咿呀小说
会员书架
首页 >其他类型 >龙图案卷集续 > 200、200 案中案

200、200 案中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竞拍出奇的顺利, 众人跟管家敲定了价钱,就一起来看楼。

    可小四子欢欢喜喜到了小楼门口,却不肯往里走了。

    说了两遍“眼睛”之后, 小团子一转身, 抱住了从身旁走过的赵普的腿。

    九王爷伸手把他抱起来, 先瞧了瞧脸。

    就见团子都快皱成包子了。

    赵普点了点头, 问他,“是凶宅是吧?”

    这回倒是轮到小四子吃惊了,歪着头看赵普,“九九怎么知道?”

    “呵呵。”赵普笑了两声,对着前面先后走进小楼的赵祯和展昭努了努嘴道,“不凶才怪了!”

    小四子继续噘嘴。

    身旁良辰美三个听到了, 继续议论。

    “果然是凶宅吧!”

    “就是么!这款式的不凶有鬼了!”

    赵祯兴致勃勃往里面冲,南宫一手拽着他, 一手就去摸帕子,想给皇上遮口鼻……这宅子里一股霉变发臭的味道, 非常的难闻。

    展昭跟在赵祯后边进去的,刚跨过门槛, 就听到身后良辰美小声议论什么“凶宅”。

    展昭看了看白玉堂。

    五爷也听到了, 回头,就见小四子搂着赵普,那样子看着还挺别扭,公孙边戳他屁股边问他,“什么眼睛啊?”

    白玉堂也默默点了点头——团子开始显灵了, 这楼买不买的成暂且不论,楼里有没有尸体倒是值得找一找。

    “嚯,老李啊, 你这楼里什么味儿啊?跟个咸菜缸似的难闻死了。”边说,霖夜火边去推窗想换换气,可推了两下没推开,仔细一看,发现窗户都是带锁眼,从里头锁住了。

    霖夜火觉得莫名其妙,“窗户为什么要锁住?是怕进贼么?”

    众人环顾了一下一楼,这应该是个铺面,可即便是大白天开着门,房间里依然十分的幽暗,黑漆漆灰蒙蒙的陈旧桌椅,墙上胡乱地挂着几把琴。

    “这么做买卖能有生意么?”赵祯也觉得店家十分有个性,边问南宫。

    南宫纪这边顾着赵祯,脸却是看着通往二楼的楼梯。

    楼梯上的木板是很普通的那种枣木板,木板上依稀可见一些黑色的痕迹,像是滴落的墨汁,但又不如墨汁那么黑。

    南宫突然叹了口气,一手扶额,一手拽住要跑上二楼看看的赵祯的腰带。

    皇上跑了两步没跑动,回头怒视南宫。

    李管家跟众人解释说,“钱老板好像特别怕冷,就反正房间里一定要密不透风的。”

    霖夜火就觉得这人有毛病,杭州府大夏天得多热啊,还密不透风,不怕焐熟了啊……

    展昭则是有些在意地看了一眼窗户,这里地处闹市,但是站在屋里外面的声音基本都听不到了,那钱老板莫不是为了安静才这么设计的房子?

    展昭边琢磨,边回头,正好瞧见赵普抱着小四子走进来。

    刚才还精神奕奕的小团子这会儿没精打采的,趴在赵普肩膀上直叹气。

    展昭还乐,觉得他可能嫌弃房子太阴森,跟想象中不一样。就过去戳他肉嘟嘟的腮帮子,“没事儿,反正要推倒重建的。”

    小四子抬起头看了看展昭,突然伸手,摸了摸展昭的脑袋,眼里还带着几分怜爱。

    展昭眨眨眼,发现良辰美和赵普都眼含同情地看着他,公孙还拍了拍他肩膀。

    展昭后退半步,本能拉住五爷衣袖——情况不妙!

    正这时,就听身后一个声音传来,“房子是破了点,但地段还是不错的。”

    众人回头,就见鄂明和杨易鹰两个人走了进来。

    李管家微微一愣,记得这俩好似不是跟这些人一起的……

    “呃……”管家刚想阻止,鄂明就走到楼梯口了,往上瞧了瞧,“这楼板结不结实啊?”

    管家有些着急,但见两人都带着兵刃,他也不敢上前阻止。

    展昭对他摇了摇头,示意他,别管了。

    管家就退到一旁,预感今天要出事。

    “两万两我买了。”鄂明对李管家说,“一手交钱一手交地契。”

    “呃……”管家刚想说小四子已经买下了,一旁五爷来了句,“三万两。”

    鄂明朝白玉堂看了一眼,“四万两。”

    “五万。”霖夜火也上来抬价。

    这时,就听屋外有人说,“六万。”

    众人回头,外边莫暮雨和沈金石也一起走了进来,莫暮雨边说就边上楼,“六万两,我买了。”

    “诶!”鄂明追着他一起上二楼,“七万两!”

    “八万。”

    “九万两!”

    “十万!”

    “这……”

    李管家一脸的无奈,看展昭他们。

    赵普问小四子,“还要么?”

    小四子有些嫌弃地摇摇头。

    白玉堂就跟管家说,“上头喊到十万两了,你十万两卖了吧,让他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这合适么?”李管家心说能卖到十万两那自然是好的啦,可……靠谱么?一下子翻五倍?

    “莫暮雨,你什么意思?诚心来抬杠的是不是?”

    “笑话,我真金白银买楼,跟你有什么关系?”

    “总有个先来后到吧!”

    “买东西自然是价高者得,跟先来后到有什么关系?”

    “十大门派里你暮雨山庄资历最浅,选盟主也轮不到你啊!“

    “你不就仗着你爷爷挣的那点家底么,靠你自己你算个屁。”

    “你说什么!你找死!”

    这俩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深仇大恨,几句话不合就打起来了。

    沈金石和杨易鹰站在楼梯口看着,两脸看好戏的状态,似乎也没什么心情去劝架。

    楼上越大越激烈,踩得楼板嘎吱直响,展昭就觉得头上好像在掉土。

    “喂!”霖夜火在下边喊,“你俩要打去外面,别一会儿把人楼整塌……”

    话没说完,就听到楼上“咔嚓”一声,好像是一个人撞坏了什么东西,可能是桌椅之类……

    随后就听到鄂明“哇啊!”一声惨叫。

    众人都微微一愣,又听到莫暮雨喊了起来,“什么东西!”

    楼上一阵乱,随后又“啪嚓”一声,展昭他们楼下几个赶紧一闪身……只见楼板被踩出了老大一个窟窿,随后“嘭”一声,一个人摔了下来,正是鄂明。

    莫暮雨跑到了楼梯口,一边拍身上的土一边往下跑,嘴里喊着,“晦气死了!大吉大利。”

    鄂明摔倒地上,上方就听到“呼”一声响,一个什么东西砸了下来,像是个琉璃瓶子,里面好似有水还有东西,看着挺沉,朝着他脸就下来了。

    展昭本能地一伸手,在瓶子砸中鄂明的时候接住了。

    只是这瓶子盖着个盖子,展昭接住的是瓶身,瓶盖在下楼的过程中就掉了。

    展昭接住了才发现瓶子是大头朝下的,就听到“哗”一声,瓶子里的水洒了出来,洒了鄂明一身,水里还有别的东西,杏子大小,圆滚滚的咕噜噜滚了出来,两个掉在鄂明身上。

    有一个“杏子”滚到了赵祯脚边,皇上低头一看,“母后啊!”

    九五之尊吓得蹦了起来,南宫一把将他拽到身后,低头一看,也一皱眉。

    赵普无语地看赵祯,吓着了不是应该叫娘么,叫母后你是认真的么?

    与此同时,良辰美三个小孩儿一起喊了起来,“啊!真的是眼睛!”

    展昭拿着瓶子低头一看,就见鄂明被泼了一身一脸黄不拉几滑腻腻的不明液体,一股腥味混着药水味还有一股腐臭味道,他身上落了两只眼球,赵祯脚边一只。

    五爷觉得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

    同时,众人听到楼板上又传来“啪”一声,似乎是什么掉了,随后“咕噜噜”几声,有什么东西正滚过来。

    众人抬头一看,一个黑乎乎的圆形物体滚到洞口,落了下来,那黑色的飘散在空中的……好似是头发。

    鄂明刚刚坐起来,见一个东西朝着自己飞过来了,伸手一接,定睛一看,手里捧着的是一个干尸的头颅。

    “哇……”鄂明刚想跳起来,就听公孙喊了一声,“别动!”

    鄂明一惊,公孙指着他,“不准动!”

    展昭也警告他,“别乱动啊!凶案现场,弄坏东西算损毁证物!”

    “哈?!”鄂明张大了嘴看着展昭,但也定在原地没动。

    公孙摸出了把镊子来,先把那几个眼球都夹起来,放回瓶子里,然后戴上手套,小心翼翼接过鄂明手里的那颗人头,还说,“你身上湿了的衣服都脱下来!”

    鄂明刚想骂人,公孙阴恻恻来了一句,“可能有毒哦!”

    鄂明倒抽了口气,赶紧脱衣服。

    众人都觉得辣眼睛,莫暮雨一脸的嫌弃转身就要往外走,不过被霖夜火抓住脖领子提溜了回来。

    火凤指了指一旁目瞪口呆的李管家,问莫暮雨,“诶,十万两呢?一手交钱一手交地契啊!”

    莫暮雨脸色比踩了狗屎还复杂,瞪了李管家一眼,“这凶宅你也卖啊?!”

    李管家直抖了手——这叫什么事儿啊?!

    公孙捧着那干枯的头颅研究了一下,转过来,脸朝着管家问,“认识么?”

    李管家吓得差点一屁股坐下,还好身后良辰美服了他一把。

    “啊!”管家定了定心声,仔细看了一下后,喊了起来,“是他!是钱老板!”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好家伙——敢情这位几年前失踪了就一直没出现,是死在楼里了啊!

    展昭有些纳闷——这人明明死在家里了,为什么就没被发现呢?

    众人都看李管家——你不说之前检查过了么?

    李管家也挠头,“的确没有尸体啊……”

    赵普让影卫们去叫衙门的人,然后把小四子递给了白玉堂。

    五爷顺手地接过小四子,霖夜火抓住良辰美三个好奇要上楼瞧瞧的捣蛋鬼,一起出了小楼。

    赵普陪着公孙上楼,展昭让那四个江湖人都别走,问刚才上楼的鄂明和莫暮雨,楼上什么情况。

    鄂明脱得就剩下里衣,披了条影卫给他的大毯子,脸都白了,一个劲犯恶心也说不上话。

    莫暮雨说,“刚才到楼上打起来的时候,鄂明撞到了一个柜子,那柜子好像很旧了,门板破了里面有具干尸,然后柜子晃了一下,掉下来一个瓶子一样的东西,估计就是刚才那个装……装那什么的瓶子。”

    莫暮雨边说,边看了一眼桌上装着三颗眼球的瓶子,也觉得恶心。

    展昭听完,皱着眉头也上楼了。

    南宫奋力把同样奋力要上楼的赵祯拽出了门,让他先跟几个小朋友站在一起。

    赵祯着急,想知道二楼是什么。

    白玉堂见小四子也动来动去好似是想下去,就瞧着他。

    小四子问白玉堂,“白白,咱们去看看二楼有什么吧?”

    五爷摇摇头。

    小四子又瞄了一眼桌上那个公孙放在那里的人头,“白白,你不好奇么?二楼可能有尸体哦!”

    五爷让他逗乐了,心说好奇什么也不好奇这个!

    小四子噘嘴——那你不想看我想看呀!

    赵祯跳过来,伸手做了个抱抱的姿势,“朕也想看!来!小四子咱俩一起上去……”

    只是话没说完,就被南宫拽走了。

    邹良带着皇城军的便衣队已经来了,远处临安知府的马车和衙役也都到了。

    皇城军驾着马车过来,邹良一掀车帘,南宫就把赵祯塞进车里了。

    邹良放下车帘,瞧了门口的霖夜火一眼。

    霖夜火也瞧了他一眼。

    邹良就带着人马把赵祯抓回别院去了。

    火凤抱着胳膊,瞧了一眼掀开车帘想跳下来,又被南宫拽回去的赵祯,一扬下巴,“哼!活该!”

    小四子那边还在跟白玉堂“谈判”呢,团子想上楼瞧瞧五爷死活不进去。

    这时,临安府的马车到了跟前,衙役们将小楼附近都围了起来,临安知府秦大人和包大人一起下了马车。

    白玉堂将大致的情况跟两位大人一说。

    秦知府问,“眼睛?”

    小四子伸手一指屋里桌上的瓶子,瓶子里有三个眼球,不过瓶子里的药水大部分都洒了。

    临安知府走进去看了看那瓶子,道,“会不会跟三年前的浮尸案有关系?当年死者都被挖走了一枚眼球!”

    包大人也觉得有这个可能。

    五爷瞧了瞧小四子,“所以是你灵呢还是猫儿灵?”

    秦大人一脸不敢置信地问包大人,“这……开封府真是神了!怎么会查出这么座小楼来的?”

    两位大人一起上楼,秦大人直夸展昭和公孙能干,包大人捋着胡须含笑点头——那是的!可能干了!

    门口,小四子两只小手一抱胳膊,瞄白玉堂——明明是我的功劳!

    五爷点头啊点头——可不是么!你最灵了!

    小四子一指楼上——既然如此上去看看吧!

    五爷摇头啊摇头——想得美!

    团子气鼓鼓。

    一旁,火凤带着良辰美去街对面的铺子吃小吃了,顺便打听一下这座楼的情况。

    包大人和秦大人上了二楼,就见展昭和赵普正在卸墙板。

    刚才鄂明和莫暮雨在二楼打起来,撞坏的是一个放在墙当中的大木柜子。

    尸体就在木柜里,木柜是锁着的,尸体是靠着木门站着的状态。木门被撞开之后,尸体倒了,脖子断裂,头颅就滚了下来。

    公孙上了楼就觉得二楼很拥挤,有很压抑。

    展昭也觉得,好似没有一楼宽敞,只有一楼一半左右的大小。

    赵普伸手拍了拍墙,就对展昭示意。

    展昭过来也拍了拍,发现墙壁是空心的,而且是木质的,就是刷了层墙灰而已。

    在墙上摸索了一阵,展昭发现墙板是可以卸下来的,就跟沿街铺面那种门板一样。

    将墙板卸掉之后,后面是半个漆黑的房间,没窗户,墙上还挂着黑布。

    公孙拿了个桌上的油灯点上,举起来一照……

    展昭和赵普都一皱眉。

    秦大人和包大人见惯了世面,也是睁大了眼睛,搞不懂眼前究竟是怎么个情况。

    只见在墙板后面,有一个类似于“祭坛”一样的布置。

    地上、屋顶上、墙上的黑布上,都用红漆画了复杂的图案,而在地上正当中,并排摆着两个“东西”。

    这两个东西估计是一对的,木雕,鸡身人头。

    鸡身看着像是山鸡或者雉鸡,有长长的尾巴,没有鸡头,腔子直接连接着两个人头,一男一女,都是木雕的假人头。而最诡异的是,木人头脸上除了有两个眼洞之外,额头上还有三个窟窿,每一个窟窿里都有一只眼球。

    这眼球也不知道经过什么处,看起来就跟琉璃的似的,晶莹光泽,异常的诡异。

    要不是公孙说这些都是真眼球,猛一看还以为是玉雕的。

    也就是说,一男一女两个木人头上,总共有十颗眼球。加上刚才琉璃瓶子里掉出来的三颗,总共十三颗。

    包大人和秦大人对视了一眼,西湖浮尸案受害者总共十三人,每一个都丢了一只眼。

    另外,在这两个古怪的鸡身人头当中,有一个铜制的小台子,台上空空的,什么都没有。

    公孙左看看右看看,总觉得好似是缺了点什么,有些不太协调。

    九王爷也觉那这两个木雕太不正常了,赵普越看越闹心,有些后悔没去黑风城换老贺,早知道带着书呆回边关了!

    展昭看了看楼上。

    这小楼是三层,意思是楼上还有……

    的确,角落里有一个小楼梯通向顶楼,一楼二楼都没有床铺,管家也说了,钱老板是住在三楼的。

    展昭走楼梯上了三楼。

    楼里的确有床铺、桌子、书柜衣柜等各种生活用品,看着比较像个正常的房间。

    但吸引展昭注意的是,在房子的中间放着一把很高的人字梯,□□上方有一个天窗,看着是可以打开的。

    展昭就顺着□□爬了上去。

    ……

    楼下,还在门口看风景的白玉堂,和坐在他胳膊上打哈欠的小四子,一起听到了楼上展昭喊他俩。

    两人抬起头,就见展昭正站在屋顶上超他俩招手。

    小四子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猫猫怎么上去的?

    展昭刚才从天窗出来,就站到了屋顶上,发现这里看附近几条街区都相当的清楚,还能看到西湖。

    展昭站在屋顶上转了一圈,发现了一个问题!

    之前他和白玉堂去走访了西湖浮尸案死者生前最常活动的地方,包括王大福干活的仙居楼……

    展昭发现这些地方都在视野范围内。

    抱着胳膊站在屋顶想了一会儿,展昭就皱眉——难不成,那个死在柜子里的钱老板就是西湖浮尸案的真凶?他就是站在这里观察被害人的么?当年案子突然停了没有再发生,是因为凶手本人死了?那钱老板是怎么死的呢?人不会死后还把自己塞进柜子里吧……所以这还是桩案中案?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