咿呀小说
会员书架
首页 >其他类型 >龙图案卷集续 > 168、168 害人之心

168、168 害人之心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吃过了早饭, 妖王带着酱油组就出门,说要去抓巨人。

    展昭和白玉堂自然不会就放他们仨单独去,别一会儿巨人没抓到, 把人会稽山给整塌了。

    霖夜火和邹良属于目击者, 当然也乐呵呵跟着去带路。

    赵普和赵祯自然也是感兴趣的, 可惜不准靠近山林。

    龙乔广不在, 邹良又要跟着进山,欧阳一个人“势单力薄”根本拽不住赵普,再加上个唯恐天下不乱的赵祯,最后只能找公孙求救。

    公孙说要带孩子们上街买点东西,让赵普陪着一块儿去。

    九王爷通常谁说什么都不好使,但公孙只需要一句话。

    果然, 赵普对巨人没兴趣了 ,问公孙去买啥?

    公孙对他眨眨眼, 小小使了个眼色。

    赵普心领神会——书呆要去搞事情!

    赵普被公孙引走了,剩下赵祯一个, 南宫和欧阳就好对付他了。

    最后,众人兵分两路, 一组进山, 一组上街。

    ……

    会稽山下,展昭他们来到了昨夜霖夜火和邹良避雨的那个茶棚。

    尽管此时是大清早,而且天气也是晴空万里,但不知道是不是没有行人的缘故,官道附近莫名就显出一阵荒凉来。

    展昭仰着脸看了看山间的密林, 又侧耳听了听,就觉得四周围静的离奇。

    霖夜火记路是最拿手了,带着众人上山。

    五爷辛苦点, 一边要看着展昭一边要看着天尊,这俩走着走着就喜欢往岔路拐……

    很快,众人到达了半山腰。

    霖夜火指着一侧,说,“那边那个坑,就是那七个村名被困的地方。”又指了指山顶,“巨人出现在那个地方。”

    邹良也点点头。

    众人先就近去了一趟坑边观察。

    这个坑不深,但挺大,坑的一侧有一棵断树,横躺着。

    五爷看着这棵断树,发现并不是一棵自然倒塌的枯树,而是被折断,树干还比较新鲜,断口并不是平整的切口,而是凹凸不平的……表示这棵树并不是被用斧锯之类的工具砍断的,是被人一掌劈断,或者强风吹断。

    妖王盯着那个坑研究了起来,这看着不是个自然形成的坑,地下的土很新,两边有挖过的痕迹,应该才挖出来没多久。

    众人也都同意,坑边还堆着不少土……

    这时,展昭发现了不同寻常的地方,蹲在树杆旁看了一会儿,拽了拽就在他身旁的殷候,“外公,看呀!”

    殷候顺着展昭手指的方向看……

    展昭让殷候看的是树的另一端。

    这棵树树冠也没有了,树梢的枝叶差不多都折断了,而光秃秃的树杆前端有不少泥土,跟坑里的泥土感觉一样。

    再仔细看的话,会发现坑里有很多折断的树杈。

    众人研究了一会儿,得出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结论——这个大坑,是用这根树杆挖出来的,挖完之后就将树杆丢在了一旁。

    那么问题就来了,这不是折了一根树杈来挖坑,而是折了一根树杆来挖坑。

    在场诸位高手彼此看了看——折断一棵树可能不难,但要抱起那么粗一根杆子来挖坑那就有些扯了。

    相比起众人一脸疑惑,妖王则是一脸的兴奋,拍拍手,“果然有巨人!”

    说完,就往山上跑了。

    天尊和殷候无奈地跟他上山,霖夜火跑在前面带路。

    展昭也要跟着走,白玉堂突然拉了他一把。

    展昭回头。

    就见五爷指了指右前方的地面。

    展昭望过去,就见那是一片林间的空地,长了不少青苔,就在这湿润的地面上,有一个清晰的脚印子。

    这脚印之大,只有站在高处才能分辨出来,走近了看根本联想不到那是个脚印。

    展昭一纵身跳上了旁边的一棵大树,低头看……就见有一串巨大的脚印,往山上的方向延伸。

    霖夜火带着妖王他们到了山顶。

    往下眺望是一个山谷,那一侧是山的向阳面,与官道一侧的阴面不同,这边灌木郁郁葱葱,繁花盛开,还有一些小动物。

    展昭和白玉堂也到了,他俩是从另一侧到的,追着脚印上来的。

    看到脚印,连殷候和天尊都有点相信了——真有巨人?

    “真不是人假扮的么?”霖夜火问,“这么大一个,看着一丈多诶!而且还是鸟头!”

    脚印虽然到了这里就消失了,但是根据霖夜火和邹良昨天看到的,那巨人应该是下山了。

    妖王带着众人,顺着山谷的斜坡往下走,一直走到了山谷底。

    谷底有一条山涧,两边是浅滩,众人沿着石滩走了一段路,很快就又发现了脚印,立刻跟着脚印走了过去。

    一直走到山涧的尽头,眼前出现了一个很大的瀑布,脚印到这里就消失了。

    这瀑布四周围光秃秃的,下面有一个水潭,虽然瀑布不算高但气势磅礴,水声震天那么响,众人说话都听不清楚。

    考虑到那巨人的身高,跳下去应该也不是难事,所以众人索性也从瀑布上跳了下去,落到了水潭边。

    回头看,就发现在瀑布后面,竟然有一个巨大的山洞。

    霖夜火张大了嘴,拽着邹良说让他闻闻洞里有没有动物。

    邹良却摇头,昨晚他在山风之中的确闻到了一股大型动物的味道,但现在并没有,却闻到了一股难闻的味道。

    “难闻?”霖夜火好奇,“什么难闻?

    邹良有些嫌弃,说是屎尿的味道,没准附近有个大茅坑。

    霖夜火更不解了——谁在山里造个大茅坑?给谁用?

    “来都来了。”五爷示意了一下那个山洞——要不要进去看看?没准巨人就在里面呢?

    展昭也觉得有这个可能,考虑到那个巨人的大小,那拉出来的粑粑肯定也不是普通的尺寸,所以邹良才能闻到那种味道!

    展昭描述完,五爷瞬间就不想进去了。

    就在这时,妖王突然摆了摆手,指了指自己的耳朵,示意……有声音!

    几乎是同时,天尊和殷候分别望向了两个方向。

    天尊看得是山洞里,殷候则是回头看身后的树林。

    天尊指着那山洞,说,“里头好像有人。”

    殷候指着山林,说,“好像有人来了。”

    二老还一起补充了一句,“很多人!”

    展昭和白玉堂都皱眉,是山林里过来了好多人,还是前方那个水帘洞里有很多人?

    正这时,身后的林子里果然传来了喧哗之声。

    众人回头,就见林子里出现了很多人,展昭和白玉堂觉得这些人的穿着有些眼熟,直到有个人走出了林子。

    霖夜火和邹良对视了一眼。

    展昭不高不低地“哼”了一声。

    天尊和殷候都好奇——什么人?

    带着一大群人出来的,正是姜望楼。

    跟着姜望楼一起来的,还有附近几个村的村长,一些村民,另外还有衙门的捕快。

    那捕快跟展昭和白玉堂都认识,双方见面都吃了一惊。

    姜望楼好似是认识天尊的,过来给他行了个礼,显得特别有礼貌。

    天尊眨眨眼,还挺好奇,看看自家徒弟——这个小孩看起来蛮有规矩么,谁呀?

    展昭往天尊身旁一闪,给老爷子介绍,“这位就是姜望楼。”

    天尊、殷候和妖王一听,都仔细打量姜望楼——原来就是你啊?!

    姜望楼一脸的疑惑,问,“诸位为什么会在这里?”

    展昭也没提巨人的事儿,就说昨晚不是在林子里救出了七个村民么,根据村民描述的,他们来找找看有没有线索。

    姜望楼笑了笑,“那真是巧了。”

    展昭看那个捕快。

    捕快回答说,“今早姜公子到衙门说,他对会稽山地形比较熟悉,知道有个很隐蔽的山洞。如果山神宫掳走了数百江湖人,要藏匿起来又不被发现的话,就只能是这里。所以知府大人让那个我们带点人跟他一起来看看。”

    展昭问,“姜公子这么熟悉会稽山地形么?”

    姜望楼笑了笑,轻轻叹了口气,脸上还有些伤怀,“小时候经常跟我爹到山里来玩,所以记得。”

    金华府的人大多知道姜家上一代家主自尽的事情,好几个老人都拍拍姜望楼的肩膀,以示安慰。

    展昭也微笑点了点头,可此时展昭心里却已经有数——这厮铁定是个变态,有意无意老在玉堂面前杵他爹,也不知道什么居心。

    “就在那边。”

    这时,姜望楼示意衙役和村民们看那个山洞。

    众人都围到水潭边看,好些村民都生活在会稽山附近的,可都没来过这里,也是头一回知道有这么大个山洞。

    霖夜火还瞧见那蒋家村的村长了,问老头,“之前你们不是都不敢进山么,还说什么僵尸,怎么这次都敢进来了?”

    村长面露羞愧,“唉,也是我老糊涂了,相信什么山神,多亏小姜给我们解释了一下,说这都是那个山神宫的阴谋啊!”

    其他几个村长也都点头,说小姜的话我们都相信的,他就这里长大的不会骗我们的!

    霖夜火点了点头,往后推了两步,站到展昭身旁。

    邹良和白玉堂都在前面,霖夜火在展昭身边捂着嘴小声说,“那厮肯定有所图啊,而且可能是个变态。”

    展昭点头啊点头——自信点,把“可能”去掉!

    ……

    山洞是找到了,问题是要怎么过去。

    几个衙役也犯难了,那个山洞差不多就在山壁上,虽然不是很高,但不上不下的……还得回去弄个船,再架个□□,可瀑布水太大了,船怎么靠近山壁呢?要不然干脆去瀑布上面,搞个绳梯吊下来?但也会被水冲掉啊。

    几个村长和捕快们商量着怎么进洞,这时,姜望楼又说话了。

    “今日好运,白贤弟在这里,进那山洞应该不费吹灰之力。”姜望楼招呼白玉堂过去帮忙。

    展昭眼睛就眯起来了。

    天尊觉得不就是个小水潭么,那么费劲干嘛呢,就要上去帮忙。

    不过被五爷拦住了。

    身后殷候也拉了他一把,拽到了妖王身后,不让他出面。

    妖王饶有兴致地看着前方的姜望楼对着白玉堂招手,让他过去帮忙,又回头看了看。

    这会儿,展昭站在后边,看着姜望楼,身旁,一边是邹良一边是霖夜火。

    邹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退回来了。

    霖夜火正跟展昭嚼耳朵根,“你看你看!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吧!”

    邹良也在旁边帮腔,“我都看出来他有问题了!”

    说完,两人一起对展昭使眼色——上!挠他!

    展昭无语地推开两人,跟着白玉堂一起过去了。

    一众村民和捕快听了姜望楼的话,也不解——白玉堂能让他们进入那个山壁上的洞窟么?

    姜望楼对着白玉堂指了指水潭的水面。

    展昭问他,“姜公子这么肯定那些人就在山洞里?”

    姜望楼摇了摇头,“倒是也不能肯定,但觉得有很大可能!”

    “那不如我先进去看看。”展昭就要跃过水潭,进入那洞穴看看,但还没蹦起来就被白玉堂拉住了。

    展昭手动了动,看白玉堂——人摆明有诈!

    五爷示意他看洞口的方向。

    展昭望过去,就见鲛鲛已经站在洞口了,正对他们点头。

    展昭皱眉,看来玉堂已经让鲛鲛去看过了,那些失踪的江湖人,应该是真的在洞里。

    五爷拉住展昭之后,另一只手抬起,轻轻一拂袖……

    随着彻骨的寒意蔓延开,水潭表面以及瀑布开始冰封,那汹涌的瀑布瞬间形成了壮观的冰瀑布。

    在人群的惊呼声中,那洞窟周围全都冻上了,冰面在洞窟口还堆积了起来,形成了一个斜坡。

    姜望楼不住地赞叹,“天山派的功夫实果真名不虚传,这真是近神的能力啊!”

    后边,殷候瞧瞧天尊。

    就见天尊有些不解地问他,“老鬼,他明明在拍马屁为什么我听着这么不爽?”

    殷候则是摸了摸鼻子,挡着嘴低声说,“你不如说你徒弟明知道对方有诈也不提防着点。”

    天尊“哼”了一声,“都说了我家的是老实孩子。”

    “这不是老实。”

    身后,妖王走了上来,纠正道,“这叫坦荡。”

    说完,笑着点了点头,“小白堂,潇洒!”

    衙役们感慨完神奇,就跟姜望楼一起走上了冰面。

    冰面很厚,可五爷并不是透底冻的……冰面下还能看到有鱼群在游动。

    捕快带着人到了那个斜坡前,用匕首扎着冰面稍一用力就上去了

    几个捕快先进了山洞,随后很快有一个就跑了出来,“快,人都在里面!”

    一帮人赶紧顺着斜坡爬进山洞去救人,姜望楼的门下也都过去帮忙。

    展昭有些无奈地看看白玉堂——人摆明了想害你!

    五爷微微一摊手——好像是。

    展昭来气——那你还这么配合?

    白玉堂还挺无辜——那怎么办?见死不救么?鲛鲛刚刚去看了一眼,那些人看着只剩下半条命了。

    展昭抬头看了看,果然,就见被从山洞里背出来的那些江湖人,大多都是昏迷的状态。他们穿着一样的单薄布衣,身上被藤蔓捆着,嘴唇干裂,看着像好几天水米未进了。

    因为一直被关在洞里不能出来,所以三急也只能就地解决,的确有一股味道。

    众人都看看邹良——好鼻子!

    霖夜火观察了一下也摇头,“嚯,这帮人不是从丢了的那天开始,就一直被关在这洞里饿到现在吧?”

    展昭观察了下四周围的环境——这瀑布声音很响,此时被冻住了才能听清楚山洞里人们的喊声。如果是平时,被藏在这里,恐怕喊破了喉咙,附近的人也听不到,难怪搜山队没找到他们。

    虽说这些江湖人可气吧,但这也太惨了点,众人都上去帮忙。

    展昭给一个身体状况看起来稍微好一些的年轻人喂了点水,那人虽然虚弱,但是还能说话。

    展昭就问他发生了什么事。

    可那人只记得自己是进山来找山神的,之后他们看到了一个全身发着白光的人,意识就开始模糊,之后再清醒过来,就被困在山洞里,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展昭见他那么虚弱,也不敢对他用幻术,继续问他衣服是怎么回事。

    那年轻人想了想,说好像记得衣服是自己换上去的,但具体记不清楚了,像是在做梦一样……

    这边找到人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金华府内,姚霆渊亲自带着更多的衙役赶来了。

    经过清点,总共找到了三百二十五个失踪的江湖人,不幸的是,有十五个人已经过世了,剩下的也是冻饿多日,身体虚弱。

    说实话,今天如果不是白玉堂或者天尊正好在这儿,能把冰面冻上,让衙役们迅速地救出人,真要弄船搭□□地折腾一通,还不知道会再多死多少人。

    虽然人都找到了,但此事还是处处透着诡异,在场所有人都在讨论一个问题——把这些人抓起来的人,是怎么做到将那么多人关进山洞里的呢?莫非那帮人也有白玉堂这样的功夫?

    展昭听到几个人小声议论,心里就明白了——好你个姜望楼,是打的这个主意啊……

    此时,村民们都夸赞姜望楼,说还好他机灵啊,不然这些人估计都饿死了。

    姜望楼摆着手说自己没什么功劳,要谢得谢白贤弟他们,我们不来他们也已经到了。

    这回连邹良都笑了——好家伙!这位明着每一句都是好话,实则每句都藏着坏心眼子……

    见人都已经救回来了,霖夜火走到岸边一挥手……刺啦一道火光过去。

    再一次,在众人的惊呼声中,水面上的冰层全部融化,瀑布又奔流了起来,响声掩盖了人们交谈的声音。

    白玉堂看了看霖夜火。

    火凤拍了拍胸口,那意思——看!这下我也有嫌疑了,够意思吧?

    白玉堂有些想笑。

    邹良在一旁摇摇头——好的!这样明天传言估计就是他俩合谋都有嫌疑了。

    姜望楼过来跟众人道谢,一抬头,就见展昭正对着他笑呢,边笑边伸手一拍他肩膀,客客气气道,“唉,应该谢谢姜公子才对啊!”

    展昭拍到姜望楼的一瞬间,姜望楼忽然一愣,一抬头。

    就见展昭盯着他看了一眼,眼中似乎是有一丝了然。

    姜望楼有那么一瞬间不自在,不过还是很快又恢复了那张笑脸,跟众人告辞。

    姚霆渊带着村民和衙役们运送大量伤员回去医治。

    临走的时候,村民们都不敢看白玉堂和霖夜火,纷纷低着头赶紧走。

    天尊看着那些难掩内心惊恐,又带着一些隐隐敌意的村民们,就觉得这种眼神似曾相识。

    老爷子的目光不自觉地就跟随着走在前面的姜望楼,正看着,身旁殷候突然推了他一把。

    天尊回头。

    那回头的一瞬间,殷候就想起了小时候的天尊……那种不喜欢所有人的眼神……

    “啧。”殷候又推了他一下。

    天尊眨眨眼,妖王走过来伸手摸了摸两人的脑袋,“走了走了,回去了。”

    天尊眼神里那股淡淡的寒意才慢慢散去,又恢复如常了。

    众人跟着妖王一起回去。

    霖夜火和邹良都抱着胳膊走在展昭身旁,看着他的眼神像是在说——那变态针对你家小白堂啊!你就这么看着么?挠他啊!

    展昭无语地推开唯恐天下不乱的两人,跑去前面白玉堂身边。

    五爷就问他,“看见什么了?”

    展昭微微一笑,道,“人家要害你啊,你不担心啊?”

    五爷无所谓地一挑眉,“怕什么,你还能让他害了我?”

    展昭似乎觉得这话中听,微微一笑,肩膀一撞白玉堂的肩膀,“还真看到了点东西。“

    白玉堂等他说——看到什么了?

    “你是对的。”展昭凑到白玉堂耳边,低低的声音说,“他爹的确是他害死的。”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