咿呀小说
会员书架
首页 >其他类型 >龙图案卷集续 > 133、133 神秘球队

133、133 神秘球队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展昭、白玉堂、公孙和赵普在衙门帮卢月岚和方静肖查案, 结果忙了一上午,搞得头昏脑涨,却没查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谜团反而越聚越多。

    眼看到了晌午饭点,众人之前约好了赵祯去吃饭,就离开了衙门,赶赴酒楼。

    这次赵祯选的是绍兴府最大的那家龙祥酒楼, 规模堪比开封城的太白居。

    展昭他们到的时候,妖王带着一群“小朋友”也正好过来, 展昭和白玉堂目测了一下,发现小孩子的数目增加了。

    展昭远远地看到了两个熟人, 伸手就开始摸下巴,“嚯嚯……”

    五爷也看到尧紫凌和裕暮迟了, 就跟展昭说, “听陆峰说, 裕暮迟三天两头找尧紫凌, 两人很要好的样子。”

    展昭继续摸下巴, “这样啊……所以后面那三个小光头是天山队呢,还是暮迟楼队?”

    五爷瞅着感觉更像少林队。

    公孙搓搓手,“脑袋好圆好好摸的样子。”

    到了酒楼门口碰了头, 众人上二楼吃饭。

    裕暮迟跟展昭和白玉堂打招呼, 少掌门忍不住感慨了一下, 这两位有阵子没见越发好看了, 展昭一如既往笑容明媚, 白玉堂那股扑面而来的贵公子气也是没谁了。

    尧紫凌今天倒是没跟往日似的躲着展昭走,而且看着心情不错的样子。

    展昭刚想跟他聊两句,裕暮迟突然对着三个弟弟一指展昭, 说,“你们偶像。”

    仨小孩儿一下子就把展昭围上了。

    尧紫凌和天尊一起上楼了,裕暮迟跟殷候也聊着一起上去,妖王和白玉堂边走边回头看被孩子们包围的展昭。

    公孙一手拉着儿子,一手伸过来,摸三个小光头的圆脑袋。

    赵普进了酒楼觉得有些奇怪——龙祥楼今日差不多是空的,一楼食客很少。

    赵祯摇着扇子问引着众人上楼的伙计,“今日买卖这么冷清啊?”

    伙计笑着说,“大概都跑去凤祥楼吃了。”

    “龙祥和凤祥是一家的买卖么?”皇上觉得这酒楼名字龙凤呈祥的,也是很吉利。

    “是啊,龙祥在城中,凤祥在城南,今天城南的球场有两家球队约战,好多人都跑城南的酒楼吃饭去了。”伙计收拾出桌子,等众人点菜。

    “约战?”展昭问,“约什么战?打擂啊?”

    伙计忙摆手,“那哪儿能啊,谁那么大胆子在绍兴府私斗打擂,是球赛来的。”

    “球赛?”裕暮迟坐在了展昭和尧紫凌中间,好奇问,“梅花赛的球队约赛?”

    “对啊。”伙计一个劲点头,“有球队挑战河盟队,应该挺好看的。”

    “真的假的?”沈元辰听到就不淡定了,“竟然挑战河盟?”

    “河盟很厉害么?”小良子问。

    裕暮家三胞胎也参与讨论。

    “河盟去年第二名诶!”

    “很厉害的哦!”

    “河盟的辰全、流星门的古夜星,还有天山派的方天悦并称三王,河盟今年也是大热!”

    五爷想了想,问,“河盟?是河帮水盟的球队么?”

    几个小孩儿都点头。

    沈元辰说,“河帮超有钱的,门下弟子也很多,所以河盟的球队人特别多,一般大点的门派,有个十几二十个人竞争三个位置已经很激烈了吧,但河帮是一百多个人来争三个主力位置的,前三号实力很强!而且人员经常会变动。”

    众人都有些无语,“踢个少年赛而已,至于么……”

    “几位不是本地人吧?”

    端茶上来的伙计听到众人讨论,笑说,“这梅花赛里头油水可多了,厉害点的球队,每年光踢表演赛就赚好多银子。还有啊,挑战名门是最快扬名立万的方法。这次挑战河盟的是个新球队,他们之前挑战了两个去年的正赛队伍,都是大胜,好厉害的!”

    “是哪个门派的队伍?”

    众人好奇。

    “不知道诶!”伙计直摇头,“可能是某个大户人家的家养队伍,没有门派的,穿一身黑,扎个金色的臂章,观赛的都叫他们黑金队。”

    “黑金队?”

    “是啊!”伙计笑着道,“今日各大赌坊都开了盘口,看黑金能不能把河帮挑落马了!如果真赢了就爆大冷了。”

    “马上就要开始比赛了,河帮这种时候接受挑战不是很冒险么?”赵普觉得不妥,“对方只是无名小卒,赢了没什么好处,输了却大伤士气,不明智啊。”

    “各派的球队吧,一般都有些门派特点。”伙计看着对各队还挺了解,估计平时也没少听客人们聊,“比如说门派低调的球队也会相对低调,大门派就比较稳,好像天山派谁挑战他们都不打除了比赛之外的球赛的,觉得掉身份。”

    众人都看天尊。

    天尊一摆手,他给门下定的规矩就是不准私斗。

    “河帮水盟出了名的霸道。”伙计压低声音说,“这水上讨生活的哪个是好惹的呢?河盟很狂的,一般挑战的他们都会应战,然后就会派些排不上名次的小球员去戏耍人家。”

    白玉堂很能理解这伙计说的,毕竟陷空岛也没少跟河帮打交道,他大哥跟几任河帮的盟主都有点私交,所以彼此会给点面子,换做些小的船队,时常会被欺压。

    伙计一通说,讲得众人都有些心痒,赵祯第一个坐不住了,跟妖王商量,要不要换个地方吃饭?去凤祥楼吧?

    妖王也是个爱凑热闹的,加上孩子们想看球,众人就站起来换地方了。

    ……

    与此同时,另一拨人正好到达了城南的凤祥楼外。

    霖夜火急匆匆跑在前面,进楼就喊,“伙计,来份排骨!”

    火凤身后,邹良、龙乔广和欧阳少征三兄弟跟了进去。

    今早,龙乔广、邹良和欧阳少征是出门办正经事的。

    最近有一批军用的物资要运去西北,大批物资今日会装车北上。

    每个军营都有自己订的东西,右营有大批的弓箭,左营定做了鞍韂……

    霖夜火则是跟去凑热闹的。

    火凤跟着邹良看了一上午马鞍,还拿了自己画的一个图样,请工匠师父帮忙给呆呆定做个好看的新鞍。

    那工匠老陈据说是江南手艺最好的做鞍师父,霖夜火带了一堆红珊瑚去,请老陈镶在马鞍上。本来按照老头的脾气是肯定要把他赶出去的,但老陈跟邹良关系特别好,所以卖了左将军一个面子,答应帮忙做个“红彤彤亮闪闪”的浮夸马鞍。

    眼看到饭点了,四人准备就近找了个酒楼吃饭,霖夜火大老远看到了一座招牌上有个大凤凰的酒楼,拽着邹良说就去那间凤祥楼好了!

    到酒楼附近的时候,霖夜火看到路边一户人家家门口有个狗窝,一条大黄狗好似刚生了小狗,正在窝里打哈欠,肚子旁边睡了一排小奶狗,霖夜火立刻直冲酒楼要排骨了。

    今天城南的酒楼差不多都满了,本来是很难有位子的,但欧阳少征随身带着白夏给他的一块白玉腰牌。

    江南很多商家和白家都有买卖来往,一看是白府贵客,就在顶楼给加了一桌。

    排骨一来,火凤就端着下楼去给狗妈妈补奶水了。

    邹良从窗口往下望,就见霖夜火蹲在路边拿排骨喂狗。

    欧阳少征跟龙乔广聊今年新做的那几款盔甲,邹良坐那儿听伙计报菜名。左将军听完伙计叽里咕噜一大堆,最后来了句,“我们四个人,你随便上吧。”

    伙计答应一声乐呵呵就下楼了。

    龙乔广和欧阳少征无语地看着自家自闭的弟弟,都伸手戳他让他开朗一点。

    三人聊着,就发现城南比城中还热闹。

    “几位爷!”

    这时,有个看着不太像店铺伙计的“伙计”跑了过来,乐呵呵问,“下注么?”

    广爷不解,“下注?赌什么?”

    那伙计一脸惊讶,“几位爷不知道?一会儿的比试啊!黑金对河盟!”

    三位大将军也搞不懂这黑金河盟是什么玩意儿?这是打擂啊还是又踢球?

    邹良看到窗外不远处的确聚集了很多人,人群中一个梅花赛的球场,就示意欧阳和龙乔广看。

    右将军笑了一声,对那伙计摆摆手,表示没兴趣。

    伙计也不敢多劝,这三人虽然款式各异,但是都有一点“不怒自威”的气场,感觉不好惹。

    广爷和欧阳自然没兴趣拿小孩子的比赛来赌钱,两人点了一坛花雕,见菜上来了,就让邹良下去叫霖夜火,一会儿饭菜凉了。

    楼下,一袭红衣的火凤已经喂完狗了,见人群热闹,就跑过去瞧。

    邹良索性起身,下楼去叫他。

    龙乔广看着兄弟下楼,忍不住跟欧阳八卦,“他俩最近有什么进展没有?”

    “呵。”欧阳有些好笑,“有没有进展什么的不重要,我只关心他俩谁上谁下……”

    广爷放下酒杯,认真跟他讨论,“论武功咱兄弟肯定打不过人家,论智谋也许有点希望,所以要智取不能强攻!”

    “智取……这俩性格都别扭,有点麻烦。”欧阳一手端着酒杯一手轻轻敲着桌面,“说到性子别扭,我家小桃花不知道跟没跟来江南。”

    龙乔广也挺替欧阳着急,“你倒是找找她,看有什么能帮忙的给人帮帮忙……”

    欧阳一撇嘴,“我也想啊,一来找不见人,二来……你看我走得开么?”

    广爷也挺无奈,这趟南下他们都是来玩的,唯独欧阳和南宫这俩倒霉蛋要全程负责皇上的安全。

    龙乔广还是比较讲义气的,就说,“你找找看你家桃花在哪儿,到时候我替你带一阵子皇城军,你去把人追来,反正这么多闲人,一个两个武功盖世聪明绝顶的,真有什么难事让开封府帮忙查么。”

    欧阳眼泪汪汪看广爷——好兄弟!

    ……

    两人正聊着,就听楼下一阵骚动,兄弟俩对视了一眼往外望——就见有几辆马车到了,两个球队的小球员都下了马车,人群分开,看着他们入场准备比赛。

    楼上楼下的人群议论纷纷。

    “河盟来的谁啊?辰全来了么?”

    “没有!前三号都没出来,来的第二队的。”

    “二队来这算很重视了吧!”

    “辰全不来黑金赢面很大啊!”

    龙乔广和欧阳少征也有些意外,梅花赛在这边真火爆啊,感觉开封和黑风城都没这么受欢迎。

    ……

    楼下,邹良找到了跑到人群里围观的霖夜火。

    火凤正研究那比赛的场地,觉得和白家庄还有其他地方的球场好似不太一样。

    “这个球场的梅花桩是直接钉在砖石地上的。”邹良也觉察出了不同,“而且这几根梅花桩比正常比赛的木桩要窄,桩与桩之间的空隙更大。”

    “难度增加了的意思么?”霖夜火问。

    邹良皱了皱眉,“确切地说,应该是危险性增加了。”

    左将军指了指脑袋,“地上没沙土,摔伤的风险更大,梅花桩之间的距离宽了,摔下来的时候不容易找到支撑,容易撞到头发生意外。”

    霖夜火也觉得有点危险,“都是小孩子诶,这么搞不要紧么?”

    邹良见好多赌场的伙计都在收钱下注,围观的人群里混杂了不少地痞,像是赌棍,一个两个还都喝得醉醺醺的在起哄。

    左将军就觉得有点奇怪,这帮人听口音感觉都不是本地人,而且绍兴府治安不错,卢月岚治理严格,有地痞也不敢这么高调……这个感觉,像是有人想闹事似的。

    观察了一下,邹良突然察觉到四周围有些目光不太对头。

    霖夜火正瞧球场上那两队的球员呢,就有俩醉醺醺的地痞过来问他是哪儿来的,是不是西域来的妖女,到中原人生地不熟吧?要不要哥哥们照顾你……

    邹良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俩是跑来调戏霖夜火来了?!

    火凤也扭脸看了看那俩地痞,上下打量了一下,突然就一笑。

    离霖夜火近点那个看得心花怒放,大着胆子就伸手过来,看着像是想搂他肩膀。

    可手刚伸出来,就被霖夜火抓住了一把扭到了身后。

    “哎呦呦……”

    那地痞疼得酒都醒了,跺着脚喊饶命。

    他身后那个一看不好就要跑,霖夜火抬脚一勾他脚脖子,那人咕咚一声摔地上了,被火凤一脚踩住。

    地痞直喊,“姑奶奶饶命……”

    火凤踩踩踩,“瞎了你的狗眼啊,叫姑爷爷!”

    那地痞还真照着喊,“姑爷爷饶命。”

    邹良气闷闷——你是姑爷爷那谁是姑奶奶啊?

    霖夜火一手揪住一个一脚踩住一个,跟筛粉似的甩那俩地痞,“别看你俩长得丑了吧唧的,但起码审美还是正常的,大爷我来中原那么久可算碰到识货的了,赏你们点什么好呢?”

    邹良凉丝丝给了个建议,“方静肖好像养了很多猛禽,你们听过天葬没有啊?”

    “噗……”

    身旁几个想过来帮忙的地痞吓得一口酒喷出来,转身就要跑。

    邹良跟出去,不一会儿把逃走的那几个地痞都抓回来丢到了霖夜火脚边,“挖个大点的坑一起喂老鹰!”

    ……

    楼上,欧阳见下边乱作一团,就示意龙乔广看,“打起来了诶!”

    广爷看了一会儿,摸了摸下巴,“嘶……”

    “你也觉得奇怪?”欧阳似乎也发现了异样。

    龙乔广点了点头,这时,赭影和紫影落到了房顶。

    欧阳也看到四周屋顶上落下了不少影卫,两人就知道皇上他们可能来了。抬头往路口的方向望,果然,赵祯带着开封府那一大家子还有好几个小朋友一起过来了。

    欧阳说着“糟糕”就站起来了。

    “诶。”广爷阻止他,轻轻摇摇头,“未必是针对当家的,小心打草惊蛇。”

    欧阳想想也是,就坐下不动,准备观察一下。

    他俩倒是也不怎么担心赵祯的安全,皇上身边那一群高手,事情是肯定出不了。

    这时,展昭他们也走到凤祥楼门前了,一群小朋友蹦蹦跶跶找赛场,公孙跟在后面就怕他们走丢,可惜他除了小四子哪个都抓不住。

    众人这一圈找,先看到的却是邹良和霖夜火正揍一群流氓。

    赵普点点头——他兄弟是本朝最年轻的一品大将军,敌人闻风丧胆的名将,他军营仅次于他的高手,西域最大狼群的“统帅”,竟然在街上揍流氓。

    赵普抬头瞄了一眼,就见楼上龙乔广和欧阳少征正探头看呢。

    广爷和欧阳隔着老远就看到了赵普飞过来一个有点怨念的眼神。

    ……

    九王爷请妖王他们带着赵祯先上楼去,顺便帮公孙去抓住了小良子他们几个,裕暮迟也拖着三个弟弟一起上楼了。

    展昭和白玉堂准备去看看霖夜火他们怎么回事。

    这时,跟着裕暮迟一起准备上楼的尧紫凌忽然停了下来,对走过自己身旁的展昭低声说,“那个场地。”

    展昭停下脚步,转脸看尧紫凌……在他记忆中,好似是尧紫凌第一次主动跟他讲话,还是这么正常的语气。

    “那是踢野球的场地。”尧紫凌示意展昭看球场,“很危险的,河盟虽然三个当家的球员没来,但来的是二队。能在河盟踢上二队的,都是很宝贝的球员,是不太可能放出来踢这种危险的比赛的。”

    展昭微微皱眉,“听着有点反常。”

    尧紫凌点头,“是非常反常,那只黑金队来历不明,据说之前他们挑战的两支球队,都有球员受伤,退出了本次的梅花赛。”

    展昭示意自己明白了。

    尧紫凌就转身跟着裕暮迟上楼了。

    展昭眯眼,转过头,五爷已经退回来了。

    前方赵普一手一个,拽住邹良和霖夜火。

    展昭看白玉堂——怎么的了?

    白玉堂小声说,“那俩地痞喝醉了调戏民女。”

    展昭一听“调戏民女”四个字就不干了,挽袖子,“那只踩几脚怎么够?猫爷抓他们去衙门打板子!那姑娘呢?吓着没?”

    五爷示意了一下霖夜火——在那儿呢,“姑娘”没吓着,地痞估计吓得不轻。

    展昭也明白过来了,震惊,“这俩调戏的莫不是霖夜火?!”

    “害。”

    这时,身后有人叹气。

    展昭和白玉堂回头,就见小良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跑来了。

    “这帮人真是茅坑点灯啊。”小良子没头没尾来了一句。

    展昭和白玉堂没闹明白——什么?

    “找屎(死)啊!”小良子撇撇嘴。

    五爷觉得有些影响食欲,伸手拍了拍小良子的脑袋。

    展昭问他,“你怎么下来了?”

    小良子对两人招招手,“欧阳大哥让我带个话。”

    展昭和白玉堂都弯腰凑过去,小良子在他俩耳边叽叽咕咕传了几句话,就踮着脚往远处看。

    此时,“哐”一声铜锣响,刚才被这边的骚乱吸引了注意的人群也都重新聚拢到了赛场边——比赛开始了。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