咿呀小说
会员书架
首页 >其他类型 >龙图案卷集续 > 97、97 新的敌人

97、97 新的敌人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赵普去太师府找庞太师, 正巧小侯爷庞煜也要回家, 就提着个酒坛子,跟九王爷一起出了开封府。

    赵普见庞煜提着坛酒, 就问他是什么酒, 庞煜说林霄之前回了趟杭州带回来的好酒,分了他们一人一坛, 他带回家跟他爹喝两杯。

    赵普瞧了瞧身旁穿着一身太学学袍,神清气爽的庞煜,又回想了一下记忆中那个游手好闲的二世祖……不禁感慨,小孩子学坏一下子,其实学好也是一下子。

    庞煜见赵普盯着自己看, 就回头瞧瞧身后又瞧瞧四周, 随后搂着酒坛子凑过去问, “发现什么啦?”

    赵普失笑,决定换个话题讲点轻松的,“你爹挺高兴吧?”

    庞煜傻呵呵点头,“那是, 全家都跟过年一样。”

    “太学的功课怎么样?小四子说你这次考的挺好。”

    庞煜搔搔头,“跟那些基础好的同窗肯定没法比啊,不过也不至于太拖后腿,嘿嘿。”

    “你爹没找几个夫子给你补补课?”赵普好奇, 以太师的人脉,要给庞煜找多少夫子都不是问题吧。

    庞煜有些不好意思,“我爹说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念书的, 自己不会念书没关系,多交几个会念书的朋友也是一样……能学多少是多少,不用勉强。”

    赵普倒是很赞成,觉得很有太师的风格。

    “王爷你找我爹有事啊?”庞煜还挺好奇的,印象中九王爷甚少单独找他爹。

    “想找你爹问问朝中情况。”赵普问庞煜,“你爹平日会跟你说么?”

    “偶尔说些,听我说太学的事情更加多点。”庞煜道,“我爹常说,太学就是个小朝廷,在那儿混明白了,到朝里也能混明白。”

    赵普听得不自觉点头,心说太师果然是太师,“那你混明白了么?”

    庞煜嘿嘿直乐,“还行吧,太学整体风气还行,比其他书院简单点,主要还是因为小馒头他们几个比较正派。”

    “其他书院你也知道?”

    “嗯,有些朋友,自从之前四院比试之后,四大书院就总有些来往,我认识了不少朋友。”庞煜大概心情好,也跟赵普混熟了,就跟他聊,“一般的书院都是分至少两派的,斗的比较厉害,太学以前据说也是这样子,但自从小馒头他们入学之后,基本都搞不起来,其他学生再怎么折腾,风头压不过这几个人。”

    “包延在太学还是风头人物?”赵普觉得有意思。

    “他自己是不知道啊,但没办法,小馒头每次考试都是第一,开封第一小才子。”庞煜给赵普介绍,“谢炎和林霄也是成绩特别好,林霄根本就不是念书人的款,谢炎人又特别好,所以大家都能玩到一起。如果放在一般书院的话,这三个人肯定分三帮玩,那就热闹了。妖王和两位公孙先生来了之后,太学的风气就很好,收了武生之后又有了点江湖气,之前我爹就说,这一届太学学生里肯定要出几个人物的,说我赶上好时候了。”

    “好时候啊……”听到这里,赵普突然就想到了一件旧事。

    当年他十六岁拜帅,没几年就兵权在握了,当时朝中有不少声音,除了担心功高震主的,最多的就是说,以后的武将恐难再有出头之日。有一日,赵普在路过偏殿的时候,听到殿内等上朝的文武群臣正在议论他,九王爷靠着院墙,听了许久,心情也颇为复杂。

    这时,太师捧着肚子溜达出来散步,包大人也跟他一起出来了。

    赵普就站在院墙一侧的假山后,两位大人都没瞧见他。

    当时包大人就问太师,“你也这么觉得么?”

    太师眨眨眼,一贯的草包样子,“觉得什么?”

    “我朝武将恐再无出头之日?”包大人问。

    太师“呵呵”一乐,指了指包拯,说,“你入太学那一日,天下念书之人都赶上了好时候。九王爷拜帅那一日,天下练武之人,也遇上了好时候。”

    说完,太师一步三晃地溜达走了。

    包大人笑着摇摇头,自言自语了一句,“就你个胖子混的最明白”。

    九王爷问庞煜,“你觉得你爹说的有道理么?”

    “有吧。”庞煜点头,指了指头顶的夜空,“虽然我爹没细说,但我觉得吧,有一颗星星特别亮的时候,就是群星璀璨的时候。最有本事的人能够坐在第一的位置上,那其他人也能找到自己的位置。就好像天尊和殷候的时代,是整个武林最辉煌的世代,一样的道理。如果第一的实力不能成为第一,那就不是正义的结果啦,第二第三和更后边的,还有什么奔头?”

    赵普被庞煜说得哈哈大笑,伸手拍拍他肩膀。

    太师其实已经收到信了,庞煜有随从和保护的侍卫,早就通知太师九王爷要来。

    这会儿,太师正和管家庞福一起站在门口等着呢,老远就看到王爷跟小侯爷有说有笑走过来,最后赵普还乐了。

    太师伸手掐了庞福一把,疼的庞福一哆嗦。

    太师还觉得不真实,赵普刚才拍庞煜那下,那眼神还带着点欣赏呢……

    太师伸手摸了摸肚子——祖坟冒青烟了!

    赵普和庞煜走到门口,太师赶忙迎出来。

    九王爷表示有些事情想找太师帮忙,太师自然受宠若惊,迎着赵普就进书房详谈,庞煜可能是饿了,找自家几个娘去要吃的。

    到了书房落座奉茶,太师问赵普,“王爷有何吩咐?”

    赵普也不隐瞒,就将自己想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

    太师摸了摸胡须,点头,“最近朝中的确暗流涌动。”

    “太师有何发现?”

    “之前我就跟老包提过此事,太后想要给皇上再选妃。”太师叹了口气,“只是老天有眼,我儿竟然怀了龙子,因此此时也作罢了。据老夫所知,太后意要选妃,倒还真不是太后自己的主意,而是有不少人旁敲侧击。宫中也是如此,太尉一职悬而未决,伯阳王死后,有些老臣对皇上也颇有怨言,只是不说而已……总之,各方势力蠢蠢欲动啊。”

    赵普皱眉——果然被自己料对了,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王爷。”太师压低声音说,“得小心啊,如果有人想动歪脑筋,皇城军的确是最好的下手点。”

    “太师是不是收到什么风声了?”

    太师摆摆手,“唉,煜儿在太学念书,谁都知道我如今是开封府这边的人,哪儿有什么风肯透露给我啊,防着我都来不及。”

    赵普点头——倒也是。

    “不过啊,不问我可以问别人。”太师说着,唤来庞福,让他把庞煜找来。

    不一会儿,庞煜捧着盘糖煎糍粑跑来了。

    太师对他招招手,问他,“最近太学除了你们这帮人之外,哪几个走的比较近啊?”

    庞煜想了想,“哦……自从收了武试考生之后,的确是有几个总扎堆。三司、护军还有亲王府那边的人吧。”

    “亲王府?”赵普皱眉,“哪个亲王府?”

    庞煜做了个口型,“郭。”

    赵普倒是有些意外,“郭?安普亲王郭觅?他不是死了好多年了么?”

    太师摸了摸胡须,思索了一会儿,对庞煜摆摆手。

    庞煜就跑出去了。

    “王爷,说得通!”太师给赵普详解,“亲王虽然死了很多年了,但亲王夫人在。”

    赵普想了想,“护国夫人?蔡氏夫人?”

    太师点头,“蔡夫人经常进宫陪太后喝茶聊天,还有其他几位老臣的夫人。”

    “蔡夫人跟我娘也挺好……不像是有什么图谋的人啊,郭觅战死沙场那是个英雄,他子嗣也都是有爵位在身……”

    “唉。”太师摆摆手,“当然是忠臣了!人也不是要造反,是想分权或者谋权,只是方法未必得当。”

    赵普有些为难,“三司、护军、亲王府,这得多少人参与?”

    “三司有钱护军有人,外加亲王当年那些人脉,而且别忘了,亲王还有两个儿子留下来呢,最小的孙儿在太学念书,长孙在皇城军任职,都是有一定前途的……另外……”太师又压低了几分声音,“老夫听说,少亲王郭林献是太尉的大热人选,郭家毕竟是世袭的亲王,也是保皇的,再加上老二郭林盛主管刑部,那是薛安的顶头上司。不觉得里头东拉西扯的,都有些关联么?少亲王如果任职太尉那就是跟老夫和包拯平起平坐了,郭家长孙郭安是皇城军副统领之一,位置就在先锋官下面一点。说句不好听的,先锋管只要有一点点闪失,皇城军统领的位置就是郭安的!本来黑风城的人马入皇城,朝中文武就有颇多微词。再则,左右两位将军都没什么背景,虽说邹玥将军找回来了,但他在皇城没根基。先锋官不同啊,欧阳老将军地位不比郭觅低,人脉更广。另外,龙将军娶了唐小妹那也是轰动江湖的大事,江湖人不会去管他们是不是真爱的,他们只看门第……唐门那是数一数二的江湖门派,再加上五爷的天山派和展护卫的魔宫,跟王爷你的兵马,不觉得从庙堂到江湖,都太稳固了么?”

    赵普摸了摸下巴——的确……

    “这世上,有时候太稳固的东西,往往是最不稳固的,因为从中抽走哪怕一样东西,都很可能会整个崩塌。”太师神情也是颇为严肃,“老夫就怕,我儿怀孕这件事,会是个转折点。”

    “何解?”赵普虚心询问。

    “本来,如果说再有一位贵妃入宫,势必能再带起一批势力来,万一那位贵妃先于我儿怀上龙子,那谋权的目的就达到了,也不需要剑走偏锋。但是我儿怀孕这件事,可能是彻底刺激到对方,感觉明着来已经基本没有希望了,所以得来阴的了。”太师边说边摇头,“这势力,没准能牵扯大半个朝廷。”

    赵普皱眉,毕竟皇族出身,这点道理他自然懂。

    “亲王府也好,参与此事的老臣也好,这都是忠良或者忠良之后,对方做事非常小心,就算能察觉出意图,也不会留下把柄。”太师摇头叹气,“王爷,凡是涉及到权斗的,那都是你死我活的,眼前最大的事情就是皇上的寿诞。治安是开封府负责、秩序是皇城军负责,此时皇城外族汇聚,所以一定要当心。另外,目前来说唯一的变数是那只狐狸。”

    赵普倒是有些意外,“太师觉得,那狐狸是个变数?”

    太师点头,“可能是坏的,也可能是好的。”

    说完,太师拿纸笔大致罗列了一些名字,将单子递交给赵普,“朝中大概这些人,王爷要适当的提防。”

    赵普接过名单看了看,问太师,“关于此事,太师有什么好的建议么?”

    太师笑了笑,道,“其实老夫早就知道有不少人想皇上再选妃的……但老夫一直也都没有做什么动作。”

    赵普也点头,的确,以太师的能力,完全可以搅黄这些事情。

    太师指了指名单,对赵普说,“王爷,人往高处走是人之常情,老夫也算玩弄权术多年,明白一些道理,有时候适当有一些制约和抗衡那不是坏事,但是要坚持一些底线。比如说,皇上再娶没有问题,哪怕皇上冷落小女也没办法,但如果有人要害小女那就不行了。同样道理,他们图谋什么,不是问题,但两点是大忌,第一,他若联合外敌了,不能忍。第二,他若害你友人了,也不能忍。权力之争,要么不开始,一旦开始,只要对方触及底线……王爷,听老夫一句,不能心软退让啊!”

    等庞煜吃完糍粑,捧着酒去找他爹时,正看到赵普告辞离去。

    小侯爷望着九王爷出门的背影,莫名就觉得赵普看似心事重重,这倒是挺少见的,赵普在黑风城的时候都很少见有心事的样子。

    “爹。”庞煜跑进书房,就见太师也似乎是忧心的样子。

    庞煜把酒放到桌上,问他爹要不要一起喝两杯。

    太师抬起头,打量了一下儿子,“王爷说你这次考的挺好?”

    庞煜还有些不好意思,“还行,卷子刚才进宫的时候被姐姐收走了,她说留着慢慢看。”

    太师点了点头,对庞煜招招手。

    庞煜凑过去,太师在他耳边叮嘱了几句。

    庞煜点头,“倒是也不难,可以让小馒头他们配合我一下。”

    太师挺放心,“你看着办就行,切记谨慎小心。”

    庞煜拍拍胸脯,那意思——包在我身上。

    ……

    开封府里,公孙给俩孩子洗完了澡,自己也换了身清爽的衣服,就走到院中想找赵普。

    听说赵普没在,公孙就溜达到门口去等他了。

    在开封府门口转了几趟,终于,公孙远远地看到南天街路口,缓步走来的赵普。

    连庞煜都能从赵普的背影看出他有心事,瞧见了正面的公孙自然不会看不出。

    公孙知道赵普为了欧阳少征的事情担心,但此时他看着却更像是心烦——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赵普边走边想心思,突然就感觉到一种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抬起头,就见一身雪白的公孙晃着袖子正朝他跑过来。

    九王爷愣了一下,然后就不知为何笑了,什么烦心事都没了。

    屋顶跟了赵普一路的紫影和赭影都忍不住撇嘴——好么!可算正儿八经笑了一回。

    赵普站在那儿,歪着头看着朝他跑来的公孙,忍不住想,为什么一个人能这么好看还这么聪明?头歪另一边接着想——为什么有人会看起来这么顺眼,完全找不到一点缺点,不想他改变哪怕一点点!

    公孙跑到赵普跟前,看他还发呆,就举着白袖子在他眼前晃了两下。

    赵普盯着他看了一会儿,问,“想喝酒么?”

    公孙点点头。

    赵普就拉着他手去太白居喝酒去了。

    屋顶上,紫影问赭影,“不回开封府了?不管那红毛啦?”

    赭影摇头,“唉……兄弟如衣服啊……”

    ……

    另一头,去了一趟大名府衙门的展昭和白玉堂提着两包袱卷宗,去了大名府的夜市。

    找了家客栈放下行礼,两人上街,准备夜探陈氏书斋。

    书斋并不难找,规模比想象中还要大,跟个小太学似的。

    两人本以为天黑了书斋肯定放学了,但还是能听到里头弹奏和读书的声音。

    书斋门口守卫还挺严,在外围走了一圈,没看出什么来。另外,书寨门口停了好些马车轿子,一看就是大户人家来接孩子的,那个规模跟皇宫外接大臣们下朝的车马有一拼。

    展昭戳了戳白玉堂,“能不能想法子混进去?”

    五爷也无奈,“首先得有个小孩儿,然后才能进去。”

    展昭有些遗憾,“早知道把小四子也带来就好了……”

    “我们小四子不适合这种书斋的。”五爷示意展昭,绕到后面翻墙进去看看。

    展昭跟着白玉堂往后边走,边戳他,“你竟然说‘我们小四子’,再说一遍来听听。”

    两人在后院找到了一个比较僻静的墙头,跃上院墙,往里张望。

    书斋内部是花园式的,十分的清雅,不远处几间宅子看起来很朴素,里面亮着灯,好些小孩儿摇头晃脑的,正跟着夫子念书。宅院里还有一条小河,河中有个亭子,几个少年正在跟一位夫子学抚琴。

    两人施展轻功,各个宅子屋顶都转了转,发现是很正常的一个书院,夫子们看着年纪都挺大了,孩子们感觉特别乖,都在念书学东西,而且这些学生品貌也都不差,穿的很得体,一个个的小才子样子。

    展昭对五爷眨眨眼——太学里好多都是这个款。

    五爷也点头——可能不少的确是这里教出来的吧。

    就在两人也没什么发现,准备回去另想办法的时候,展昭突然注意到了什么东西。

    “玉堂。”展昭一拽白玉堂,示意他,蹲下!

    五爷跟展昭一起蹲下,不解看他——怎么了?

    “你看那边!”展昭指着屋顶旁边和匾额的夹缝处。

    白玉堂注意到,那里有一个废弃的鸟窝,可能是以前有什么鸟在那里做过窝。

    展昭脚步轻盈地顺着屋顶往下滑了两步,到了那鸟窝边,伸手,从鸟窝里拿出了一样东西,递给白玉堂看。

    五爷也跟了过去,低头凑近了看明白展昭手里的是什么之后,面露惊讶之色,“怎么会这样?”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