咿呀小说
会员书架
首页 >其他类型 >龙图案卷集续 > 150、150 危险的赛场

150、150 危险的赛场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次日清晨, 众人起了个大早,准备去参加今日的表演赛。

    按照原本的计划,比赛是在晚上进行的, 但卢月岚是个蔫坏的, 昨天临时改了今天晌午进行, 他们自己准备都做好了, 打了商会一个措手不及。

    商会那边也不敢跟衙门讨价还价,卢月岚那脾气,万一三说两说说翻了,让到岸上来比,那更麻烦了。

    观赛的可不管是在岸上比还是水里比,白天更好, 比晚上挑着灯看得更清楚。

    今天一早,赛场附近已经挤满了人, 船上的观赛席更是一票难求,连附近酒楼饭馆靠窗的座都当票卖光了。

    好在参赛队可以开一艘船过去, 教练指导什么的都在船上,中场休息的时候也在船上。

    白家庄的船够大, 连家属带围观群众……全一股脑儿载到镜湖上的球场边, 这里观赛的角度极佳。

    青龙队也有一艘极大的船,船身全黑,跟白家庄的白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一切准备就绪,众人出行前先开了次“战前会”。

    之前,赵普安排董仟翼带着探子人马仔细调查了这支青龙队……结果跟赵祯推测的一样, 青龙队的金主的确就是开封城的曹记赌坊。

    而且青龙队实际上分好几队,正式球员有十二人,三人一组, 总共四队,虽然统称青龙,其实还有白虎、朱雀和玄武三队。

    各队的三名队员都用金银铜来划分。

    青龙队的是金甲、银甲和铜甲。

    白虎队的是金爪、银爪和铜爪。

    朱雀队的是金翅、银翅、铜翅。

    玄武队的是金陀、银陀、铜陀。

    这些队员都是江湖出生,千挑百选,竞争上位。踢球经验丰富,默契十足。且这几支队伍经常一起配合踢假球,球员全无原则,一切都是听命行事,是曹家用来贿赂官员以及敛财的工具。

    董仟翼还给赵祯拉了份名单,这些年这几支球队明里暗里参加的比赛,以及通过买这几个球队比赛敛到大量金银的朝中官员,粗略一数好几百,遍布朝野及地方。

    老曹家通过这些球队拉拢地方官员,吞并各地赌坊生意,渐渐成为今日的赌坊曹,也有差不多十多年了。

    赵祯看着仟翼递到眼前的几份卷宗,“哼”了一声,“老曹真看不出来哈,平日问他个什么事儿窝窝囊囊谨言慎行,背地里原来这么能干啊,他打理兵部的时候怎么不这么用心呢。”

    赵祯说完,对着包拯努努嘴,示意——爱卿,接旨。

    包大人双手接了这几分卷宗,听赵祯口谕。

    赵祯也简单,伸出一根手指在脖颈前轻轻一划,那意思—— 一个都别放过!

    包大人接旨,回去跟太师商量具体怎么办曹家了。

    赵普等人都有点心疼老曹和那几百个涉案的官员,这是要连根拔的节奏啊,敢情皇上从皇城跑出来是准备干票大的,索性换一批新人再回去啊。

    ……

    今天来参加表演赛的是正青龙队,也就说参赛的队员是金甲、银甲和铜甲这三个。

    这三个是黑球赛最有名的三人组,心狠手黑,球风相当的下作。据调查,青龙队参加的比赛里,光意外丧命的球员就有七人,受伤的更多。

    众人看了一下这支球队的斑斑劣迹,都忍不住摇头——这真是害群之马!

    赵祯对着展白霖三个也做了刚才对包拯做的那个动作,那意思——这个也一锅端咯!为民除害!

    ……

    水上的事情开封府负责,水下的事情则是水月宫和方静肖负责。

    今天一大早,镜湖附近鸟的数量是平日的好几倍,鱼群都围着灵蝶宫打着转,衙门单独有一艘船,方静肖和卢月岚坐镇,船上有水月宫、陷空岛和水军的人。

    另外,欧阳少征还带了两艘船在远处停靠,大批的大内侍卫分散在观赛人群中,这些人是保护皇上的。

    一切准备妥当,时间也差不多了,一行人出现在了镜湖上的赛场边。

    船舱里,赵普跟展昭、白玉堂和霖夜火一起制定战术,甲板上,赵祯待着一群小孩儿玩的开心。

    船尾,妖王带着酱油组和魔宫几位老头老太正喝茶晒太阳。

    天尊从昨晚开始就很乖,一直在研究那枚茧,殷候说他他都没回嘴,搞得殷候还有些不习惯。

    连五爷都觉得好像是少了点什么,他师父怎么呆呆的?

    不过殷候和妖王都嘱咐天尊了,让他比赛结束前别拿那枚茧在玉堂眼前晃,一会儿影响他比赛就不好了。

    白家庄的船落位之后,停在了赛场的左侧。

    而正对着他们的,就是青龙队的船了。

    球场的前后方有两艘二层的大船,都改造成了看台,买到票的都早早的上了船,激动地等着比赛开始。

    青龙队那边,甲板上围着不少人。不愧是专业踢球的,船甲板上就有个小型的球场,两队人正练球呢,一队穿黑一队穿白,这些人除了队服,还都穿着软甲,分金银铜三色,估计就是这么区分金甲银甲之类的吧。

    邹良和龙乔广在船边观察了一会儿,两位将军都皱眉——踢个球还要穿个防刀剑的软甲,至于么?

    “暗器用多了怕误伤自己人?”广爷正研究,就听身后有人说话,“那软甲里藏了东西。”

    两位将军一回头,就见方静肖正站他俩身后。

    方静肖今天穿的黑色的官袍,看着还挺正经,就是肩膀上一块皮垫子上站着两只小胖鸟,看着就不是那么正经了。

    船头,煤球和雪球也都落了下来,最高处的桅杆上,还有几只没见过的巨大鹰隼,看起来相当的气派。

    “那种软甲,甲片之间藏着柳叶,可以作为暗器。”方静肖说。

    两位将军听了都不爽,“这么下作?”

    方静肖点头啊点头,边从袖子里掏出一个罐子,打开,捏出两条虫干喂肩膀上的糯米团和黑米团。

    正好船舱里展昭他们出来,龙乔广和邹良赶紧让他把手里的罐子盖上藏起来,一会儿叫白玉堂看见,连衣服带船都给你烧了。

    方静肖好笑地收了罐子,肩膀上的两只小胖鸟已经飞去展昭他们跟前叽叽喳喳了。

    龙乔广将方静肖说的情况告诉了三人,展昭还挺纳闷,问方静肖怎么知道的。

    方静肖指了指桅杆上站着的一只威风凛凛的老鹰,“全程监视。”

    五爷和赵普看着那只老鹰都挺眼馋,这才是“宠物”该有的姿态。两人顺便又看了一眼甲板上跟孩子们一起满地滚的小五,和水里还保持着跟天鹅学来的泳姿,在船边游来游去的幺幺……五爷忍不住反省了一下,也不知道是不是养的方法不对,看看人家的鹰,就是鹰的样子!再看看自家的龙和虎……感觉全部养成了猫。

    “那么水下的情况呢?”白玉堂问方静肖。

    “青龙队一来,就已经派人下水了,那边有穿着鲛皮的蛙人,现在还是在船一侧的水中待命,至于这些人下水是准备去灵蝶宫呢,还是一会儿比赛的时候下黑手对付你们呢,那就要等到时候看了。

    赵普听得直皱眉,“上边出黑招不够,竟然还有水下的?”

    方静肖一摊手,表示没准。

    展昭和白玉堂发现他今天似乎心情不错,就好奇问他是不是发现什么了。

    方静肖点了点头,“今早阿喜跟我说会有好事发生。”

    “阿喜是谁?”众人都纳闷,这人说了就准么?

    方静肖微微一笑,“衙门里树上那只大喜鹊。”

    众人都有些无语。

    方静肖指了指不远处的梅花赛场,“天上飞的水里游的我都交代好了,一会儿就看你们仨的发挥了,今天人多,可别输了哦。”

    展白霖三人都闭着眼睛一扭脸——怎么可能!

    又稍作准备,时辰就到了,赛场一侧的裁判船上鼓声大作,观赛的人群也喧哗了起来。

    随着一记铜锣声响。

    双方的队员都飞身跃上了梅花桩。

    两边队员一亮相,人群立刻就沸腾了。

    卢月岚作为商会请来的嘉宾,宣布随意队对青龙队的比赛开始。

    众人都往场上看,球网两边站的都是二十多岁的小伙子。

    青龙队那边穿着软甲,虽说是金银铜三色,但区别不大,看着挺整齐的队伍。

    三位队员,金甲身材健硕,十分的魁梧,皮肤黝黑,方脸吊梢眼,看起来有些凶恶。

    银甲身材矮小,皮肤灰白,还微微有些驼背,看起来挺不起眼的。

    铜甲浓眉阔口,身材比河盟队的钟鹿都庞大,跟座山似的,上了梅花桩,浮桥就凹下去了一大块。

    而对比球网这一侧的随意队,展白霖三个,身高体型都很接近,三人就穿的普通便装,红白蓝三色。

    观赛人群时不时传来尖叫声,都是夸随意队帅的,这仨往梅花桩上一站,谁还看球啊?!

    五爷就往岸上看了一眼,晕过去好几个。

    围观人群分成了两波,一波讨论球,一波讨论自己喜欢哪个类型的帅哥。

    这次执法球赛的裁判叫陈中,是梅花赛最有名的一个裁判。

    陈中到了网边的梅花桩上站住,拿出一枚铜板,让两边猜正反。

    展昭猜了个正,对面金甲猜了个反。

    陈中一抛铜板接住,给众人看,是反面。

    金甲还挺得意地对展昭挑了挑眉。

    后头,霖夜火小声跟白玉堂说,“诶,那个黑大个对你相好的抛媚眼!”

    五爷有些无语地看霖夜火,火凤一个劲对他使眼色——待会儿咱收拾他!

    “咳咳。”

    展昭猜完边回来,咳嗽了一声,瞧了一眼正“密谋”的两人。

    霖夜火和白玉堂接收到展昭一个眼神——你俩给我打起精神来!

    火凤笑眯眯跑去后边了。

    展白霖三人的站位是,展昭在网前居中,白玉堂在展昭后面略左,霖夜火在白玉堂后面略右,以他们的轻功,这样的站位就能覆盖全场。一旦跑起来,三人还会轮换位置,霖夜火和白玉堂尽量保持一左一右一前一后,展昭的活动空间比较大,可以全场飞。

    金甲一甩手,将球丢给了银甲。

    看来是银甲负责接球。

    船上,赵祯和妖王一起扒着船栏杆看球,身后,邹良问古明月,“那个银甲身材矮小,他有什么特长么?”

    古明月说,“此人外号叫贴地蛇,速度很快,他的发球杀伤力很大。”

    “怎么个**?”广爷纳闷,看着就是普通的发球姿势么……

    正问,就见赭影手里拿着一份卷宗跳了下来,刷刷翻了几篇,说,“此人发球可能有诈,因为之前有不少人因为接他的球受伤了,甚至有断手断脚的情况。”

    众人都皱眉……什么发球这么狠?

    随着陈中点燃香炉里计时用的香,比赛正式开始。

    只银甲手腕子轻轻转了两下,抛了几下球,随后一抬手……那颗球朝着前面就抛了出去。

    众人都一愣……发球都是朝上跑,这哥们儿怎么朝前?

    正纳闷,就见银甲身子一弓,就弹了出去,他冲向那颗球的时候,双眼就瞄向了站在球场最后面的霖夜火,嘴里还嘀咕了一句,“先拿你开刀!”

    而一旁观战的船上,一直注视着银甲动作的邹良微微皱眉——这人手里好像藏着什么东西……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