咿呀小说
会员书架
首页 >其他类型 >龙图案卷集续 > 169、169 奇异症状

169、169 奇异症状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展昭他们在山里救出了大批失踪江湖人的同时, 公孙他们也没闲着。

    公孙先生今天一大早带着王爷皇上一起出了门,去作甚?先生要去抓骗子!

    公孙先生虽然嘴巴比较毒,但为人还是相当宽厚的, 对待病人尤其有耐心, 然而……是人总有个逆鳞, 先生很多事都能忍, 唯独一点绝不能忍,就是坑骗病人的假郎中。

    邪门歪道耍耍嘴皮子可能只是为了骗一点钱,而对于患者来说可能就是一条命,这在公孙看来无异于谋财害命,是要吃铡刀的罪过。

    昨天听小四子一说,公孙估计这几个骗子应该还在金华府。

    这种靠行医来骗人的, 多半都是放长线钓大鱼的套路,先将自己的名声传出去, 然后再一网打尽,卷了银子就换地方。昨天估计只是下饵, 而且还被小四子打断了,应该还会再来一次。

    赵普和赵祯两叔侄对着公孙都比较没辙, 赵普是因为“色令智昏”, 反正公孙说什么他都听。而赵祯则是因为爱才……公孙可是大才子,又是神医,朝中众臣对公孙医术的信任其实已经都超过了太医……这里头还包括太医们自己。

    行骗之人固然可恶,可金华府不小,上哪儿去找那几个骗子呢?

    公孙微微一笑, “这种骗子肯定不是金华府本地人,都是骗点钱换一个地方,他们骗钱的对象无外乎两种, 一种是有钱人,一种是穷人。”

    赵祯听着都新鲜,“还有这种说法?”

    公孙显然多年对付假郎中,很有点经验,“昨日那几个骗子为什么出现在玉堂楼呢?无论哪个骗子,如果知道那是白玉堂的买卖,还敢在那儿行骗么?当然是绕着走了!”

    赵普和赵祯都点头——言之有理啊。

    “可那几个人却堂而皇之去玉堂楼行骗,我估计他们根本没详细打听玉堂楼是什么地方,只是随便找本地人问了问,哪家买卖的主人最有钱。金华府自然是白家了,路人们可能都告诉他是玉堂楼,所以他们就去了。”公孙接着说,“这种叫蒙运气,如果有钱人家家中正好有患有难治顽疾的病人,家里下人看到他们演戏,必然会告诉主人,之后就可能会重金聘请他。那么他这一趟就骗这一家大户人家的钱了,这种路数就会比较轻松。”

    赵祯和赵普都头一回听说——原来如此。

    “但昨天被小四子打乱了,而且他们事后应该会打听一下玉堂楼,这种骗子是不敢骗江湖人的,因为可能被宰。”公孙道,“所以这一趟,他们轻松钱是挣不到了,只能赚麻烦钱。”

    “怎样的算赚麻烦钱?”赵祯听得津津有味。

    “赚麻烦钱,就是赚穷人的钱。”公孙说到此更生气了几分,“穷人没钱呀!可能会因为药材或者诊费太贵,而无法去大诊堂或者医馆救治,这个时候如果有一个收费不贵的神医出现,八成都会相信。但还是那句话,穷人没钱呀,一次能骗到的就少,所以需要一下子骗好多个,就比较麻烦。”

    赵祯听得直摇头,“那帮混账东西!”

    “所以要骗穷人,就要去病患比较集中的地方。”公孙说着,已经来到了金华府一家大的诊堂附近。

    赵普和赵祯身后,欧阳和南宫跟了一路了,南宫听得挺认真,欧阳边走边打哈欠。

    等到了诊堂门前一抬头,欧阳乐了,“嚯,那些骗子莫不是还敢在诊堂门口骗人?不怕被打死么?

    公孙微微一笑,摆了摆手,四外寻了寻,找到了附近的一家酒楼,径直走了过去。

    跟来瞧热闹的良辰美三个都围着小四子问——先生去哪儿啊?吃饭去么?

    小四子说他爹爹问路去了。

    赵普略无奈地蹲下问小四子,“你爹看着不是头一回那么干了吧?”

    小四子直乐,说他爹爹抓过的假郎中如果都放在一块儿,开封府的地牢可能都不够用。

    赵普望天——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管得倒是还挺多。

    赵祯抱着胳膊赞叹——先生人才啊!人才!

    公孙去酒楼,找到一个伙计只问了一个问题——这附近,哪儿的庙比较灵验。

    伙计一听,就指着不远处一条街,说,“顺着那条街一直走,前面有座华佗庙。”

    公孙对众人一指那座华佗庙,示意——那边!

    赵祯和赵普对视了一眼,跟着公孙一块儿走。

    到了华佗庙,公孙又找了找,发现一间小茶楼,就上去二楼,要了个靠窗的位子,坐下喝茶。

    小四子站在窗边,望着下面来往的行人。

    众人一杯茶还没喝完,小四子就回头拽公孙,“爹爹!那个人!”

    公孙往窗外一望,就见小四子正指着楼下一个穿着青色长衫的年轻人。

    小良子他们也认出来了,都说是昨天那个董庄主的随从之一。

    赵普和赵祯都惊讶——还真找见了!厉害!

    那随从此时正跟一对老夫妻说着什么,之后就带着他们往前走,拐进了一个巷子。

    公孙站起来就一拽赵普,一伸手,那意思——抱!

    赵普一惊,不过手比脑子要快,赶紧搂住腰。

    公孙指了指楼下——赶紧跳下去追!

    赵普搂着公孙纵身一跃就下去了。

    小良子抱起小四子也下去了,紧随其后的是唐落梅沈元辰,还有赵祯和南宫。

    欧阳端着茶杯,看着突然空了的桌子,有些无语。

    旁边的伙计比较警惕地盯着他,那眼神——你要是也跳那你们就是吃霸王餐……不对,喝霸王茶的人!

    欧阳摇摇头,伸手拿出一锭银子赏给那伙计,边问他,“那巷子里是来了个什么神医么?”

    伙计收了银子眉开眼笑,一听欧阳问,就说,“是来了个,好像是什么董庄主,月明还是明月什么山庄的庄主,说是能治百病,今天一大早好些人去找他了。”

    欧阳心说——还真是逮个正着!

    ……

    欧阳起身下楼,刚到门口,就见街那边来了一群人,穿着和刚才那个随从差不多的衣服,也是青色的长衫,为首一个女子,年龄大概二十出头,打扮的很考究,手中还拿着剑,就是脸上杀气腾腾的。

    欧阳站在茶楼门口,正判断这帮人跟刚才那个月明山庄的随从是不是一伙的,那女子也回头,看到欧阳正看着她们。

    那女子快步走了过来,问欧阳,“公子可是见过与我们穿着相似的人?”

    欧阳伸手一指对面那条巷子。

    那女子一转身,拿着剑带着手下就冲进巷子里了。

    欧阳歪了歪头,觉得应该是会有好戏看,就也跟了进去。

    巷子里有一户宅院,门口还排了不少人,大多是老人家。

    赵普和公孙他们刚才走到了队伍的前面,就见院门关着,门口有一个随从守着。

    那随从看到公孙他们过来,觉得这几人不像是普通看病的,低头一看,认出了小四子。

    那随从看到小四子就知道不妙了,对着后边的人喊,“今天庄主不看诊了,都回去吧,明日请早。”

    说完,就要进屋锁门。

    可他哪儿有赵普动作快啊,九王爷伸手一推那扇门……门就飞起来了。

    而此时院子里,那位庄主正在“看病”呢。

    只见一个老人坐在一张椅子上,身旁是一位老太太,正焦急地看着。

    而那位董庄主,正在对着那老头儿的脑门“发功”呢。

    毕竟做贼心虚,“董庄主”一看到有人闯进来,特别是走在前面的赵普,吓得转身就跑。

    公孙和小四子父子俩同时晚了挽袖子,可还没等众人发话,身后“哗啦啦”闯进一帮人来,正是刚才让欧阳帮忙指路的人。

    欧阳少征也跟在后边进来了,就见那一群妹子冲进来就追着那个“董庄主”,为首那个拽住董庄主头发一脚踹地上了,随后一把拽着脖领子拎起来左右开弓就扇巴掌,另外两个随从也被按着就打。

    公孙和小四子挽起来的袖子都放下了,小四子还躲到了小良子身后。

    赵祯摇着扇子看着一群姑娘揍仨大老爷们,那个凶残啊……而且他们还都穿着一个款式的衣服。

    没一会儿,三人被揍得鼻青脸肿跪地求饶。

    为首那女子对门口受了惊的病人们喊道,“各位乡亲,这三个人根本不是我月明山庄的,这老头更不是我家庄主!这三人冒充我家庄主坑蒙拐骗,毁我山庄声誉,各位千万不要上当受骗!”

    病人们一听竟然是骗子,也都骂骂咧咧地往外走。

    月明山庄的弟子们拽着三人,就要押送衙门。

    这一切来的太快,公孙他们目瞪口呆地看着一切发生,等明白过来,人都已经出了院子了。

    这院子似乎还是借的华佗庙的后院,有几个庙里的僧人吓得躲在禅堂都不敢出来,还以为来了土匪了。

    赵普看了看公孙。

    这时,刚才那领头的女子突然回来了。

    小四子赶紧躲到了小良子另一边,赵普看看公孙。

    公孙也默默躲到他另一边。

    赵普无奈看他——知道怕了吧?打假就该有这种气势!

    南宫也看了看赵祯。

    皇上一挺胸——朕才不躲!

    南宫无奈,伸手把他拽到自己身后。

    “几位也是来看病的么?”那女子问。

    没等众人回答,那女子接着说,“我家庄主就住在天苑客栈,虽说与这几个骗子无关,但也给各位添麻烦了。如果你们有什么疑难杂症,可以去找我家庄主问诊,庄主会免费为你们看病的!”

    众人彼此看了看。

    公孙此时对月明山庄的看法已经大反转了,原来那几个骗子是冒充的……再一想,这位庄主愿意免费为受骗的病人治病,可见有一颗仁爱之心。

    公孙点了点头,觉得不错,心情也好了不少。

    众人从巷子里走了出来,就见月明山庄的人正跟几位老人家说可以免费为他们医治的事情,估计是老人家耳朵不好,所以有几个丫头说的特别大声。

    公孙他们也没在意,觉得事情到此也算是平息了,虽然意料之外,但结果令人满意。

    可几人正准备往回走,走在后头的公孙就听到一个丫头在跟路人说,“我家庄主使用的乃是祝由之术,那是真正的秘术,简单的病我们庄主平时都是懒得治的,只有特别难治的病他才会出手。那是肯定药到病除的,而且治疗全程无需服药!没有痛苦!”

    公孙往回走的脚步就停住了。

    赵普回头,就见公孙站在后边,看着那几个月明山庄的弟子。

    “怎么了?”赵普退回去,拽了拽公孙的袖子,“展昭他们不知道抓到巨人没有。”

    公孙却没搭话,站在那里发呆。

    赵普见他没反应,低头,看了看同样跑回来拉自家爹爹一起走的小四子。

    小四子也不解——爹爹怎么了?

    “咳咳。”

    赵普咳嗽了一声。

    公孙终于回过神来了,四外找,边问,“赭影呢?”

    赵普伸手打了个响指,赭影就来了。

    公孙问他昨夜打听到多少关于月明山庄的消息。

    赭影说这月明山庄的庄主是行医的,整个门派就是用巫医禁术的。

    赵普皱眉,“所以他们的确是巫医?”

    赭影点头,“董月明的名气很大,传的神乎其神的,说他有通天之能,通过卜卦问道、祈祷冥想、咒符吟诵,能治疗所有疾病。是精通祝由之术的大师。”

    九王爷还挺纳闷,“猪油之术?郎中还是厨子啊?”

    公孙眉头就皱起来了,自言自语道,“也许……刚才那几个骗子根本不算什么。”

    众人都看公孙。

    “那个月明山庄,才是真正的大骗子。”公孙说完,拽着赵普就走,“咱们跟着他们,我想见见那个真的董庄主。”

    赵普跟着公孙就走,一群小孩儿尾巴一样跟在后面。

    赵祯看着有些好笑,跟南宫说,“朕从来没见过九叔这么听话的。”

    南宫也点头,从小到大,赵普一旦有点什么想法,几头牛都拉不回来,通常都是边关几兄弟一起上。

    如今只要公孙轻轻一句话,都不带回头的。

    欧阳在后边嘀咕了一句,“要是我家小桃花跟我讲我也不回头。”

    听到了的赵祯和南宫都回头,“所以你家桃花究竟在哪儿啊?”

    欧阳叹了口气——谁知道呢。

    ……

    公孙他们跟了一路,说来也巧,月明山庄的弟子们先到了衙门,为的就是把那几个骗子交给衙役然后报官。

    可此时衙门里乱作一团,根本没人顾得上他们。

    原来那些江湖人都已经被抬来了。

    展昭打老远就看到赵普他们了,赶紧跑过来,拉着公孙就去帮忙医治。

    姚霆渊命衙役去将金华府的所有郎中都请来。

    公孙查看几个重病的情况,给开药救治,小四子也要去帮忙,不过衙门里乱成一团,公孙让赵普把孩子先抱出去,别一会儿碰着。

    赵普把小四子抱出去之后习惯性地交给了白玉堂,自己则回去看着公孙。

    五爷和小四子对视了一眼。

    小四子笑眯眯看白玉堂。

    五爷有阵子没抱团子了,还掂了掂分量。

    小四子眼睛就眯起来了。

    五爷非常严肃地来了一句,“轻了!”

    果然,团子立刻阴转晴。

    白玉堂也笑了——已经摸索出对付团子的方法了。

    白玉堂这边正跟小四子对着笑,就听身旁有人说话,“贤弟。”

    五爷看了一眼,又是姜望楼。

    姜望楼的门下都在帮助郎中救治伤患,他自己走了过来,问白玉堂,小四子是亲戚家的孩子么?

    五爷淡淡示意了一下前面的公孙,说,“朋友家的。”

    姜望楼对小四子拍拍手,像是想抱抱。

    小四子搂住五爷的脖子躲起来,看着还挺怕生。

    白玉堂对着姜望楼示意了一下后边。

    姜望楼回头,就见远处又来了不少人。

    就听到人群中有人喊,“月明山庄庄主来了。”

    姜望楼笑了笑,就走了过去。

    五爷见一群人簇拥着一个人走来,就问还趴自己肩膀上的小四子,“你们不是打假去了么?没成功?”

    小四子回头看了一眼,跟白玉堂说,昨天那几个人是假扮的呢。

    五爷点了点头。

    小四子又盯着前方姜望楼的背影看了一会儿,凑过去,双手捂着白玉堂的耳朵叽叽咕咕讲了几句。

    白玉堂有些吃惊,“真的?”

    “嗯!”小四子点头啊点头。

    一大一小正聊着,展昭跑了过来。

    白玉堂问,“怎么样?”

    “命是都保住了。”展昭叹了口气,“不过都邪了门了,一个有记忆的都没有!”

    “全部都失忆了么?”小四子觉得不可思议,“怎么会这样子?”

    展昭也不知道,“你爹刚才给一个人治了一下,那人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还说头疼。”

    小四子摸着下巴,“头疼?”

    前方,人群又骚乱了起来,就听有人高声喊,让庄主进去,庄主可以治疗他们的失忆之症。

    白玉堂和展昭都回头看,小四子拍了拍五爷的手,像是要下去。

    五爷把他放到地上,他就跑到前边,和小良子一起手拉手,跑到了公孙身旁。

    此时,公孙和赵普一起站在门口,看着那位被人簇拥着走进来的月明山庄庄主。

    展昭还是有点怀疑,“那个庄主靠不靠谱的啊?跟姜望楼好像认识……”

    白玉堂这会儿低着头,似乎是在看地面。

    展昭不解,也低头看。

    五爷问他公孙给他的那种油纸袋子带了么?

    展昭拿了一个出来递给他。

    五爷伸手一拍霖夜火,跟他要了根发卡,蹲下,将地面上一点白色的粉末,刮进了油纸包里。

    白玉堂的举动引起了展昭和霖夜火的好奇,两人都不解地问站起来收好了纸包的白玉堂,“什么情况?”

    五爷低声说,“小四子刚才说,姜望楼身上有药材味道。”

    “药材?”展昭和霖夜火对视了一眼,“什么药材?”

    “之前那山神出现的时候,你不是从林子里弄了点白色的粉末回来么?”白玉堂问展昭。

    展昭点头,“公孙说里头有磷。”

    “小四子说,姜望楼身上有点那个粉末的味道。”五爷轻轻晃了晃手里的袋子,“刚才姜望楼在这里站了会儿,转身走的时候,我让鲛鲛拍了一下他衣摆。”

    “哦……”展昭和霖夜火都凑过去看那个袋子,“机灵!”

    正聊着,就听到前方一阵骚动,随后人群就开始欢呼鼓掌。

    都是在说“董庄主乃神人,简直是神仙下凡。”

    展昭他们都在人群外面,没太搞明白。

    见沈元辰和唐落梅钻了出来,霖夜火就伸手把俩小孩儿拽过来,问他们怎么回事。

    俩小孩说,刚才那个董庄主跟掐诀念咒似的吟诵了一段,然后又摆了几个姿势,画了一张符烧掉,那群失忆的人就都想起来了,说他们是看见了山神,之后就被控制了,手脚不听使唤。这时有很多山神宫的弟子走出来,捧着衣服让他们换,并且蒙上了他们的眼睛。他们被推搡着一直走一直走,最后被推进了山洞里,那些山神宫的弟子说要拿他们祭天。

    这几百个伤者的叙述都差不多,都说自己是走进洞里的,可问他们隔着瀑布和水潭是怎么走进去的,他们都说蒙着眼,感觉就是走的平地,不记得有水。

    霖夜火拍了拍白玉堂,“估计没几天屎盆子就要扣到你头上了。”

    五爷嫌弃——打比方打干净点么……

    不同与这几人的淡定,人群中围观了一路的公孙可是不淡定了,他伸手拽了拽赵普。

    赵普低头。

    公孙小声在他耳边说,“帮我偷几个人回去!”

    赵普微微一愣,“偷人?”

    公孙点点头,指了指那个刚才自己医治过,现在还在说头痛的病人,还有另外几个身强体壮的,“我怀疑里头有什么把戏!”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