咿呀小说
会员书架
首页 >其他类型 >龙图案卷集续 > 179、179 面具

179、179 面具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众人调查姜家老宅, 在姜老爷子的房间里找到了不明来历的符咒和一份地图之后,又来到了姜望楼以前居住的房间。

    姜望楼所住的宅子离姜老爷子的并不远,与老爷子房间里略显凌乱的情况不同, 姜望楼的房间里相当的整洁, 看得出来是离开时特地打扫过。

    房间里有不少书籍, 仔细看看, 都是些关于会稽山的地理志和一些古怪的传说典籍,还有一些医书。

    公孙拿出几本书翻了翻,皱眉,“这小子在研究些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

    “怎么了?”赵普好奇凑过去看。

    “你看看这些医书!”

    九王爷接过来,翻了几页,也有些不解, “这个怎么上面怎么那么多可怕的画像?”

    赵普一句话,把霖夜火和展昭也都引过来了, “什么可怕画像?”

    众人仔细一看,发现这根本就不是普通医书, 而是一种比巫医还夸张的邪术书,各种血腥和诡异。

    公孙“哼”了一声, “歪门邪道!”

    白玉堂找到了很多会稽山的地图, 这还都是剩下的,看书架空空的,应该有大部分都被带走了。

    “难怪姜望楼对会稽山的地形这么了解,原来从小就研究。”展昭打开衣柜抽屉查找,没发现其他可疑的东西。

    众人最后离开了姜望楼的房间, 可出了门,小四子就拉着展昭的手说要去后院。

    众人跟着小团子来到后院。

    后院空空的,四周围一些杂草, 一面墙边堆着好多柴禾,还有些破烂的铁架子,当中一口枯井,其他什么都没有。

    妖王走过去朝井里看了看……发现井里浇灌了大量的泥浆,已经封上了。

    “是口枯井吧。”赵普过来,把小四子抱起来,逗他,“难不成井里封了具尸体?”

    听到赵普这句话,众人都下意识地看展昭。

    展昭来气,“讨厌!”

    众人都抽了口气——你竟然说团子讨厌?!

    展昭伸手把小四子抱过来——当然不是团子讨厌!是你们讨厌!

    “会不会真的有尸体?”赵祯围着枯井转了一圈。

    “确定是一口井么?”白玉堂发现在井口的两边有两个凹孔,方形的,似乎是两个卡槽。

    两条卡槽当中有一条直线型的凹痕,不知道是糊泥浆的时候没抹平,还是特意弄出来的……有什么用呢?

    其他人都四外查看,邹良站在那一堆柴禾前,不解,“姜望楼好歹是个少爷吧,而且姜家这么大难道还没间柴房么?为什么把柴禾堆在这里?“

    “说到柴禾……”霖夜火伸手,从墙边拿起了一把大斧子,“好家伙……这斧头还太大了!跟开山钺似的。”

    说着,拿着斧把转了个圈……只是霖夜火刚挥了一下,就听“呼”一声,斧头竟然飞了。

    “哇!”他身后的赵祯被南宫一把扯到了后头,斧头正好掉在赵祯刚才站着的地方。

    赵祯吓得直拍胸口。

    南宫无语。

    霖夜火赶紧一撒手,丢了斧头把。

    众人也看他——险一险就是刺王杀驾了。

    南宫一方面吓了一跳,但一方面又觉得很解气,看着直拍胸口的赵祯——知道怕了吧!

    殷候伸手,捡起了斧头,发现这斧头怪怪的,很薄,而且插斧把的孔很小还在正当中,这样能使上力么?

    天尊在那一堆破铜烂铁里,找到了一个长方形的铁架子,就拿起来看了看。

    殷候对他招招手,示意他,拿过来。

    天尊不解,不过还是拿着那个架子过来了。

    殷候看了看架子又看了看斧头,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就走过去,将架子对着那口枯井的两个凹孔,发现刚刚合适,正好固定住。

    又将那斧头放进了架子当中……就听到一声刺耳的金属声,那斧头顺滑地沿着架子落了下来,“啪”的一声,剁在了井面上那条直缝里。

    “这是个断头台啊!”小良子喊了起来。

    众人也盯着那口枯井看着……这根本不是什么枯井,而是坐断头台!以井口的高度,一个人跪在井边,头正好放在井面上……

    此时,众人都只有一个想法——这个断头台巧妙地被伪装成了枯井的样子,问题是……姜望楼用过这玩意儿没有啊?

    公孙又想起了刚才翻看的邪书,就进去拿起来又翻了翻。

    “姜望楼好像很痴迷于人血治疗的方法。”公孙皱着眉摇头,“其实人血和猪血没什么区别,不止不能治病还可能带病……都是些江湖骗子编造出来的古里古怪的邪术,姜望楼感觉有些走火入魔了。”

    “他具体想治什么病?”展昭好奇。

    “应该是痴迷于起死回生之类的邪术。”公孙将所有医书都拿下来翻看,摇头,“留下来的书太少了。”

    众人在姜家老宅一直待到了半夜,但发现的线索还是很少。

    回到白府,先暂且各自回房休息。

    展昭刚才连姜家的屋顶都查了,消耗太大,刚才吃的那点儿螃蟹早没了。本来想睡了,结果洗了个澡肚子饿得咕咕叫,就跑去厨房找吃的。正好碰到了练完功的小良子他们,孩子们也饿了。

    厨子给众人做宵夜。

    几个小孩儿等吃的的时候,就继续讨论隔壁姜家的事情。

    厨子突然就问展昭,那姜望楼是不是有问题?

    展昭好奇问厨子,是不是知道什么。

    白家这厨子姓王,在白家烧了几十年饭了,人特别和气,他告诉展昭,他有个朋友,姓李,是原先姜家的厨子。

    王大厨和李大厨两个都爱钓鱼,是钓友,没事儿两人经常相约在后边那条河边钓鱼聊天,关系特别好。

    姜家卖了之后,李大厨去别家干活了,他们偶尔还联系。

    王大厨说,李大厨以前常常跟他抱怨说,自家少爷姜望楼可能有点毛病。

    “有毛病?”

    吃上了宵夜的展昭和四个小孩儿都跟厨子坐在一块儿聊天。

    “老李跟我讲,他家少爷人前人后都特别正常,文武全才什么都好,但是他却觉得他家少爷可能藏着什么秘密。他说,姜家厨房有一段时间经常丢鸡,他还以为闹黄鼠狼了,就想晚上躲在院子里逮黄鼠狼。结果晚上来偷鸡的竟然是姜望楼……老李因为好奇就跟去看看他家少爷抓只活鸡要干嘛。结果他家少爷在后院的枯井弄了个断头台一样的东西,一刀将鸡头砍了。然后又搞了个祭台,又是符咒又是点火,还有药粉啊什么的,还念念有词好像吟诵什么诗文,一晚上跟跳大神似的围着那只死鸡折腾。”王大厨摇摇头,“老李说啊,他因为好奇,就盯了他家少爷几天,发现他几乎每晚上都要弄死一只小动物,然后各种‘施法’,好似是想要研究什么起死回生术。”

    ……

    “起死回生?”

    房间里,白玉堂刚躺下,展昭就拿着个包子回来了,关上门钻被窝一气呵成。

    给白玉堂讲了从王大厨那儿听来的事情。

    五爷看着靠着自己枕头啃包子的展昭,上下打量,好奇这猫胡吃海喝的……肉都长哪儿去了?

    五爷还伸手掀开被子看了看。

    展昭吃完包子下床去洗手,边说,“你说,姜望楼从小那么古怪,会不会跟他爹给了他那个黄金罗盘有关系?”

    五爷托着下巴靠着枕头,继续看洗手的展昭,找自家猫儿吃进去那些好东西都长哪儿了。

    “对了。”展昭洗完手,又“嗖”一声跑回床边,跟白玉堂说,“刚才我听小桃花说,巨人的机关都很简单的,只能做到低头抬头、举手放下手之类的,都是恐吓性质的!她从来没见过巨人能走动,走出来到处转悠那更不可能了!”

    五爷听了微微皱眉,“那之前霖夜火说,有个巨人追着妖王和我师父还有你外公满山跑?”

    “嗯。”展昭点头,“刚才外公也说了这个事情,他还说,感觉妖王是故意不让他和天尊毁坏那个巨人,引着巨人往山外跑,也是故意想让外面的人看到巨人似的,但是问他他又不说。”

    展昭说完,戳了戳正盯着自己发呆的白玉堂,“妖王这么做是不是有什么想法?那天外面姜望楼他们都在,会不会妖王是给那帮人下什么套?”

    展昭问完,见五还是也不说话,就戳了戳他脸颊。

    五爷抬起头,伸手,掐了掐展昭的胳膊。

    展昭一歪头——干嘛?

    五爷掐完胳膊,又去掐了一把腰。

    展昭一捂腰,边抓住他手,“干嘛!幺幺还在屋里呢!”

    五爷看了一眼不远处团在大毯子上打哈欠的幺幺,伸手一指门,那意思——出去!

    幺幺一歪头,没动。

    五爷又一指门。

    幺幺再一歪头。

    展昭看乐了,拍白玉堂,“你看你,说话它都不听。”

    说完,展昭对着幺幺一抬手,那意思——出去!

    幺幺扑闪着翅膀就飞了起来。

    展昭微微一笑,可幺幺没往门口飞也没往窗口飞,而是扑腾着扑床上来了,挤到两人当间打滚。

    展昭赶紧跑了,五爷无奈地推开一个劲拿大脑袋蹭他,还“幺幺”叫个不停的傻龙。

    展昭笑眯眯看着轻轻拍幺幺脑袋的白玉堂,突然觉得好像少了什么,左右看了看,问,“我家小五呢?”

    五爷被他逗笑了,“还你家小五?现在是银雪家小五!”

    展昭狐疑地爬上&床,打开窗户,探头往院子里望。

    ……

    院子里,欧阳房门口,火麒麟不知道从哪儿弄了两个烤地瓜来,跟晓晓一块儿坐在了房门口的台阶上。

    晓晓腿上还睡着金叶,身旁是趴在一起相互舔毛的银雪和小五。

    地瓜挺烫的,欧阳打开纸包,边吹起边帮着晓晓剥

    晓晓低头看着,突然注意到了纸上有画……

    晓晓盯着看了一会儿,伸手将那张纸拽开了些。

    这张纸是欧阳随便拿的,其实就是之前吴大毛画的那张“山神”的画像。影卫们画了好几张,本来准备张榜寻找,但这山神也未免太扯了,所以没贴出去,只贴了费武的画像。

    山神那一堆画纸就在院子里的桌上堆着。

    “这是什么?”小桃花问欧阳。

    欧阳就将吴大毛看到山神的事情说给了小桃花听。

    晓晓惊讶,“你说这个人会发光?”

    “公孙说他用了药粉,带磷粉的那种。”

    小桃花皱眉盯着那画像,说,“我见过戴这面具的人。”

    欧阳忙问,“在哪儿见过?”

    “小时候。”晓晓皱眉说,“我爹娘出事的那一晚他就在火狐宫里!”

    欧阳将剥好的烤地瓜递给晓晓,又跑去桌边拿了一张干净的画像过来,问,“这人是杀你爹娘的凶手?”

    “辉婆婆也跟我说过这个人,她说宫中叛乱的那些人,好似是听一个戴面具的人指挥的,但是当时场面太混乱了,她只顾着带我跑,没有看清楚。”晓晓说,“这个人武功很高,有几个火狐宫的弟子都死在他手里,山神婆婆也说过,要小心这个人!”

    “他也是山神宫的人么?”欧阳问。

    晓晓摇了摇头,“可能不是,但他出现了几次,都是在巨人石窟的附近。”

    晓晓看着画像发着呆,欧阳本来也挺专注看画像,不过一转头,发现晓晓跟他靠得特别紧,差不多胳膊挨着胳膊,姑娘的长发都落在他肩膀上了。

    火麒麟摸了摸头,赶紧仰起脸望天,边对着月亮傻笑——哎呀!有妹子的日子果然不一样……啊哈哈。

    展昭摇摇头,缩回房里关上窗户,一回头,就见白玉堂已经在他床上了。

    展昭一眯眼。

    五爷指了指对面。

    就见幺幺占了五爷的床,正蹭枕头呢。

    五爷一挥手,熄灯,床帘也放下了。

    ……

    次日清晨,众人陆续起床,聚集到院子里,吃妖王做的早饭。

    刚坐下,影卫们跑了进来。

    赵普抬头,看到赭影满脸的八卦,就问他,“又出什么乱子了?”

    “出大事了!”赭影说,“秋枫园掌门奎秋死了!”

    众人都一愣。

    霖夜火问,“那个金凤的哥哥?”

    赭影点头,“据说奎秋昨天带着人去山里找巨人,一晚上都没回来,结果今早尸体被发现挂在山边的树上。”

    众人都皱眉。

    “刚才会稽山外聚集了好多江湖人!”赭影说,“奎枫说要给他哥报仇,哪怕铲平会稽山,也要找到山神宫的人!”

    正在一旁安安静静吃早饭的陆晓晓听到这里,抬头,不解地问,“那个是什么人呀?为什么说是我山神宫干的?”

    众人倒是也挺无奈——小桃花应该还不知道,她山神宫莫名其妙已经成了藏在山里的大反派。

    “还有更劲爆的呢!”

    没等众人开始讨论,赭影又来了一句,“有村民看到,今早有一队人马,带着一只熊从会稽山里出来。他们出来之后,树上就挂了尸体,那帮人后来进了金华府,因为带着熊所以很显眼……刚才奎枫带着大批人马找那帮人算账去了。”

    紫影补充了一句,“现在就在玉堂楼……”

    紫影话说完,白玉堂拿着调羹的手就停住了。

    众人都看着他,片刻的震愣之后,五爷突然抬头问,“那熊是白的么?”

    作者有话要说:  看到好多留言说日更了好慌好怕2333(被绑架被关小黑屋也就算了,竟然还有说被夺舍的……你们好逗)

    莫慌,我今年就是想多写点文,龙图能维持日更,哪天不更我会提前通知的。

    隔壁sci和安格尔也会慢慢加快速度。

    大家安心看文就好啦~~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