咿呀小说
会员书架
首页 >其他类型 >龙图案卷集续 > 52、52 金脸盆

52、52 金脸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小四子又开了金口, 说展昭会撞鬼, 还会被吓得摔脸盆, 摔的还是个金盆。

    所谓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既然小四子都瞧见了, 那也没处躲了, 只能硬着头皮上。

    而且被小四子一说, 连殷候和天尊都好奇了起来,一定要跟着进月莲阁里瞧个热闹了。

    展昭和白玉堂只能带着两老两小进月莲阁。

    其实刚才在外头两人已经瞧得明白了, 这月莲阁就是个喝花酒的地方,两位大侠也无奈,这是带着老的小的进窑子啊……

    走过白虎桥, 就见码头上搭了个挺大的门楼,挂了月莲阁的牌匾,门前有伙计,门后有上船的楼梯。

    月莲阁进门费就不低,门口伙计一眼就能看出是老江湖了。

    展昭和白玉堂觉着这船铁定不是简单的买卖,估计是有江湖背景的。

    一个三十多岁管家打扮的瘦高中年人,老远看见展昭等人过来, 赶忙笑得殷勤迎上前, “我月莲阁今日贵客临门拉!展大人白五爷,稀客啊……”

    展昭和白玉堂看了看那人, 问,“阁下是月莲阁的老板么?”

    “不不不,我是月莲阁的掌柜, 小的姓沈。”沈掌柜的笑呵呵搓搓手,打量了一下展昭和白玉堂,见身后还跟着俩“年轻公子”,另外还有俩小孩儿。

    看着配置感觉不像是来喝花酒的,就有些不解地瞧着两人。

    展昭问,“方不方便进去聊?我想拜会一下你家老板。”

    “哦……方便方便。”掌柜的连忙往里面请。

    展昭等人上了船,掌柜的没往前厅引两人,而是带着众人绕过甲板,往后边一个船舱走。

    “展大人是衙门里人,我这船上的客人看到官差会不安。”沈掌柜的笑着解释道,“而且前边乱糟糟的,小朋友进去也不好。”

    展昭和白玉堂都点点头,反正他俩也不是来喝酒的,就跟着掌柜的走。

    到了船舱门口,掌柜的伸手轻轻敲了敲门,“当家的,展大人和白五爷来了。”

    船舱里传来了脚步声,门打开,一位体态微胖的中年妇人走了出来,好奇地往外望。

    “喔呦,我还以为谁跟我说笑,真是二位少侠,贵客啊!”那妇人笑眯眯往船舱里请,“进来喝杯茶。”

    她边往里请众人,边吩咐伙计去准备茶点。

    展昭看得出这位妇人功夫不弱,想着江湖上哪好人物符合,白玉堂则是怎么看她怎么眼熟,在哪儿见过呢?

    伙计奉上茶点,众人落座。

    天尊和殷候进门就发现墙上挂着的一幅画,这画一看就是林霄画的,看落款还是许多年前的。

    林霄甚少画人物,这幅看着像是幅小品,画中一位体态丰腴的女子正在抚琴,琴弦像是突然断了,那姑娘惊得睁大了眼睛手忙脚乱的样子,十分有趣。

    “白少侠许久没见了。”月莲阁的老板娘给白玉堂倒茶。

    五爷心说果然是见过的。

    身旁展昭则是微微眯着眼睛瞅着自家耗子——你来过呀?果然风流天下什么的不是人家乱讲的!

    五爷哭笑不得,问那位夫人,“阁下的确有些眼熟……”

    “哈哈哈,哎呦果然不记得我了。”那妇人捂着嘴对白玉堂摆摆手,“你来我家喝过酒的忘记了啊?我儿请你来的,下酒菜还是我亲手炒的呢!”

    白玉堂微微一愣,猛然想起这位长得像谁了,问,“西门夫人?”

    夫人笑着点头啊点头,“嗯嗯,叫伯母。”

    白玉堂对一头雾水的展昭道,“这位是西门药的娘,月莲夫人。”

    展昭一听,也觉得这夫人的确长得和西门药很像,想了想,点头,“难怪叫月莲阁了,原来是月莲夫人的买卖啊。”

    西门药是白玉堂的好友,他娘叫沈月莲,武功不弱家底很厚,不好招惹。月莲位夫人跟唐老夫人交情甚好,所以来吃喜酒倒是也不稀奇。

    墙上挂着的那幅画的确是林霄画的。

    众人一问才知,月莲夫人竟然是林霄的干娘。

    林霄小时候因为无父无母却又画得一手好画,就被坏人盯上了。有拐子想拐了他去卖,正好让沈月莲碰上了,夫人把他救了带回去抚养还教他武功。后来林霄一路长大,生活念书方方面面都是月莲夫人周济照顾,可以说是恩同再造。

    画中学琴的胖丫头据说就是十年前的沈月莲,当时教她抚琴的正是幼年的林霄。

    众人听完之后倒是也明白了,为什么林霄一个念书人却一身的江湖气,敢情还有这么一段渊源。展昭之前也见过林霄和西门药一起吃饭,林霄还管西门药叫大哥,原来真是兄弟俩啊。

    是熟人那就好办事了,展昭问沈月莲,她月莲阁,是不是有位小嫦苏。

    沈月莲点点头,“有啊,我月莲阁头牌。”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听沈月莲的语气,不像是小嫦苏已经死了啊。

    “她人在月莲阁么?”展昭问。

    “在啊,你们找她啊?”沈月莲就叫掌柜的去叫小嫦苏过来。

    展昭和白玉堂都皱了皱眉——人没死么?

    天尊和殷候发现船舱里挂了好些林霄的画,没心思管这边的案子,认真赏画。

    沈月莲像是已经看出二位的身份,也不敢造次,将自己收藏的一箱子林霄早年的画拿出来给二老欣赏。

    连白玉堂都有些坐不住了,想去看看。

    小良子活蹦乱跳的,跟天尊殷候一起站着看画,小四子倒是还挺稳当的,坐着瞧沈月莲。

    月莲夫人早瞧见他了,心说这娃也太可爱了,好想抱抱!

    小四子捧着茶杯,突然问她,“姨姨。”

    “嗯?”月莲夫人眉开眼笑给小四子剥橘子。

    “你船上有金脸盆么?”

    小四子话出口,沈月莲忽然就一愣,手莫名一抖橘子就掉了,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

    展昭和白玉堂原本也没在意,但看到她的反应,觉得反常。

    沈月莲伸手将橘子捡起来,皱着眉头若有所思。

    展昭刚想开口问问,就听到门口传来轻轻的敲门声。

    众人回头,就见门被推开了,一位年轻貌美的白衣女子站在门口,“干娘,您叫我啊?”

    沈月莲这才回过神,对门口招招手,“对啊,有两位大人想见你。”

    们口的女子袅袅婷婷走进来,给展昭和白玉堂行了个礼,然后垂手站在一旁等着,看样子十分的乖巧温顺。

    展昭看看白玉堂,像是问——耗子!像么?

    五爷刚才也就看了一眼那女人头,而且死人的头和活人还是有些区别的,好像是有些像……

    展昭又看小四子。

    小四子正吃橘子呢,好像除了金脸盆对别的也不怎么感兴趣。

    船舱内就有那么片刻的沉默,气氛显得很微妙。

    小嫦苏抬头看看展昭和白玉堂,就又转脸去看沈月莲。

    沈月莲也问,“二位,找她何事啊?”

    展昭有些尴尬,“那可能是我弄错了。”

    “出了何事?”沈月莲好奇问。

    展昭也没说得太详细,就说发现了一颗女人头,不少路人都说是小嫦苏……

    沈月莲听后愣了一会儿,随后点了点头,让小嫦苏先出去,还嘱咐她把门带上。

    小嫦苏出去带上门就走了,留下了房中的众人继续谈话。

    从沈月莲的情绪变化看,展昭和白玉堂看出她应该是知道些什么的。

    沈月莲轻轻“啧”了一声,看了看展昭和白玉堂,问,“二位……是怎么知道我船上有金脸盆的?”

    展昭和白玉堂都下意识地去看小四子。

    小四子仰起脸问,“姨姨,可以看看那盆么?”

    沈月莲犹豫了一下,点点头,走到一旁,打开了衣柜。

    天尊和殷候就在旁边呢,只见沈月莲打开衣柜后,拿出一个带锁的大箱子。打开箱子里面还有个箱子,再打开箱子,取出了一个拿锁链缠着的铁盒子。

    二老对视了一眼——这是藏的什么宝贝?目测一下也不是太大,就算盒子里是个纯金的脸盆,那也不如随便一幅林霄的画值钱啊,至于这么藏么?

    沈月莲将盒子捧过来,放到了桌上,又从床头的柜子里取出一把钥匙,将盒子打开。

    盒子里,有一个用黑绸缎裹着的脸盆。

    沈月莲将脸盆取出来,放到桌上……

    展昭等人都看——的确是一个黄金的脸盆。

    这脸盆大小就跟大家平日洗脸的盆差不多,造型像是一张荷叶,正中间还有一朵金色的荷花,做工十分的精美。

    展昭和白玉堂都看小四子,那意思——是这盆么?

    小四子点点头——就是这个呢!

    展昭和白玉堂都觉得脸盆还挺好看的,摔了可惜了。

    展昭好奇,“这盆跟撞鬼什么关系……”

    展昭就随口嘀咕了一句,正准备坐下的沈月莲忽然一个趔趄,差点坐地上,还好小良子就在身后,扶了她一把。

    “哎呦。”沈月莲重新坐好后直拍胸口,“吓死我了,你们怎么知道这事情的?”

    展昭和白玉堂更懵了——知道什么?

    小四子将那个脸盆拽过来一些,低头朝里面看,看了一会儿,突然喊了一声,“人头喔。”

    “噗……”

    想喝口水压压惊的月莲夫人一口茶喷出来,好在坐对面的五爷动作快,一闪身躲开,不然这口茶估计都喷他身上了。

    沈月莲吓得脸都白了,捂着嘴往天尊和殷候身旁躲,看着小四子,“你……你看见她了?”

    小四子一歪头,眨了眨眼。

    展昭将小四子抱过来放自个儿腿上,对沈月莲招手,“这脸盆怎么的了?详细说说。”

    沈月莲还有些后怕,走过来坐下,压低声音道,“其实小嫦苏原本不是我船上头牌,我船上还有一位大嫦苏。”

    展昭和白玉堂都有些无语地看沈月莲,心说你开窑子的好歹楼里姑娘名字起秀气些,什么大肠酥小肠酥,听着像卖卤味的。

    沈月莲无语地瞧两人,“她俩是都姓苏,因为都愿意穿一身白,又长得美颜善于抚琴,所以客人赞她俩貌比嫦娥,就称为嫦苏,按年岁一个大嫦苏一个小嫦苏。”

    展昭和白玉堂都点点头,也是,肠酥听着比酥肠强点儿……

    “我月莲阁的头牌以前一直是大嫦苏,可一年前,出了桩凶案。”沈月莲叹了口气,“大嫦苏死了。”

    展昭皱眉,“案子没破么?”

    沈月莲念了声“阿弥陀佛”,摇着头道,“不瞒你说啊,这事儿真的是太邪门了!而且事情也是发生在开封的。”

    展昭先是吃了一惊,心说没听过这么个案子,但转念一想,去年他们都在黑风城,所以不知道这茬也正常。

    “去年也是中秋的时候,我这楼船到了开封做买卖,也是停在这白虎桥畔。”沈月莲详细跟展昭和白玉堂讲去年发生的事情,“我记得特别清楚,那日晚间来了许多客人,特别热闹。我这船虽说是喝花酒的地方,但楼里的姑娘只陪酒不□□的,到了晚上,客人是不能留宿我月莲阁的。”

    展昭和白玉堂都点头。

    “大嫦苏就住在楼船三楼,一个人一层,十几个人伺候。”

    展昭还挺好奇——这么大排场啊?

    “大嫦苏天生一副金嗓,一开嗓客人都是如痴如醉,好些客人抬着一箱黄金来就为了跟她说两句话,我月莲阁因为她日进斗金,那真是一棵摇钱树啊,当然要像宝一样供着。”

    展昭和白玉堂都点头——这么厉害啊……

    “我记得那天大嫦苏说身体不适,早早就睡了。”沈月莲皱眉,“当夜晚间也很太平,没任何异常的事情发生。可是第二天一早,一个伺候她的丫鬟进屋发现满地的血,大嫦苏只剩下一具身子死在房中,头没了。”

    展昭和白玉堂都皱眉,连天尊和殷候都觉得那画面有些血腥。

    “哎呦,可怜我儿啊!”沈月莲说起来依然心如刀绞,“那么大个美人儿啊,谁下得去手这样狠毒!”

    “没有报官么?”展昭问。

    沈月莲摇头,“展大人,你也知道我是江湖人,我这楼里高手不少,一般人可能无声无息到我船上杀人还摘走了头么?”

    展昭和白玉堂都摇头……的确,凶手应该不是普通人,或者……

    “或者就是我楼内的人下的手。”沈月莲苦笑,“我们这种买卖,出了这样的事如果报官那后续就是没完没了的麻烦。我厚葬了大嫦苏之后,没有声张,开始调查楼里的人……可惜查了一年依然没有查到真凶是谁。”

    “那和这脸盆有什么关系?”白玉堂问。

    沈月莲皱着眉头,看着那脸盆,道,“你们知道我为何一年之后又回到此处么?”

    展昭和白玉堂都看着她,“莫不是想找到真凶?”

    沈月莲点点头,“是大嫦苏让我回来的。”

    “什么意思?”展昭不解,伸手拿起那金盆来看。

    “这脸盆是大嫦苏洗脸用的,那日她死的时候,血溅得到处都是,这脸盆就在她尸身旁,盆里接了大半盆的血,应该是凶手割人头时用来盛血的。

    众人都皱眉——好凶残。

    展昭仔细去看脸盆里的那朵荷花,觉得盆里似乎有什么在动,光影么?

    “我儿身首异处,凶手一直没找到,大概也是冤魂不散,一直都在这脸盆里……“

    沈月莲说完,四周围一片寂静。

    众人都盯着她看——在盆里是什么意思?

    正疑惑,忽然,就听到一阵哀怨的叹气,不只是从哪里传来的,“唉……”一声。

    “哇!”小良子一声喊。

    众人没被那叹气说吓到,倒是让一惊一乍的小良子吓了一跳。

    殷候无语地看着挂在自己肩膀上的小良子——就这点儿出息?

    小良子四外看,“谁在叹气?”

    天尊也放下手里的话,凑过去看展昭手里的脸盆。

    展昭拿着那金盆,正纳闷是哪里来的声音,忽然……就见脸盆中的那朵荷花上,一滴红艳艳的血迹出现。

    与此同时,一声女人尖利的惨叫声响起。

    展昭就看到脸盆里隐隐约约竟然出现了一张人脸,惊得他头皮一麻,噌地就蹿了起来。

    展护卫吓到了么?真的吓到了,一撒手脸盆就扔地上了,蹦起老高。

    “哐当”一声。

    看着地上被摔变形了的金脸盆,众人都暗暗地点了点头,团子真的是太准了!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