咿呀小说
会员书架
首页 >其他类型 >龙图案卷集续 > 107、107 等

107、107 等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郭安在公堂上一番称述, 案子却依然扑朔迷离, 有一些关键的线索根本连不上, 如果一切都不是媚儿干的, 那隐藏在幕后的真凶究竟是谁?目的又是什么呢?

    众人觉得现在唯一能把这些“坑”都填上的,就是欧阳那朵若隐若现的桃花了。

    然而, 桃花究竟在哪里呢?

    赵普让龙乔广帮忙拖住欧阳少征,自己和展昭他们聚到一起,研究怎么引桃花现身。

    众人七嘴八舌各种出主意, 什么招都有, 有说把欧阳绑了扔房顶上的, 也有说佯装给欧阳说门亲,还有索性就给欧阳少征征婚吧, 感觉比轻功的话,桃花肯定赢啊。

    一通讨论下来,五爷插了一嘴,“说起来,桃花为什么这么多年一直躲着?”

    众人都瞧白玉堂。

    五爷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说十年之约, 意思是要满十年才能来找欧阳的意思?”

    众人都搔头——是啊,为什么?

    “你刚才瞧清楚了没?”公孙问赵普, “那姑娘具体什么样?”

    赵普皱眉回忆了一下, “我没瞧清楚,就看到个侧面,看着不丑。”

    “年纪呢?”

    “十□□……最多二十, 挺白挺瘦的,月牙儿那款。”

    正说着,月牙儿和辰星儿捧着晒好的被子溜达进来。

    见众人都瞧着自己,月牙儿还挺纳闷,狐疑地眯眼瞧众人。

    众人赶紧回头,俩丫头就进喵喵楼铺被子去了。

    霖夜火捂着嘴小声问赵普,“你确定?那丫头侧面看薄的跟片纸似的,好像不是你兄弟那盘菜啊。”

    赵普一摊手——的确是瘦了点。

    “莫不是因为那红毛天天喊着要大胸,所以人妹子一直躲着?”邹良问。

    众人都望天——这样啊……

    展昭觉得有些离谱,“可就算等满十年,该瘦还是瘦啊……”

    边说,展昭边问公孙,“有什么方子能吃胖点么?”

    问完,就见公孙斜着眼正瞧他呢。

    展昭问出口也觉得问错人了,真有这方子公孙早自己吃了。

    “应该不是胖瘦的问题吧。”五爷低声说,“这么强行把人引出来真的没问题么?别把好好的桃花搅黄了。”

    赵普也觉得应该谨慎点,而且众人虽然嘴上不说,心里却还有一点顾忌……这案子牵涉着好几条人命呢,薛祥贵的夫人、李番和两个西夏馆驿的随从,不知道这里有没有桃花的事情。

    万一桃花手里有人命——那真的完蛋了!

    展昭也觉得很为难,怎么办好呢……

    ……

    隔壁院子里,被龙乔广拉着喝酒的欧阳无语地看着自家兄弟,“你们真当我傻啊?”

    广爷笑嘻嘻,“这不都是为了你好么。”

    欧阳一撇嘴,托着下巴看着桌边趴着睡觉的两只红狐狸出神。

    “你还记不记得五年前我们在惊风谷跟辽人打的那场仗?”欧阳突然问。

    龙乔广点点头,“惊风谷那场赢的挺顺利的。”

    “我当时走的快了点,被辽军抄了后路。”欧阳少征不紧不慢地说,“惊风谷两侧的山谷里,有辽兵的埋伏,当时老贺就说我习惯不好,一旦冲出去太快,很容易跟后援拉开距离太大,被人伏击。”

    龙乔广想了想,“惊风谷有伏击么?我们到的时候你都过河谷了,没看到辽人啊。当时赵普还吐槽来着,说辽兵将领没脑子,这么好的地理位置竟然不埋伏点人。”

    “伏兵都被冲走了。”欧阳微微一笑,“辽军在谷口做了大量的藤桥,方便偷袭我们……可藤桥都断了。”

    龙乔广回忆了一下,的确当时山壁上挂了很多很多藤蔓。

    “我当时数了一下,谷口三道沟,每个山沟峭壁的一侧架了十座藤桥,埋伏的辽兵大概一千五百人,分三波。我的兵马过河谷的时候是纵队,侧面如果受到前中后三方突袭的话,凶多吉少。”

    龙乔广皱眉,“但是藤蔓都断了?”

    “嗯。”欧阳点头,“奇怪就奇怪在,那些辽兵上了藤桥准备下来的时候,十五座藤桥全部断裂,我和我那一群部下,就看着辽军惨叫着从山坡上掉下来,落到惊风谷两侧湍急的水流里,被冲走了。”

    龙乔广伸手摸了摸下巴,“这个……”

    “断一两座藤桥可能是偶然,全部断那肯定是有人做了手脚了。”欧阳少征抱着胳膊说,“我那坏习惯其实一直没改,每次一旦冲出去,十有□□是刹不住的,但是一次都没出过事。”

    龙乔广点头,“以至于后来大家都觉得是元帅故意放你出去诱敌的。”

    欧阳点头,“我一开始也怀疑是不是赵普设计好的,但你我都知道肯定不是的,赵普从来都不拿我们几个兄弟冒险的。”

    龙乔广点头。

    火麒麟耸耸肩,“那会儿谁会暗地里帮我们?天尊殷候?夭长天?几个老爷子是偶尔出来帮点大忙,但从来不干这么散碎的细活的。”

    说着,欧阳少征指了指自己,“大爷人称西北第一的福将,呵呵,你们也晓得我小时候什么德行,那会儿闯了多少祸啊,怎么不见我有福?就这几年,无论打仗还是干点什么,总之除了相亲,算是事事都挺顺的。”

    龙乔广盯着欧阳看,“所以你早就注意到有人暗地里在帮你?”

    欧阳少征托着下巴叹口气,“我的确这么想过,但从来没当真过。”

    龙乔广有些不解,“为什么?”

    欧阳指了指自己,“我虽然挺混的吧,但也算有自知之明,大爷我应该是没做过那么了不起的事情,值得一个人默默守着我十年。”

    龙乔广对着那两只狐狸努了努嘴,“你不是救了人家弟弟妹妹么?”

    欧阳一脸的无语,问龙乔广,“我要是救了霖夜火家哑巴,展昭家小五,白玉堂家幺幺,他们会暗地里守我十年么?”

    龙乔广眨了眨眼,“这个么……”

    欧阳少征摇摇头,“那种,感觉不应该发生在我身上。”

    龙乔广没闹明白,“什么意思?”

    “那种感情应该是……比如说你师父和你师娘,圣灵王和灵后,修罗王和他爱妻,就那种风格才有的感情……”欧阳叉开五指照着自己胸前晃了晃,“不应该是属于我这样的人的。”

    龙乔广听到这里,微微皱眉,问欧阳,“你的意思是,你觉得自己不值得被人这么喜欢?”

    欧阳歪过头,反问,“值得么?我什么都没干啊。”

    龙乔广无语,“值得啊,也不是非得你干了什么人才能喜欢你吧。”

    “那万一我不喜欢她怎么办?”欧阳问。

    龙乔广倒是被问住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为什么十年都不出现?”欧阳问,“也许并不是没出现过呢。”

    广爷更懵了,“出现过?”

    “对啊。”欧阳点头,“也许擦肩而过许多次,隔壁桌吃饭很多次,我根本就没认出来她过。”

    龙乔广觉得有点道理,“所以……她一直躲着没出来?”

    欧阳少征也歪头,“小四子说我今年都没桃花,妖王也说今年没有也许明年,反正十年之内……无论她多喜欢我,如果我不喜欢她,那她就不是我的桃花,对不对?”

    龙乔广呆呆点点头,“大概……”

    欧阳突然一笑,“这么想的话……可能她不是让我等她十年,而是说她等我十年吧。”

    说到这里,欧阳似乎是想通了什么,眯起眼睛,“十年为限,十年内咒我不能成婚,十年内如果我不能发现她,或者喜欢上她的话……十年之约就不算了,大概是这个意思吧。”

    “那她不出来是因为……”

    “因为不公平呀……”欧阳自言自语地嘀咕,“如果她就这么跑出来,同时她已经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为我做了很多事情,我在这种情况下喜欢她的话,可能就不是一种真的喜欢,而是一种亏欠。就算在外人看来,也会觉得,她都为你付出了那么多了,你竟然不喜欢她。她是在等,我能在不知道她为我做过什么的情况下,也喜欢上她,就跟她喜欢我的程度一样,这样才公平……”

    龙乔广哭笑不得地看着欧阳少征,“听起来的确是挺公平,而且这样也不会影响你什么。如果十年过去了,你依然没想起她或者爱上她,她就走了,就好像从来没存在过一样,你也不用有什么负罪感……”

    欧阳摸着下巴思考了良久,点了点头,“有点儿意思哈,大爷这朵桃花……”

    龙乔广端着杯子喝茶,边观察对面的把兄弟——这红毛觉得自己不值得被人家那么深地喜欢,那桃花觉得自己喜欢的那么深哪怕红毛不知道也值得……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

    晚些时候,太师来了一趟开封府,晃悠进门,就跟大人八卦了个事情。

    院中其他人也都在,听完太师说的之后,都惊讶,“皇上还是想让郭林献做太尉?”

    太师点点头,“今日宫里传出来的消息。”

    众人都讨论了起来,觉得有些不合理。

    赵普还是比较了解赵祯的,“反常啊。”

    “怎么说?”众人都好奇问。

    九王爷道,“前阵子皇上还跟我提了一嘴,说想考察一些地方上的官员,皇城内也是时候添点新血了。”

    包大人也点头,“的确皇上也让本府举荐些地方上的人才,那意思,似乎太尉一职,原本就不太想在老臣子里挑选。”

    “而且郭家刚刚在开封百姓面前丢尽颜面。”太师端着茶杯摇头,“如今臭名远扬的,皇上竟然还会启用郭林献,的确有些奇怪啊。”

    正讨论着,门口的衙役进来禀报包大人,说是蔡夫人来了。

    包大人微微皱眉,“她怎么来了……”

    太师对着包大人直挤眼睛,“完了完了,老太太是不是上你开封府撒泼来了?”

    “不至于吧……”包大人想了想,还是让衙役去请她进来。

    蔡夫人在丫鬟的搀扶下走进来,老太太看起来有点憔悴,但是进来的时候面上还是挺平静的,倒也不像是来耍狠撒泼的。

    进门后,她先给赵普行了个礼,包大人和太师也都跟老夫人互相问候了两句,落座上茶。

    蔡夫人坐下,开口就说,“我是来自首的。”

    众人都一愣。

    蔡夫人抬起头,从容地对包大人说,“薛夫人的女儿,还有我孙儿郭安的恋人,都是我派人杀死的。”

    众人惊讶地盯着蔡夫人看着,虽然这跟他们之前推测的结果一样,但谁都没想到蔡夫人会亲自跑来承认。

    同时,众人又更加疑惑了。

    其实,这两桩命案已经过去多年了,早已经没有了证据。蔡夫人完全可以不承认或者不提起,甚至随便找几个人来认罪……开封府就算神通广大,也很难把案子算到她头上去。

    为什么她要来自首呢?良心发现了么?

    大概是看到了众人怀疑又带点不信任的神情,蔡夫人叹了口气,“刚才宫里传出消息,皇上要继续委任我儿做太尉……各位大人,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么?”

    众人看了看彼此——正聊这事儿呢。

    “诸位应该也看出来了,有人要我亲王府万劫不复。”蔡夫人淡淡道,“为什么这个时候,皇上反而要拉我们一把呢?”

    太师摸了摸胡须,看了包大人一眼。

    包大人也皱眉,但两人都没说破。

    “皇上可能是想看看……对方还有什么招吧。”蔡夫人苦笑,“换句话说,皇上是在激怒对方……都已经到这份上了,还不能让亲王府垮台,那可能只有杀光我郭家子嗣才行了。”

    众人细细地品了品,的确像是赵祯会干出来的事情。

    “说到底,是我对不起亲王。”蔡夫人叹气,“我杀那两个女子,是因为她俩阻了我儿大好前途……但恶都是我作的,与我两个儿子无关。郭安也做错了,我们郭家,就我和郭安两个罪人,我们都认罪要杀要剐是我们罪有应得。但我其他子女是无辜的……我想来想去,除了这四个被我们害死的人之外,也想不出还有什么其他人会这样恨亲王府入骨……”

    蔡夫人看着包大人,“相爷,看在亲王的份上,你救我家无辜的子嗣一命吧。”

    太师听得也有些于心不忍,看了看包拯。

    包大人皱眉,“那薛夫人,不是夫人您派人杀的么?”

    蔡夫人连连摇头,“不是!世子李番的死也跟我没有关系。我既然已经承认了两条人命,多一条少一条都是死罪,为何要隐瞒?”

    赵普也问,“夫人真的想不起来还有什么仇人?”

    蔡夫人也无奈,“想不起来,一开始以为是被我害死的那些人的亲人来复仇。可现在看来好似并不是那么简单……”

    “少亲王和尚书大人现在何处?”包大人也有些担心郭林献和郭林盛的安全。

    “还在亲王府的祠堂里,我本来想让他俩一起来,他俩却不肯。”蔡夫人忧心,“说倒要看看究竟是何人要我郭家家破人亡。”

    包大人看了看展昭。

    展昭也觉得这是要出事的节奏,赵祯正儿八经是手狠心黑啊,这是拿郭家满门的命,来逼幕后黑说现身的招……

    展昭和白玉堂决定先去亲王府一趟,真要有人找上门,那的确是追查真凶的最好线索。

    欧阳少征也带了点皇城军,跟两人一起赶往亲王府。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