咿呀小说
会员书架
首页 >其他类型 >龙图案卷集续 > 139、139 攻防之间

139、139 攻防之间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展昭看着围着殷候直蹦跶的三个小朋友, 真是万万没想到,“胖猫队”竟然就是魔宫队……

    还来不及震惊,这位展家小猫爷、魔宫小宫主, 就被三只奶团子给围上了。

    修罗王和天残的到来也引来了不少目光,主要是天残,老爷子飘在空中,就跟腾云驾雾来的似的。

    魔宫这几个小孩儿白玉堂还都认识, 一个叫曾小九,六岁, 这小孩儿长得白白净净的, 小眼睛小鼻子小嘴,远看跟个包子似的。曽小九是魔宫年纪最大的九头奶奶的曾曾曾孙辈, 修罗王的小徒弟。

    另一个叫苗舞, 是个女娃, 今年也六岁, 千尸怪的侄孙女儿,小丫头特别可爱, 大眼睛小嘴巴鹅蛋脸, 天生黄发, 梳了两根小辫儿,挂着俩水音儿的小铃铛,跑起来叮叮咚咚直响。

    最后一个年纪也最小,才五岁, 叫薛樽, 是酒仙薛烬弟弟的孙儿,也是薛烬的徒弟,从小带在身边养起来的。薛樽长得和薛烬还有些像, 欢喜脸。

    这仨两个六岁一个五岁,脸还没球大呢,也难怪殷候说他们刚断奶。

    殷候很无语,跟带队来的修罗王抱怨,“这么小怎么比啊?”

    修罗王直乐,说是带出来玩玩,比第几名无所谓啊。

    殷候不乐意了,宫里有十一二功夫挺好的孩子呀,怎么不正儿八经组个队,还有啊,怎么取了个胖猫队的名字,太不正经了!

    修罗王说孩子们取的啊,宫里人整天管这几个孩子家大喵二喵的,可不就是胖猫队么。

    赵祯和银妖王都被三只小团子吸引了,跑过来问名字,一听“胖猫队”把赵祯乐坏了。

    皇上摸着下巴说胖猫队就算小名儿吧,朕给你们取个正经点的大名儿,朕取名可有一套啦!再一问名字,“曽小九、苗舞、薛樽……”

    身后赵普来了一句,“九五之尊队?”

    众人都一惊,赵祯“嚯”了一声,追着三个娃娃挠痒痒,“原来都是反贼……”

    ……

    跟胖猫队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天山队,三个少年一般高,一看就是武功底子极好身体条件也极好,方天悦、孔天林、许天奇,属于天山派的二代。就是父母都是天山派弟子,孩子们从小就送到天山派学功夫,连取名都特意取个“天”字在里头。

    天山派小徒弟们秉持着看到天尊就星星眼的优良传统,围着老爷子一口一个“师尊”地叫。

    天尊甚是满意,站了个很帅的姿势,一个个拍肩膀,“都长那么大啦?要好好表现替天山派争光!”

    白玉堂也和天尊一起跟天山派的几个少年聊天,展昭跟殷候一起逗魔宫的三个小朋友,这边正热闹,忽然接受到了一道“凛冽”目光。

    四人一抬头,就见不远处,小四子捧着个球,幽幽地往这边瞧了一眼,然后撅撅嘴一扭头——哼!果然爱是会消失的!

    公孙和赵普也幽幽地看着四人——叛徒!

    ……

    良辰美景回到训练场继续练球,魔宫几个小朋友明显是来玩的,围着修罗王和天残转来转去。

    天山队三人也不急着走,看良辰美景队练球。

    展昭瞧了瞧,发现天山队似乎没有人带队,有些不解,问方天悦,“你们领队呢?”

    方天悦说这次带队来的是三个师姐,大师姐沈怀月、小师姐赵瑗和柳锦鳞,去跟商会的人商量表演赛的事情了。

    “表演赛。”展昭好奇,“不说你们不参加么?”

    方天悦也很无奈,“本来是不参加的,感觉挺麻烦,但河盟突然退出了,说是二队伤了,一队要是再伤正赛就没法踢了。”

    方天悦边说,双眼边不时地看球场上正练球的良辰美景队。

    五爷问他,“怎么样?”

    方天悦笑眯眯问白玉堂,“小师祖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五爷和展昭都觉得这话有点儿意思。

    ……

    方天悦今年十二,是天山派众多小徒弟里最被看好的一个,陆峰时常跟白玉堂和天尊提起他。

    这孩子异常的靠谱,文武双全,聪明,性格好,连相貌都很出众。

    别的孩子学武,一般稍微有点天分的,到了七八岁就开始找名师了,但方天悦一直安安分分在天山派打基础。其实这些年有不少名家找过他,他都没跟着走,说是天山派的武学博大精深,天分再好,基本功至少要练十年。等这个基础打好,以后学什么都事半功倍。

    这话陆峰之前跟天尊说了,天尊相当满意,觉得这个年纪就能参透天山派内力,这个小孩子实在是了不起。

    方天悦三岁开始在天山派学武,再练一年就练满十年了,天尊说到时会给他找一个最适合的师父。

    ……

    “真话怎么讲,假话怎么说?”

    赵祯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了,问方天悦。

    “假话么,没什么问题。”方天悦微微一耸肩,“真话么,有大问题。”

    “大问题?”展昭也不解,“是因为小良子和小唐都是新手没有经验么?”

    方天悦却是摇了摇头,来了句,“不觉得他们三个类型一样、踢法一样,甚至想事情的方法都很像么?”

    “类型一样……”展昭和白玉堂都回头看训练场上练球的良辰美仨小孩儿。

    站在前面的赵普似乎也听到了,回头看了一眼,伸手,轻轻摸了摸下巴。

    方天悦对着旁边的球场努了努嘴,“去年第二的河盟队,辰全是负责进攻的,何骁是负责防守和过度的,钟鹿有一脚重球,而且个子很高步子很大,可以防得住高球和两个角落的球。其实论个人能力,他们三个都并不是最强的,但是条件非常互补。”

    说着,小方又示意众人看流星门,“流星门去年第三,古夜星个人能力极强,邵青战术素养很高,可以为全队牺牲,全程负责防守。那个叫刘月的去年是候补,看他训练,移动速度很快,应该是能打快攻的,今年流星门实力也不弱。”

    方天悦说完,又回头看良辰美景队,“他们三个感觉感情不错,都很优秀,能力出众。但这是优点的同时也是缺点。一个球队要攻守平衡才能赢球,但不是说所有人都必须能攻能守。河盟队如果有三个辰全,流星门有三个古夜星,都是赢不到最后的。”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都觉得小方说的有点道理。

    赵祯也点了点头,抱着胳膊琢磨起来。

    前方,赵普若有所思地看着良辰美景队。

    九王爷觉得,自己似乎是有些轻视梅花赛了,良辰美景的根本问题,的确是方天悦说的这一点。对付弱队是绝对没问题,但对付强队可能会有很大的问题。

    公孙也笑了笑,“梅花赛与其说是跟打仗一样,不如说跟看病一样。

    赵普瞧公孙。

    公孙微微一笑,“不是所有补药加在一起就是好药,有时候要相互取舍相互平衡,甚至毒药和补药一起用。”

    展昭问方天悦,“那你有什么建议么?”

    方天悦笑了笑,“比赛其实不是比武也不是打仗,虽然都是为了赢但本质上其实是两回事。”

    展昭和白玉堂都觉得这小孩儿正经有点意思,“那区别在哪里呢?”

    “踢比赛比的目的是比对方多赢一球!多赢十球和多赢一球的结果是一样的。比武不是只为了赢对方一招,打仗不是只为了比对方少死一人,这些都是关乎性命的大事。”小方边说边指了指脑袋,“而梅花赛,只是一种有规则的游戏。以开心为目的的游戏叫做玩,不以开心为目的,只是以赢为目的的游戏,叫比赛。”

    展昭和白玉堂都回头看赵普。

    九王爷也轻轻“啧”了一声,看了看练得很开心的良辰美景,“要怎么才能让他们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呢……”

    “需要帮忙么?”方天悦问。

    赵祯赶忙点头,“你有办法么?”

    方天悦微微一笑,对前面正看球的孔天林和许天奇打了声口哨。

    两人回头,就见方天悦对他们一挑眉,“去教教小朋友。”

    孔许两个会心一笑,点了点头。

    赵普走上前,叫良辰美景跟天山队打一场练习赛。

    小良子他们自然高兴了,可抬头一看,发现上来的只有两个人,就是孔天林和许天奇,方天悦并没有上场。

    这边的动静引起了不少人注意。

    河盟那边。辰全往这边看了一眼,一撇嘴,“方天悦那小子又在多管闲事了。”

    身旁何骁碎碎念,“方天悦就是厉害啊,一眼就看出那边的问题,竟然还会帮忙指出来,这下越来越麻烦了……还是别踢了咱们回家抓鱼吧……”

    辰全一脚把他踹下梅花桩,让他去捡球。

    不远处,流星门也在关注这边的比赛。

    邵青笑了笑,“方天悦是想给比赛增加难度么?”

    古明月站在球场旁边点头,“小方球技人品都没话讲啊,论能力你们这一代他是最强的,天赋仅次于当年的展昭……哎呀。”

    古明月话没说完,被古夜星一颗球砸中。

    古家大哥捂着脑袋,有些委屈地回头看弟弟。

    古夜星瞪他——你哪边的?!

    ……

    很快,比赛开始。

    经过这些天的特训,良辰美三个配合默契,那球踢得人眼花缭乱,然而……一段时间踢下来,出现了一个问题——良辰美景得势不得分。

    踢的是真好看,三个小孩儿轮番攻击,但球到了对面都会被救起来。

    小四子在一旁看得都有些傻眼了,良辰美三个一直都在各种花式进攻,相对的,天山队这两个全程防守,根本不反攻,就是各种接球过度回去。

    可天山对每次轻轻踢回来的球却搞得良辰美景这边很紧张,而且一次比一次难接,发动进攻也一次比一次难。

    半场球踢下来,良辰美这边三个小孩儿累得满头汗,攻了半天一分没拿到。天山队那两个连气都不喘,虽说全程被压着打,但靠捡漏还拿了两分,形势对良辰美景极为不利。

    这边的比赛引起了训练场所有球队的注意,几乎全部球员都没在练球,都聚集在周围边看边分析。

    辰全看得“啧”了一声,“天山队今年又是强得离谱。”

    “早说了回家抓鱼……”何骁话没说完,被身后钟鹿把嘴捂上了。

    展昭和白玉堂觉得很有趣,刚才还练得很开心踢得很顺的良辰美,现在踢得既不顺利也不开心,越想进攻越不得分,还越来越防不住对方的回球,样子有些狼狈。

    两人身旁,方天悦坐在小四子的小马扎上,托着下巴看着良辰美景这边直感叹,“天分真好啊……要是改打架应该能拿第一。”

    此时的良辰美景队,各人表情各不同。

    沈元辰着急,唐落梅无奈,小四子担心,小良子低着头皱眉……

    赵普也不发话,看着萧良。

    公孙见小四子没上场都急得一脑门汗,赶忙戳戳赵普,“你不是指导么!赶紧去指导一下!”

    赵普也无奈,“人天山队就两个队员,也没指导,我们这边已经三打二了。”

    公孙就有些焦躁,跟着儿子一起在场边踩小碎步,赵普一边安抚公孙,一边观察萧良。

    九王爷有什么想法呢?他想看看自己徒弟的上限在哪里。天分能决定一个练武之人的下限,小良子有天分又努力,下限一定不会低。但在赵普看来,真正决定一个人上限的,是更内在的东西,是一个人的心胸和境界,小良子有没有这种品质呢?

    半场休息的时候,小四子捧着水给三人,边看三人表情。

    唐落梅和沈元辰在商量接下来的战术。

    小良子拿着小四子给他的水囊,站那儿发呆,一句话都不说。

    很快下半场要开始了,临上场前,小良子突然对唐落梅和沈元辰说,“我会把球传给你俩的。”

    两人都一愣,回头看萧良。

    “我来负责防守,接所有落到底线的球,我先不参与进攻。”萧良道。

    沈元辰和唐落梅都不解,“可是……你的进攻是最有威胁的!”

    “他们应该也是这样想的,就是因为我们每次拿到球都会进攻,所以他们知道要怎么防。”小良子道,“要是这么踢下去肯定会输的!我们的目的是为了赢球,不是为了踢得痛快,哪怕我们自己踢得不顺,只要让对方更不顺,赢的还是我们。”

    沈元辰和唐落梅对视了一眼,问小良子,“具体咋么做?”

    “首先,我们要保证不再丢球!”小良子说,“我轻功最好,所以我来负责防住他们回过来的球,你俩负责找机会进攻。当他们习惯了你俩进攻我防守的时候,我们再换过来,小辰子防守,我跟小梅子进攻,这样不断地改变,寻找机会。现在我们落后了两个球,一个个追,只要让他们不能摸透我们这边的规律,他们再有经验也不会那么好防的!”

    唐落梅和沈元辰都问小良子,“那我们不急着进攻么?”

    小良子点头,“要他们猜不到我们是要攻还是要守,要让他们觉得我们会干什么,但我们偏偏不干什么,这样他们才会慌,我们才有机会!”

    小良子说完,伸出手——信不信我?

    沈元辰和唐落梅点头,都伸出手——信!

    最后小四子也伸手,四只小手按一起——良辰美景!必胜!

    等三人再一次上场,展昭和白玉堂就觉得三个小孩儿眼神跟刚才好似有些不一样了。

    赵普盯着徒弟的眼睛亮了几分。

    公孙忙问他,“有戏么?”

    赵普坏坏一笑,那只灰白色的眼睛颜色都淡了,盯着跳上梅花桩的徒弟,低声说,“让他们瞧瞧!”

    “哼哼哼。”

    展昭和白玉堂听到身旁传来笑声,转过头看,就见刚才坐着的方天悦此时已经蹲在小马扎上了,一脸兴奋地搓搓手,“有好戏看了!”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一卷各支球队的出场人物众多,列了张表,方便大家看文。

    良辰美景队【我们的主角队】

    萧良:小良子就不用介绍了。

    沈元辰:水月宫小宫主,球痴、急性子、活泼开朗。

    唐落梅:圣祖猿帝的徒弟,天生神力,慢性子。

    公孙槿:我们小四子世界第一可爱。

    天山队【天山派帅哥队,天尊粉丝群】

    方天悦:梅花赛少年组实力no.1,天山派明日之星。

    孔天林:战术奇才,擅长记梅花桩的位置(后文会提到)

    许天奇:防守奇才。

    胖猫(魔宫)队【魔宫三只小奶猫,大家都觉得他们是来搞笑的,但魔宫出品必是精品!】

    曽小九:九头奶奶曾曾曾孙,修罗王的徒弟。

    苗舞:千尸老怪的侄孙女儿。

    薛樽:薛烬弟弟的孙儿,酒仙薛烬的徒弟。

    流星队【梅花赛实力前三位的球队,良辰美景的劲敌。】

    古夜星:严重的兄控加傲娇,实力极强的面瘫。

    邵青:性格温和,心思缜密,全队后盾。

    刘月:速度快,轻浮易毛躁,跟沈元辰不对付。

    河盟队【去年第二,一支全员热衷于吐槽的球队】

    辰全:梅花赛实力仅次于方天悦。

    何骁:很丧,执着于回家捕鱼。

    钟鹿:很淡定,身材高大。

    心想事成队【三胞胎小光头】

    裕暮炘、裕暮享、裕暮丞。

    黑金队【神秘球队,会摘叶飞花的功夫,十分可疑】

    三个球员还没出场。

    其他一些酱油队都不用记。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