咿呀小说
会员书架
首页 >其他类型 >龙图案卷集续 > 130、130 真假难辨

130、130 真假难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入夜, 白家庄园门口。

    白玉堂独自走了出来。

    之前赌气拉了天尊走之后,白玉堂就把他师父送回小院休息了。

    晚些时候,五爷找了一趟殷候,请他回忆一下之前他们去找猿帝喝酒时途经的地方, 他师父可能把信丢在哪里之类。

    殷候详细地回忆了一下还帮画了张图, 五爷拿着“路线图”往外走, 准备出门去找他师父弄丢的信。

    刚踏出大门,就听到有人“啧啧”了两声。

    听到这个声音五爷就微微地笑了笑, 回头看。

    展昭正坐在门口的石兽上等他呢。

    “唉。”展昭叹了口气摇摇头,一跃下来,到了白玉堂身旁,肩膀轻轻一碰他, 那意思——你看你!还想一个人去?拿我当外人是不是?

    白玉堂伸手摸了摸耳后,看着还有点不好意思,轻轻咳嗽一声, “还以为你睡了。”

    “嚯嚯。”展昭背手抓着巨阙跟着白玉堂一块儿走, 边逗他,“小白堂,天尊哄好啦?”

    五爷有些无奈地看着自家一脸皮相的猫,巨阙的剑穗背在身后一晃一晃,跟条尾巴似的。

    夜风微凉,星光月光撒了一地,两人就这么踩着小路上的一层银白,说说笑笑往前走。

    ……

    庄园里,跟白玉堂“回忆”完了早晨行程的殷候回到院子,就看到妖王正到处找,“小游……小游?”

    殷候不解, “怎么了?”

    银妖王一手拿着院子里一口水缸的盖子,正往缸里看,边说,“小游不见了呢。”

    殷候无语地看着到缸里找小游的银妖王,“刚才不是说困了睡了么?”

    “房里没有啊。”妖王拿着盖子,思考了片刻后,一跺脚,“哎呀!小游是不是离家出走了?!”

    殷候望天。

    妖王搂着缸盖一脸担忧,“小游那么笨,万一迷路被坏人拐走了怎么办?”

    殷候有点心疼那个“坏人”,心说拐那白毛走干嘛?除了白玉堂谁养得起啊?

    ……

    “找信去了吧。”殷候想了想,觉得只有这么一个可能性。

    银妖王往外推殷候,“那你赶紧去跟小游一起找,顺便把小游带回来!”

    殷候无语,都准备睡了,“他又丢不了,再说真丢了你还怕他吃亏么?”

    “赶紧去!”妖王还把手里的缸盖塞殷候手里了,“带着这个一起去!赶紧的!小游往西边渡头的方向去了!”

    “哈?”殷候没闹明白,已经被妖王撵出门了。

    无奈,殷候只好提着缸盖往西边渡头去找天尊,心里就纳闷——早晨不是去的猿帝家么?那白毛的信怎么会丢在渡头了?

    ……

    展昭和白玉堂拿着殷候给画的路线图,一路一直找到了猿帝的家。

    猿帝家还真不算远,离公孙家挺近的,就在兰亭附近的一座山里。

    两人到的时候都快半夜了,这一路他们所有地方都找了,一无所获,最后只剩下猿帝家。

    白玉堂记得殷候说过,他们在院子里喝酒的时候天尊好像是脱外套了来着。

    两人顺着石阶走到半山坡的一所宅子前,院门关着,展昭和白玉堂站在门口,商量是敲门还是溜进去。

    敲门的话,大半夜的吵醒人家老前辈好像不礼貌,可偷偷溜进去的话……会不会被当成贼挨顿揍?

    两人在门口正为难呢,就听一个声音传来,“我还当那俩打酱油的大半夜跑回来偷我酒喝呢,原来是两只小崽子。”

    展昭和白玉堂都一惊,回头看,就见身后一棵大树上,坐着个黑影,树荫把他大半个身子都遮蔽了,而且估计是隐藏了气息,两人完全没察觉。

    树上的人一跃跳了下来,站在了展白两人面前。

    两人都下意识地抬头——这位就是圣祖猿帝么?真高啊,长得好威风。

    猿帝身材魁梧样子也霸气,看起来年纪跟天尊殷候差不多,看身法内力也的确是那个级别的高手。但样子并不吓人,看着两人的眼神也很温和,脸上还带着些笑容。

    展昭和白玉堂赶紧给他见了个礼,十分乖巧。

    猿帝挺满意,示意两人跟他进屋坐,边问,“我家小梅子呢?都半夜了还不回来啊?”

    “哦,对了。”展昭想起来出门前唐落梅让他帮带封信给猿帝,就将信拿出来交给了老头。

    猿帝接过信看了一眼,笑了,“嚯,总算是有点小孩子腔调了啊,良辰美景队?除了沈元辰那个小皮猴儿,还交到其他朋友了么?”

    展昭给猿帝介绍了一下小四子和小良子。

    猿帝摸了摸下巴,“那就先放你们家几天,看看能踢成什么样子吧。”

    给两人倒了两杯花茶,在院子里坐下,猿帝问,“你俩大半夜的来我这儿干嘛?就为了来给小梅子送封信?”

    展昭和白玉堂就将天尊遗失了信的事情跟老爷子说了一下。

    猿帝哭笑不得,“哪个二愣子把信给小游的?他这辈子就没正儿八经带对过一回信。”

    展昭睁大了眼睛看白玉堂——原来一直都没送对过啊!

    五爷瞬间平衡了。

    猿帝带着他俩满屋子转了一圈,犄角旮旯都拿灯笼照了,仔仔细细找了一遍,并没找到信件。

    老爷子摸了摸下巴,问,“你们说,小游把信藏袖兜里了?”

    白玉堂和展昭也真说不准,天尊糊里糊涂的,随手一塞谁知道他塞哪儿了?

    老爷子想了想,笑了,“你们沿途找来的时候,有什么河边水边的地方么?”

    “外公说找到他的地方在衙门附近,恩夫子死在桥边的,旁边有个杨柳堤,顺着走不多远就是渡头。

    “你们去河边找找。”猿帝提醒白玉堂,“你师父一大清早起来通常都迷迷糊糊的,他有个习惯,你应该知道的吧?”

    五爷立刻就明白了,“对啊!”

    展昭不解地看白玉堂。

    五爷道,“师父清早起来,喜欢站在池塘边或者河边……”

    “哦!”展昭也想起来了,天尊喜欢站在有水的地方伸个懒腰,活动活动筋骨,然后就差不多彻底醒觉了。

    如果信真的被天尊放袖兜里了,很可能是他在河边伸懒腰的时候掉出来了。

    两人谢过猿帝,就原来返回,朝渡头的方向走,很快赶到了杨柳堤附近。

    刚到,就碰到了带着小五走下桥的殷候。

    三人一虎对视都有些懵,互看了一会儿后,展昭开口问,“外公你为什么拿着锅盖?”

    殷候看了看手里的木头缸盖,也有些无语,纠正外孙,“这是缸盖。”

    展昭和白玉堂都歪头——所以呢?大晚上的你拿着个盖子跑来河边干什么嘞?

    “妖王让我拿来的。”殷候说着,看到河水似乎是也想起来了,“难怪让来渡头,那老鬼大清早搁这儿伸懒腰的时候弄丢的信吧?”

    展昭和白玉堂都点头——英雄所见略同。

    “那信找到了么?”殷候问两人。

    展昭和白玉堂都一耸肩——没啊。

    “会不会掉河里了?”殷候看看河又看了看手里的缸盖,灵机一动,就把盖丢水里了。

    这缸盖泡桐木做的,轻得很,而河水又挺急的,盖一掉到水里就顺着水流漂走了,众人赶紧追。

    缸盖顺着堤岸漂,打了几个弯后,就朝着镜湖一侧的芦苇荡漂过去了。

    “会不会漂进芦苇荡里了?”展昭问。

    五爷和殷候都觉得没准。

    “可信不是缸盖啊,这一路漂早湿了,还能找到么……”

    白玉堂话没说完,小五就撒着欢跑进芦苇荡里去了。

    “小五?”展昭赶紧跟进去。

    这芦苇荡里都是坑坑洼洼的水潭,小五毕竟是老虎,大猫最喜欢就是这种水潭了,踩着水一溜小跑,甩了一身泥浆子。

    五爷有些无语,觉得今晚不用睡了,回去还得洗猫。

    展昭也踩了一靴子的泥,正无语,就见小五突然叼住一块白色的东西就往外拽。

    三人都一喜,“找到啦?!”

    几乎是同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找到啦!”

    紧接着是几声踩水声。

    “哗?哪里来的泥猫?”

    白玉堂和殷候就是一愣,展昭眨眨眼,“天尊?”

    这时,就见小五拽着一块白色衣服后摆,从芦苇荡里拽出个人来,可不就是挽着袖子踩了一靴子泥的天尊么。

    小五一身泥蹭天尊的裤腿,天尊袖子卷着,两只手上都是黑色的泥浆子。

    五爷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

    天尊一伸手,“喏。”

    一个湿漉漉沾着污泥的信封被递了过来。

    白玉堂还张着嘴看着一身泥的天尊,展昭赶紧帮忙把信接过来。

    天尊拍了拍手不解地看殷候,“老鬼你干嘛拿着个锅盖?”

    殷候也从震愣的状态中回过神来,纠正,“是缸盖不是锅盖。”

    展昭擦了擦信封,好在这是个油纸信封,而且封得很严实,感觉里面应该是没湿。

    拿着信先摸了摸,展昭感觉里面的东西好像不是信纸更不是蜘蛛,而是某种木片或者陶片之类的,方形的,扁平,也不重。

    展昭问白玉堂,“要不要打开?”

    白玉堂还盯着天尊看呢,听到展昭叫他才回过神,“哦……”

    五爷点了点头。

    展昭拆开信封,随着信封打开,众人就闻到一股异香扑鼻。

    “好香!”

    天尊和殷候都好奇地去看信封里什么东西,为什么那么好闻。

    展昭将信封里的东西倒在了手里……是一片手掌大小的白色玉片。那玉片看起来极润,虽然很薄却完全不是透明的,奶白色还带着点油光,跟一块油脂似的。

    天尊和白玉堂异口同声,“香脂白玉!”

    殷候也点头,“好东西啊!”

    天尊伸手拿起来,对着月亮看。

    白玉堂和殷候也都抬起头,但两人看得不是那块玉,而是天尊的手……老爷子手上的黑泥都干了,跟戴了双黑手套似的。

    殷候忍不住看了一眼白玉堂——他跟天尊认识都一百多年了,那老鬼手上身上连灰尘都没沾上过一点,今天为了帮徒弟找封信,这一身泥啊……小白堂真没白疼他。

    “老爷子,这就是早上那封信么?”展昭问天尊。

    天尊点点头,“嗯!”

    展昭想不通——所以恩夫子为什么冒充天山派弟子,给天尊送一块香玉,还让他带给白玉堂?

    “回去再说吧。”五爷开口。

    天尊也点头,嫌弃地甩甩手。

    正要出去,殷候突然问展昭,“你家那只大猫呢?”

    展昭也一愣。

    众人四外看了看——小五呢?

    “小五?”展昭喊了一声,就听不远处传来了一声虎啸。

    众人发现小五跑芦苇荡里头去了,以为他玩疯了。

    展昭叫了两声想让它出来,但小五有叫声回应,却不肯出来。

    “不是陷在哪儿了吧?”展昭赶紧循着声音找了过去。

    白玉堂和天尊殷候也跟了过去。

    不远处,就见小五蹲在一块干的地方,正回头瞧他们。

    展昭走过去低头一看,无奈叹了口气。

    众人赶到了也往芦苇荡里看,就见小五蹲着的前方,趴着一具尸体。

    从尸体的状态看,应该死了不久,因为尸体并没腐烂也没味道。

    展昭上前去将尸体翻了过来。

    众人看了一眼都忍不住皱眉——什么深仇大恨,尸体的脸部都被砸烂了,根本看不出容貌。就从外形判断,应该是个年轻的男子,身材健硕,也不像是念书人。

    “唉……”展昭抓了抓头,有些郁闷,“敢情这绍兴府也不比开封府好多少,果然江湖处处都凶险!”

    天尊和殷候嫌弃地拽小五耳朵,“你这算谁养的随谁么?”

    展昭不满——有被内涵到!

    “这人像是刚死没多久。”白玉堂看了看尸体的状况,“那凶手也许没走多远。”

    “附近没人呀。”天尊表示没看到人经过,“但是涨潮的水流声还挺大的,河里的水都是往这边拍。”

    “这人身上都湿透了,会不会是被从船上丢进河里之后冲到这里来的?”白玉堂往芦苇荡外望了望,这里离河道很近。

    “没准船还在渡头。”殷候指了指远处繁忙的渡头,似乎有几艘大船正陆续靠岸卸货。

    离开芦苇荡,众人分头行动。

    展昭和白玉堂去渡头查看,殷候帮去趟衙门叫人,小五留下看尸体,天尊找了口井打水洗手。

    ……

    渡头附近特别热闹,有大货船在卸货,人来人往的非常忙碌。

    展昭突然拽了下白玉堂,问,“那几个人……是不是穿着和死者一样的衣服?”

    白玉堂顺着展昭指的方向看,就见有三个人从不远处的一家酒楼走出来,他们穿的衣服款式和刚才那个死在芦苇荡里的死者一模一样。

    展昭就拉住一个卸货的码头工人,问他那些是什么人。

    那伙计忙着呢,回头看了一眼,就说,“哦,那些都是这次梅花鞠春赛的裁判。”

    “裁判?”

    “对啊!裁判都是那个统一的衣服。”伙计说,“他们的船刚到,跟我们下货的船挤到一块儿了,刚才还差点跟我们船老大吵起来。”

    伙计说完就接着搬货去了。

    白玉堂问展昭,“这次比赛会有很多裁判吧?”

    展昭点头,“一场比赛有五个裁判,一个站在网边,东西南北四个角各一个。正式比赛在高处还会有一个监督官。这次春赛那么多队伍,裁判得有好几百。”

    两人正聊着,就见有人到了他们身旁,对他俩点点头。

    来的正是方静肖。

    殷候已经到衙门把人叫来了,卢月岚带着衙役们去芦苇荡里查看尸体,方静肖一眼认出死者穿的是裁判的服装,就到码头来了。

    展昭问,“裁判们出入都有记录的吧?”

    方静肖点头,“嗯!为了防止作弊,裁判的管理也很严格,而且必须穿统一的服装,每次出入至少三人,不得单独行动,比赛期间不得接触球队相关人员。负责的场次都是当天抽签决定的……这些裁判看着是刚到,每一船都会有监督官登记。”

    方静肖和展昭白玉堂一起到了运裁判来的船边,亮出了衙门的腰牌,找这一船裁判的监督官。

    很快,一个留着山羊胡的中年大叔从船上下来了,手里拿着一本名册,“你们衙门怎么来这么快?刚刚统计好人数。”

    白玉堂看了看展昭。

    展昭小声说,“所有裁判都登记在册,名单会交给衙门留存,以免日后有什么纷争,打官司方便找人。”

    五爷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方静肖也没声张,就装作是衙门来收名册的,接过名册,问那位监督官,“这次总共多少裁判?”

    “总共二百三十个。”监督官指了指名册,“名字都在这里了。”

    方静肖翻看了一下名册,展昭和白玉堂也凑过去看。

    这本名册非常的详细,每个人名后面都用朱砂笔画了勾。

    一页一页翻过去,一个红勾都不缺。

    展昭问,“二百三十个人都到了?一个不少?”

    监督官点头,“那是,签一个名放一个下船,先到统一的酒楼吃饭,然后到安排的客栈住下,入住的时候也是签一个入住一个。”

    监督官拍胸脯表示——我们管理很严格的!不会给谁作弊的机会!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都看方静肖。

    方静肖也意识到情况严重——凶手可能混进裁判里了!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