咿呀小说
会员书架
首页 >其他类型 >龙图案卷集续 > 172、172 怪癖

172、172 怪癖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会稽山外的官道上, 妖王带着酱油组还有霖夜火和邹良,一起走到了茶棚附近。

    刚在茶棚歇了一会儿,妖王拿出图纸, 想找一下进山的方位, 就听到远处传来一声吼, “什么人?!”

    众人扭脸往官道一侧瞧了瞧, 就见几个带着兵刃的江湖人正朝他们走了过来,脸上凶神恶煞的。

    “我们掌门有命,任何人不得靠近会稽山!”

    那几个江湖人边说边挥手,似乎是驱赶众人。

    妖王却好像完全没注意到那几个江湖人,他让天尊帮忙拿着图纸,自己掐着手指, 嘴里嘀咕咕着一串数字,像是在心算什么。算完又仰着脸数了树山上的树, 又选了选方位,边让殷候帮忙记住几组数字。

    殷候和天尊则好似很习惯妖王这种举动, 他让干嘛就干嘛。

    那几个江湖人见喊了这边人都没动静,就又大声呵斥了几句, 让众人赶紧离开。

    霖夜火和邹良看了一眼几个走过来的江湖人。

    这几人穿着一样的黑色衣服, 腰间束着一条绣着金色凤纹的腰带。

    妖王终于是算完了,指了一个方位,说,“西面第三个路口。”说完,就带着酱油组往山里走。

    “唉!”

    那几个江湖人见三人根本没搭理他们, 直接就进山了,也急了,就要过来阻拦。

    但还没跑到跟前, 就已经被霖夜火和邹良挡住了去路。

    两人身后,妖王他们三个已经进了山,不一会儿就消失不见了。

    几个江湖人看着是想追,可邹良往他们眼前一站,看着比他们几个更吓人。

    “我们掌门有命……”

    邹良看了他们一样,“你们掌门算哪根葱?”

    霖夜火抱着胳膊站在一旁,点头啊点头,就是!

    “我们掌门是秋枫园主奎枫!”其中一个江湖人说道,“最近进会稽山不安全,所以掌门安排我们在此处把守,闲杂人等一律不准进山……”

    话没说完,邹良白了几人一眼。

    吓得几人往后退了一步,这位看着有些不好惹。

    霖夜火抬起一只胳膊靠着邹良的肩膀,边对三人摆了摆手,“这会稽山又不是你们家后院,我们爱进不进,有你们什么事儿?”

    几个秋枫园门下彼此看了看,最后问霖夜火和邹良是什么人。

    不问还好,一问,霖夜火嘴角就挑起来了,似乎是正中下怀。只见他一甩那头艳丽的红色长发,清了清嗓子,开口说道,“我乃武林第一的美人,天下第一的帅哥,西域有城开封有房的火凤堂主,霖夜火!”

    火凤一句话说完,对面几个都愣住了,神情复杂地盯着他看着,似乎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而身旁,邹良就觉得脸上有点烫。左将军自问脸皮已经不算薄的了,但这会儿最好还是找找哪里有条缝,他可以钻进去一下……

    秋枫园那几个门下愣了良久,转过脸看邹良——那你呢?

    霖夜火伸手摸了摸邹良的头,替他说,“这是我家哑巴。”

    秋枫园弟子们眨眨眼,有些怀疑地看邹良,“哑巴?你刚才分明讲话了……”

    邹良瞪了他们一眼,“说了是哑巴!”

    那几个秋枫园的门下被邹良这一眼吓得转身就跑,看跑的方向,估计是回城搬救兵去了。

    “哼哼哼。”霖夜火似乎心情不错,跑去茶棚坐着等。

    邹良跟着霖也走进茶棚,问他,“不进山了?”

    霖夜火一摊手,这会儿几位老爷子早不知道去哪儿了,进山也不一定找得到。”

    邹良回头看了看山里,似乎还是有点想进去。

    霖夜火笑了笑,伸手拍拍身旁的凳子,让他坐下。

    邹良过去坐下。

    霖夜火道,“估计一会儿还得来人,咱们替老爷子守着进山的路,省得一会儿出什么幺蛾子。”

    “那巨人呢?”邹良问。

    “等妖王找到了那神庙让他再带我们进去不就行了。”霖夜火说着,伸手拿出个桔子给邹良。

    邹良接了桔子,边剥边看霖夜火——哪儿来的桔子?

    火凤一笑,“白府一个丫头给的。”

    邹良心说你还挺受欢迎啊,怎么没人给我桔子……边想,边剥了一瓤塞嘴里,刚咬了一口,整张脸都皱起来了,那个酸……

    “哈哈哈!”看到邹良的表情,霖夜火乐得直拍手。

    这桔子其实是他今早在院子里一棵桔子树上摘下来的,看到他摘桔子的一个小丫鬟还提醒他,说这棵树上结的桔子巨酸。

    邹良拿手里剩下的酸桔子丢霖夜火。

    霖夜火接住了桔子又丢他,两人就跟俩小孩儿似的,在茶棚里闹了起来。

    ……

    另一边,城里,正在盯梢的赵普他们就见月明山庄所住的客栈门口突然来了很多人,都拿着兵刃,姜望楼也来了。

    姜望楼和两个年轻人一起走进了客栈,不一会儿,月明山庄的门下也出来了好些人,董月明跟姜望楼他们一起走了出来,似乎正商量什么事情。

    说起这个月明山庄的庄主董月明,虽然传的挺神,但看着还不如之前那个假冒的能唬住人。真正的董月明就是个特别不起眼的中年人,微微还有些发福。

    这时,赭影回来了。

    赵普问他,那帮江湖人什么情况。

    赭影说,跟姜望楼一起来的那两兄弟就是秋枫园的掌门,奎秋和奎枫,穿一身黑那个是奎秋,一身红那个是奎枫。

    听到赭影这么一说,几人还都八卦地仔细看了看那个奎枫——这就是自称江湖第一美男子那位?

    看清楚之后,小良子不以为然地一撇嘴,“切!跟火鸡比起来差远了!”

    唐落梅和沈元辰都赞同地点头——的确是差远了!

    小良子就有些嫌弃,“要臭屁要自恋,那起码也要有火鸡一半好看才行吧。”

    公孙笑着摸了摸小良子的脑袋,虽然天天斗嘴,但小良子打心里还是向着霖夜火的。

    三大门派的掌门在门口又说了几句之后,就带着人一起走了。

    赵祯好奇,问赭影这帮人去哪儿。

    赭影说,刚才好像听到他们说又有人失踪了,怀疑是被山神宫掳走了,所以准备去会稽山找山神宫要人。

    赵普皱眉,“有人丢了怎么不报官?找这些江湖人有什么用?”

    “丢的应该不是附近的村民,现在本地人都不敢靠近会稽山。”赭影摇了摇头,“三大门派还像派了不少人在山外蹲点,阻止人们进山。”

    赵普不满,“真要守山那也是衙门的事情,他们这帮江湖人算老几啊,轮得到他们不让人进山?”

    赵祯也点头——就是!

    “人是不是真的丢了谁知道,没准又是在演戏。”公孙对这几个门派一点都不信任。

    “妖王他们现在应该在山里吧?”南宫提醒了一句。

    众人都有些心疼那帮江湖人,这要是被天尊殷候撞见,估计一顿打逃不掉。

    “不知道巨人找到了没有。”赵普和赵祯两叔侄还是很惦记巨人,只不过两人都不被允许靠近会稽山。

    眼看着一帮江湖人都走了,赵祯和赵普都想跟去会稽山瞧瞧,不过在这之前,公孙戳了戳赵普。

    赵普看他。

    公孙指了指客栈,小声说,“我想进去董月明的房里看看。”

    众人对视了一眼……公孙是不是想去找找有没有无事散?

    赵普自然是答应的,带着公孙就下楼了,影卫们去帮二人打掩护。

    赵祯和欧阳则是带着孩子们继续在客栈等。

    过了一会儿,又有两个影卫回来了,说刚才秋枫园几个弟子跑了回来,正好跟赶去会稽山的那些人遇到了,好似在山脚下,秋枫园的人跟霖夜火发生了冲突,三个门派说要去找火凤讨说法。

    三个小孩儿一听都搓手——嚯!那不是冤家路窄了么!

    赵祯那个急啊,就想赵普和公孙赶紧回来,他们好赶去看热闹!

    而潜入客栈的公孙和赵普,此时也顺利地进入了董月明的房间。

    赵普关上房门,站在门口听外头的动静,公孙在屋里四处查看。

    乍一看,董月明的房间里没什么特别的,就是普通的客栈住房,桌上摆放着一叠纸符。

    公孙打开衣柜看了看,又查看了董月明的床铺,结果什么都没发现。

    最后,公孙若有所思地站在衣柜前,看着柜子里三套一模一样的衣服,皱起了眉,“奇怪。”

    “怎么了?”赵普过来公孙身边,也看柜子里的衣服。

    公孙手轻轻敲着下巴,小声嘀咕,“竟然有人行礼比你还少。”

    赵普笑了笑,伸手搂着公孙问,“你这是夸我?”

    公孙指着衣柜,“有问题!”

    赵普想了想,“可能他觉得这套衣服比较好看吧……各人习惯各不同么。”

    “不止衣服,这整个房间都不对经!董月明毕竟是个巫医,但房间里一本书一点药都没有,这不正常啊!”公孙摇头连连,“还有桌上那些符咒,都是现成写好的!桌上连文房四宝都没有,感觉符咒都不是他自己写的。”

    赵普想了想,倒也是,公孙房间里到处都是书,瓶瓶罐罐还有各种药方之类的,虽然他家书呆水平肯定比那个董明月高不知道多少,但这间房间看着的确是过分简单了。

    公孙想到这里,伸手拿起柜子里衣服的袖子,低头闻了闻,又跑去桌边闻了闻。

    赵普看着公孙左闻闻右闻闻,最后,公孙拽拽赵普,“我怀疑……”

    只是公孙话没说完,赵普突然搂住他一闪身,躲到了屏风后面。

    两人躲在了屏风后的一个角落里,公孙赶忙听外边的动静,以为有人来了,可等了一会儿,没见人进来,就有些不解地看看赵普。

    一抬头,只见赵普正盯着他笑。

    公孙推了他一把。

    九王爷也没撒手,就笑眯眯问他怀疑什么。

    公孙小声说,“我怀疑这董月明是个骗子!”

    赵普眨眨眼——摆明了是个骗子啊。

    “不是。”公孙认真说,“我怀疑他不是董月明!”

    赵普皱眉——又是个假的?

    公孙说完就要从屏风后出来,谁知赵普又一把把他拉回去了。

    公孙瞪赵普——还闹!

    赵普这回却没笑,轻轻捂着他嘴让他别出声。

    几乎是同时,门外传来了脚步声。

    不一会儿,房门被推开。

    公孙也不敢动了,乖乖躲赵普怀里。

    门打开,一个丫鬟模样的人走进来,将手里捧着的一些东西放到了桌上。

    东西放下之后,丫鬟就出去了,随手关上了门。

    等门口的脚步声走远,赵普和公孙对视了一眼,忙走出来,看桌上的东西。

    就见桌上是一套洗好的衣服,跟衣柜里挂着的那三套一样的。

    公孙不解地拿着衣服看赵普——又是一套一样的诶!

    九王爷也哭笑不得——估计这个董月明,对衣服有某种特殊癖好吧……

    公孙翻了翻那件衣服,突然像是发现了什么,拿起来闻了闻。

    随后将衣服打开,平铺在桌上,公孙从腰包里拿出了一小瓶药水,打开,用手指沾了些,点在了衣服胸口的位置。

    药水本来是透明的,但是点在衣服上之后,变成了蓝色。

    赵普有些不解。

    很快,蓝色就消失了。

    公孙让赵普捏住衣服的两只袖子,将衣服展开,随后撒了点药水在手里,将药水弹在衣服上。

    药水散落在衣服的前襟,都变成了蓝色……不一会儿又消失了。

    赵普没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公孙迅速收了衣服折好放回原处,拉着赵普说可以走了。

    赵普带着公孙从窗户出去,上了屋顶,离开客栈回到了酒楼,和已经等得着急了的赵祯他们会合,一起赶去会稽山了。

    路上,赵普问公孙刚才什么情况。

    公孙说,“那种药水遇血会变蓝。”

    赵普皱眉,“所以那件衣服胸前全是血么?”

    公孙点头,“虽然洗掉了但还是能闻到血腥味,而且衣服上并没有破损,所以这么沾满血只有两种可能。一种,血是穿衣服的人自己的,可能是被人割破了喉咙,才会导致血流得衣领和前胸到处都是。第二种,血是别人的,穿衣服的人正面捅了某个人一刀,然后被血喷了一身。”

    “这衣服是洗好了放到董月明房间里的,既然他活的好好的,那就表示血是别人的?”赵普问。

    公孙点点头,“我也这么想。”

    赵普就有些无语——这董明月什么毛病,一身血的衣服烧了不就行了么,还洗干净了接着穿?而且全部都是一样的衣服……对这个款式这么执着的么?

    一旁听了一路的赵祯也点头,“就是,一件普通衣服而已么,又不是朕的龙袍!”

    听到这句,赵普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看眼赵祯——龙袍……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