫钦皱眉没说话,就当没听见,一旁沈茂听着不怎么顺耳,瞪了几人一眼。

    展昭就回头看,他身后那一排,坐的正好是沈天雨。

    大概是知子莫若父把,沈天雨有些担心。

    果然,沈茂不满地看那几个嚼舌根的考生,“大丈夫光明磊落,擂台比武都是凭的真本事。”

    几位考生都瞧瞧沈茂,随即语带嘲讽地说。

    “真本事?让对手变盐那种?”

    “看来不止会妖术,还会拍马屁!”

    ……

    沈茂那个气,这帮碎嘴的!

    展昭和霖夜火都伸手去拿桌上的茶来喝,觉得挺有意思,一会儿没准能吵起来。

    沈茂急的直对儿子摆手——比赛前吵什么!就你事儿多!

    南宫钦伸手,轻轻拍了一下生气的沈茂。

    沈茂瞧他。

    南宫钦微微摇摇头,那意思——别理!一会儿上擂台再收拾他们!

    沈茂咽下这口气,不搭理几人,可那几个考生却不肯罢休。

    见沈茂和南宫钦似乎关系不错,他们几个就跟一直默不作声,站在前面不知道是发呆还是在想心思的王麟说。

    “王兄,你可小心啊!”

    “对啊!第二第三看着已经结盟了!”

    “人家一个有后台一个会妖术。”

    “你这到手的第一可别飞了啊!”

    南宫钦和沈茂都抬头看前面背手站着的王麟。

    他俩对这位也不熟悉,就感觉人挺乖挺温顺的……

    几个考生话说完,王麟却没动,等了那么一会儿,就见他缓缓回过头。

    此时,几乎所有人都在盯着他看。

    王麟看着那几个碎嘴的考生,也没什么表情,依然很温和的样子。

    就在众人疑惑,这位第一名是不是有点呆的时候,王麟突然开口,慢悠悠说出两个字,“傻~比!”

    “噗”一声,霖夜火和展昭一口茶喷出来,不止他俩,前排观赛的朝臣喷了好几个。

    南宫纪和沈茂对视了一眼,也忍笑,其他考生都低着头尽量不笑出来,那几个原本想挑拨离间的考生此时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

    “你……你怎么骂人……”

    王麟瞄了他们一眼,“打擂又不是唱戏,演给谁看啊?□□崽子,武功不高,破事一筐。”

    前排大臣们集体张大了嘴——这个画风!

    坐在当间儿的赵普端着茶杯一脸欣慰地点头,“人才啊!人才!”

    贺一航和龙乔广都跟着点头。

    公孙无奈地抱着小四子摇头——难怪赵普中意……

    邹良低头继续做记录,在王麟名字后边画了一排红勾勾。

    霖夜火和展昭抹了抹嘴,都看白玉堂——什么情况?

    白玉堂也无奈,小声告诉两人,“王麟他爹是王四海。”

    展昭和霖夜火都睁大了眼睛,鬼头船师王四海?!

    五爷点点头。

    陷空岛有几个很传奇的造船师,王四海就是其中之一,他造出的船异常坚固,而且喜欢在船头雕个鬼头。王四海手艺好、武功好,脾气爆,另外人还有些邪门。很多海盗都不敢抢雕了鬼头的船,因为很诡异,抢了鬼头船,自己就容易翻船,非常的邪门。

    “他娘是闵真真。”白玉堂接着来了一句。

    展昭和霖夜火又一愣,“闵真真?你大嫂不是叫闵秀秀……”

    “我大嫂的妹妹啊,药王的三闺女。”白玉堂继续慢悠悠喝茶。

    展昭和霖夜火睁大了眼睛,那王麟岂不是药王的外孙?

    两人再去看王麟,这位脾气很好很温顺的样子,的确是很像药王。别说 ……药王山西人,王麟刚才那一声“傻比”,莫名还带着点山西口音,听着越发有意思。

    白玉堂无奈地继续喝茶,“我陷空岛哪儿有老实孩子啊,船上长大的一般都不好招惹。”

    “那他既然师承药王门,医术也很高明么?”展昭好奇。

    “医术怎么样倒是不知道。”白玉堂更无奈了,“不过药王三个闺女,大闺女闵秀秀是医师,二闺女闵圆圆是药师,三闺女闵真真……”五爷说着叹了口气,“是虫师。”

    展昭和霖夜火倒抽了口凉气,两人冷静了一下,都看白玉堂,“难怪你这几天都不回白府哦!”

    五爷扶额,似乎心有余悸,“四海哥和小嫂子,一个养鱼一个养虫,人称冥王夫妻鬼见愁。王麟这孩子路数也挺偏,白福前两天还说他在白府院子里养了一缸四脚蛇,晚上还会发光。”

    展昭和霖夜火想去白府参观的同时,都有些心疼白玉堂,这么正经的耗子,摊上的都是些画风清奇的亲戚……

    这时,几声鼓响,考官宣布比试开始,首先是抽签的环节。

    有一位考官捧着一个坛子,到前五位考生跟前,让他们抽取对阵的对手。

    五人都抽出了一个蜡封的圆球。

    抽签结束,五人都掰开圆球看自己抽中的对手。

    王麟将蜡球掰开,抽出一张纸条,这时,就听一旁沈茂说,“看看谁那么好运被你抽中。”

    王麟有些不解,问,“好运?”

    其他好几个考生也都点头。

    “你不知道么?”沈茂跟王麟说,“每年被前二十名中第一位抽中的那个签都叫上上签。”

    王麟眨眨眼,“为什么?”

    “因为决出前十名之后,后边的十名是不会重新比赛的,你抽中的这个签,只要他打不赢你,就是默认为最终排名第11位。”南宫纪告诉王麟。

    “如果前十名里有一个退赛或者发生意外凑不够十个,那第十一位就会自动补上。”沈茂补充说,“换句话说,就算你抽中的是前二十的最后一位,哪怕他赢不了你,也依然有可能进入最后的殿试。”

    王麟微微地挑了挑眉,打开蜡球内取出的纸片,就见上面写着——二十位,裴俊。

    “哇,真的是最后一位诶。”众人都回头,去看队伍的末尾。

    就见一个不太起眼的年轻人,站在队伍的最后边。

    刚才嚼舌根那几个考生又不闲着了,交头接耳说那吊车尾的运气真好,还说这个抽签赛制很不公平。

    王麟没动声色,将纸条交给了一旁的考官,边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观礼台上坐着的白玉堂。

    五爷对他微微点点头。

    王麟回头,问沈茂和南宫钦,“那个裴俊,什么来头?怎么没写哪个门派的?”

    沈茂对几位考生的情况都比较了解,告诉王麟,“他不是江湖出身,是御史中丞裴炎书的儿子。”

    王麟想了想,问,“御史中丞很大的官么?”

    “三品官。”沈茂点点头,“不小!”

    南宫钦也有点好奇“御史中丞算武官么?”

    沈茂摇头,“不算吧。”

    考官宣布考试开始,按照顺序,第十位那一对率先出战,随着急促的鼓声响起,观礼台上爆发出掌声,气氛,也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南宫钦看了看自己抽中的对手,正巧,是刚才碎嘴的一个考生。

    南宫觉得挺满意,就问沈茂抽中谁了。

    此时,看台上沈天雨也在对儿子做手势,那意思——你抽中谁了?别光顾着聊天啊!

    沈茂打开纸,先看到“十八”两个字,就知道抽中了十八号,觉得还不错,一看后边的名字,沈茂张大了嘴,“不是吧……又来?!”

    王麟和南宫纪都好奇地凑过去看,只见十八号后边写着,“许长恩……茅山派!”

    两人对视了一眼,都去看抱着头的沈茂——你跟茅山派究竟什么仇什么怨啊?这回该不会又有人要变盐了吧?

    这边观礼台气氛正热烈,公孙突然感觉到坐在腿上的小四子动了起来,低头看,就见小家伙突然从他腿上下来了,朝着一侧观礼台上跑,那意思,似乎是要去找赵祯。

    赵祯瞅见了,就对小四子招招手。

    官员们也逗,把小四子抱起来,一级级往上传,一直传到南宫纪手里,南宫纪抱过去给赵祯。

    赵祯本来心情就好,捧着团子更开心了。

    小四子对他招招手。

    赵祯低头,小四子凑到他耳边,小声说了几句。

    赵祯小声问小四子,“哪一个?”

    小四子指着排队考生中的一个给赵祯看。

    赵祯一笑,“这样啊……”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