咿呀小说
会员书架
首页 >其他类型 >龙图案卷集续 > 206、206 于钱帮

206、206 于钱帮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展昭他们一路查西湖浮尸案, 结果线索越来越放飞,牵扯进来的人也越来越多。

    就当手握一百年前书信,又找到了一个一百多岁的“太奶奶”, 觉得看见了曙光的时候, 却告知, 这封信上的内容是错误的。

    “于霜不是如信中所说的自尽而亡?”展昭不解, 问谢婉沁,“那他怎么死的?”

    太奶奶说,“我听说是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宰了。”

    “招惹了谁?”五爷突然就有种预感,他师父今早一直在嘀咕说听过“于霜”这个名字,就是想不起来……

    果然, 谢婉沁伸手一指白玉堂,“你家白毛啊。”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

    小四子好奇, “他干什么了,要尊尊宰掉。”

    谢婉沁一手撑着下巴, 一手戳着小四子的小脸蛋玩儿,边说, “那谁知道呢……估计倒霉吧。那白毛不太会主动去管谁家闲事的, 基本都是干坏事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他跟前。不过当时很多江湖人都好像吓到了,看到那位都不敢说话也不敢提他名字,说什么真话假话都不能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五爷和展昭更困惑了,虽说江湖人一贯怕天尊, 但“真话假话都不能说”是什么意思?

    ……

    而与此同时,作为重要“当事人”的某“白毛”,的确是想起了这一条重要线索。

    殷候和妖王本来都困了, 天尊一下子搞得精神了起来,其实两位老爷子这几天在杭州府就顾着玩了,也没留意案子,反正开封府天天都有怪案,展昭闲不过三天肯定是要捡点儿什么的,见怪不怪了。

    但殷候和妖王对于天尊能想起来某个人还是比较感兴趣的,都问他,“所以于霜究竟是谁啊?”

    “于钱帮!听过没有?!”天尊问。

    殷候摇摇头,妖王也摇摇头——什么榆钱?树么?

    “我懂了!”天尊没头没尾地嘀咕着,“那个什么李佘,当年可能骗了,他给贺晚风写信的时候估计还不知道自己骗……不过看现在李家后人的情况,当年那小子莫不是逃过一劫?是不是贺晚风发现什么了所以给他回信帮他渡过难关了?不对啊,我宰掉于霜的时候他年纪不小了,按理来说……”

    殷候和妖王就听天尊一个人在那儿嘀嘀咕咕,一堆话里仿佛信息量巨大,但是又一句都听不懂。

    “等会儿等会儿。”殷候拦住自言自语的天尊,问,“于霜是你宰掉的?”

    “嗯!”天尊点头,似乎是又确认了一下,很肯定地点头,“没错!他在曹家村跟王家村行骗,最后我撞上了,我就把他宰了。”

    “行骗?”殷候问,“这人是个骗子么?”

    “嗯!”天尊继续点头,“说了于钱帮么!他还有个搭档姓钱的,两人一搭一档布局骗钱,每次都玩的很大,骗的人不止倾家荡产还会赔上性命。当年因为他曹王两个村死了很多人,不过我当时就碰到他了,没瞧见那个姓钱的!”

    妖王听出了些门道,“于、钱……李佘给晚风那封信里只提到了于霜没姓钱的呀。还有,那个西湖浮尸案的凶手不是也姓钱么?两个“钱”有什么关系么?”

    妖王问完,殷候和天尊却不搭茬。

    老爷子眨眨眼,就见酱油组都瞧一旁,嘴里嘟嘟囔囔似乎挺不满,“还晚风……叫那么亲干嘛,当年又不是一边的。”

    妖王让他俩逗乐了,伸手戳两人脑门,“你俩不也跟他挺好的么……”

    “哼。”天尊躺下,翻身盖表示睡了。

    殷候也说要去睡了。

    妖王无语,一边拽住殷候,一边扯天尊的子,“唉!话说完再睡!那个于霜的事情呢?”

    天尊无奈拽起来,“都说宰掉了啊!那个小子坏的很!可惜宰晚了,早点碰上没准还能救下不少人!”

    “他们是怎么骗人的?”妖王有些好奇,“谋财么,为什么还要害命?”

    天尊只好详细说,“于钱帮骗术的确是高明!他们通常都会找一个很大的目标订一个很复杂的计划,然后布局几年之久,用来骗人的法子也是匪夷所思。当年曹家村不是号称汉中第一村么,还有王家村也是超级有钱!那个于霜先假扮成道士路过曹家村,说曹家村一年之内必有一劫,如果真出了事,让村长去找他。半年之后,他雇了一百多人,假扮成僵尸去骚扰曹家村,搞得村里大人小孩吓得都不敢出门……村长就去找于霜。于霜已经在城里买了地盖座道观,摇身一变成了什么真君,信众众多,连县官都要给他几分面子。而且这段时间他一直想尽办法暗中挑起曹家村和王家村的矛盾,他告诉曹家村村长,这些僵尸是王家村做法搞出来的,建议曹家村可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结果曹家村真的雇了大仙做法,而那一百个假扮的僵尸又去骚扰王家村,于霜在当中两头挑拨,最后搞到两个村子相互放火烧对方的田地,死了好几个人。”

    殷候听着也觉得于霜的确是可恶,但是这么做他有什么好处呢?

    妖王也问,“对啊,他图什么呢?”

    “猜不到吧?”天尊微微一笑,“这里头可拐了十几道弯呢!还记得之前说,两个村庄打起来,互相放火烧了彼此的田地吧?”

    妖王和殷候都点头。

    “要说邻村打架是常有的事,衙门也许不管,出了人民官司也是双方械斗造成的,衙门最多一边五十大板,可烧田地这个是没法忍的。汉中一带的粮食当时都是要送去当军饷,有数的!万一等交粮的时候数不够,县官是要丢乌纱帽的!”

    妖王和殷候还是没听出来,于霜在其中能得到什么好处。

    “县官就觉得不能再这么闹下去了,决定让其中的一个村子迁走,不处邻居不就不会打架了么?”天尊摇摇头,觉得这县官也挺糊涂的,“这下更糟糕了,两个村子祖祖辈辈都住在这里,让谁迁走?迁去哪儿啊?曹家村毕竟汉中第一村,非常的富裕,就买通了县官,想让王家村搬走,他们正好侵吞王家村的底盘。那王家村肯定不干啊,村长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出钱雇杀手把曹家村的村长给宰了!可曹家村的村长地位显赫,儿子是朝中大员,一下子两个村子吵架就惊动了朝廷。那个县官上一级的官员为了讨好曹家,将罪责都归到了王家村村长和县官的头上。”

    妖王和殷候听得那个着急啊——还有完没完了,怎么这么复杂?

    “复杂吧?”天尊说的都渴了,让殷候给他倒杯水。

    殷候跑去给他倒了杯水。

    天尊喝了水继续说,“后来为了平息曹家的愤怒,知府下领,让王家村全村迁走,可王家村在迁走的过程中遇到了大雨山崩,好多村民都遇难了。“

    殷候和妖王觉得无语,“这么巧?”

    “是啊,为什么那么巧呢?”天尊反问。

    “不是有人作梗吧?”殷候皱眉。

    “后来的确证明王家村迁移的日子本来不用定在这一天,但经过真君指点,过几天恐怕会有山崩,路不好走,所以特地给他们选了一条合适安全的路线,特地选了大雨这一天……”

    “那真君是于霜?”

    天尊点头。

    殷候都觉得无语。

    “王家村这事情一出,这案子差不多已经轰动整个汉中了。”天尊道,“当时又正巧有消息爆出,说曹家花重金打点了衙门,才会让衙门判罚的时候偏帮曹家,从而导致王家村死伤惨重。而且朝中也有人借此机会攻击曹村长的儿子,使得他丢了官位,曹家村立刻就成了众矢之的,最后也迫全村迁走避难。”

    殷候和妖王直皱眉——得,两个村子本来好好的,搞得现在两家都得挪地方……

    “那结果呢?”殷候来气,“在于霜跟条鲶鱼似的搅得满池子浑水,最后究竟得着什么好处了?”

    “现在王家村和曹家村都空了,但粮还得有人种啊。”天尊接着说,“因为这个案子,地方官也换了人,新官上任自然要好好表现,正巧有人愿意高价买下这两块地来种粮,县官求之不得,当即就答应了。你们猜买地的是谁?”

    “于霜?”

    天尊点头。

    殷候更想不通了,“搞了这老半天,牵扯两个村庄那么多条人命还换了一任地方官,就为了要两个村的田地来种地?”

    天尊微微一笑,说到了重点,“曹王两个村都是古村落,是以前的皇族因为躲避战乱逃到此地的,他们之所以会那么富裕,是因为祖上带来了大量的宫廷财富,就藏在两个村的地地下,据说黄金可以堆成山。所谓财不露白,普通村庄自保的能力有限,而且当年战事频发,如果让人知道这两个村子地下藏着那么多黄金,很可能会引来军阀的抢夺。所以这个秘密,只有两个村的村长以及……这个于霜知道!”

    殷候和妖王总算明白了,同时又有些不解,“于霜是怎么知道的?”

    “据说是查古文献,以及听一些传说,他们在行骗之前,调查就花了三四年的时间。于钱两个,于通常是实施计划的人,而钱是制定计划的。”天尊摇了摇头,“后来我正好经过曹家村附近,后半夜的时候。”

    殷候和妖王都瞧着他——后半夜?你后半夜跑荒村去干嘛?

    “咳咳,这个不是重点!”天尊一摆手。

    殷候和妖王都望天——看来是迷路迷去那儿的。

    “重点是,我经过看到田里好多人在挖坑,起先还觉得这也太勤快了,天不亮就跑出来种地。可走近了一看,发现挖地的人都是一身僵尸打扮。”

    妖王和殷候都觉得好笑。

    “看到我靠近,那几个‘僵尸’还吓唬我嘞。”天尊似乎觉得挺可笑的,“我把僵尸都抓住了,问他们在干嘛,他们就说是替主人挖东西,而且正巧,那主人还来了……”

    天银妖王和殷候都觉得于霜也是牛逼,骗局搞得那么复杂,结果马上要成功了竟然撞到了天尊……也是报应吧。

    天尊摸了摸下巴,“大概我的样子比较显眼,或者他碰巧认识我吧,反正看到我他就跑,那我当然要追的咯!”

    妖王无语,心说我家小游是小狗么?人家跑他就追……

    “他自然是跑不掉的。”天尊接着说,“我抓住之后,他就提出地下所有金子都归我,只要我放他一条生路。那我当然要问他地底下为什么会有金子……他就把骗了两家村子的事情都讲了,讲的可详细了,连‘钱’也供出来了,名字好像叫什么钱什么九的,记不清了。不过于霜说钱已经收手了这次没参与,但曹王两家的历史是钱告诉他的,计划也是他帮想出来的。”

    “这么老实?”殷候还挺意外。

    天尊摸着下巴,“大概是因为那阵子本座风评不是太好,不知道为什么江湖人都在传,说我最恨人家骗我,要是跟我说实话,也许还有条生路什么的……

    殷候和妖王都摇头,问,“那结果呢?”

    “结果他说自己罪该万死,我说,‘这个我同意的啊!你的确罪该万死。’”说完,天尊一摊手,“我就把他冻住了丢坑里了,那些僵尸我都丢去衙门了。好像后来曹王两家又回到了原址,然后这件事之后本座又风评害了,江湖人开始传,说对我不可以讲真话也不可以讲假话,反正对着我最好不讲话然后也不要乱说我坏话……所以啊,后来有一段时间我出去吃饭,附近所有江湖人都变成了哑巴,我还说那帮人怎么一点都不聒噪了,突然都变得很有教养了。就是问个路有点困难,我问“去城里怎么走”,那帮人喊着‘我不知道,不知道。’转身就跑,搞得本座跟个强盗似的。”

    天尊喝了几杯茶,终于是把事情讲完了,老爷子觉得自己很久没讲那么多话了,嘴巴好累。

    妖王和殷候也听得累挺累的,正想吹灯睡觉,就听外面凌乱的脚步声传来。

    “师父、外公、尊尊!”

    一阵混乱的叫声之后,门推开。

    展昭白玉堂带着小四子冲了进来,还有后边围观的贺一航和沈绍西,以及院子里这动静惊醒的其他人。

    展昭他们从谢家回来就冲去找天尊,想问于霜的事情,本来以为老爷子们都睡了,结果发现亮着灯,屋里还有说话的声音,几人赶紧就冲进来了。

    妖王和殷候看着一群小孩儿扑到天尊床边,七嘴八舌就问他记不记得“于霜”,当年死在他手上的。

    天尊点头,心说巧了不是,刚想起来!

    一群人眼巴巴看着天尊——讲讲!

    老爷子伸手,按了按腮帮子,觉得嘴巴还是有点累,又要说一遍啊?

    最后,天尊一指殷候,“我告诉他了,然后我忘记了!我要睡了!”

    说完,翻身盖睡觉,顺便吩咐徒弟,“玉堂啊!熄灯!”

    五爷本能地一拂袖,灯熄灭了,屋中一片漆黑。

    等展昭再手忙脚乱把油灯点上,发现屋子里就剩下了殷候还站着,妖王已经跑回里屋睡去了,天尊裹着子蒙头大睡。

    最后,众人都看着殷候。

    老爷子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说,“呃……那个于霜是个骗子,还有个搭档姓钱,为了一笔金子搞得两个村子差点灭村,死了好几十人。结果于霜在挖金子的时候正好碰到了迷路的他。”

    边说,殷候边一指床上毛虫状的天尊,“于霜宰了,那个钱什么九的没露面,据说是收手了,但计划是他帮定的。”

    听殷候说完,众人都点头,“原来如此啊……”

    五爷也看自家师父——就这么几句话你都懒得说啊。

    子里动了动,天尊拱了拱,探出头来一点点,瞄了殷候一眼——断章取义!

    殷候也瞄了他一眼——这叫总结能力!

    说完,老爷子打发走孩子们,也睡觉去了。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