咿呀小说
会员书架
首页 >其他类型 >龙图案卷集续 > 216、216 惊异身份

216、216 惊异身份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展昭成功识破了李乘风报的“假案”, 顺利找到了另一把霜刀和失窃的物品,都藏在了库房的暗室里。

    人赃并获之下,李乘风也无可辩驳, 只得和管家一起被带到了衙门。

    临安府尹相当的生气, 本来他就忙得焦头烂额的, 刚才出动了大批衙役去查失窃案, 这浪费公帑不说,还会耽误其他案子的进度,扰乱调查的方向,简直是岂有此理。

    展昭问李乘风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李乘风交代说,这两把刀的确都是他家祖上传下来的,具体来历不清楚。但是这两把刀都有些“异样”, 会迷惑人心,他家有祖训, 说这两把刀是镇宅的,但不能见光, 更不能使用。结果李乘德不止拿出来展示还借给了江湖人,结果差点搞出人命。

    李乘风做事一向谨小慎微, 一方面是怕因为这把刀惹上官司, 另一方面又怕被江湖人惦记,所以索性来个监守自盗,让管家和下人演了场戏,跟衙门报告说失窃了,也就得了。

    展昭问他为何嫁祸给莫暮雨。

    李乘风说就是随变找了个人嫁祸, 因为他比武的时候伤了手,特征比较明显。再加上嫁祸给江湖人么,让江湖人自己去争夺就好了。

    李乘风这套说辞根本说服不了展昭, 当他三岁小孩子么?一边说不想招惹江湖人才假装刀失窃,可另一方面又恶意嫁祸江湖门派,就不怕人家上门报复么?

    然而李乘风咬死就是这么一套说辞,管家和属下都是他吩咐干嘛就干嘛,也是一问三不知。

    临安知府好一通审问,但李乘风软硬不吃,宁可罪名落实蹲大狱,也不肯再说别的了。

    众人都皱眉,他越是隐瞒,就越表示他跟此事有牵连。可能报假案的惩罚,比他真正所涉案件的惩罚要轻得多,所以他才避重就轻……案子再一次陷入了僵局。

    同时,展昭又产生了另外一个想法,这管家的话似乎也不可信,那么之前关于钱老板和小楼,他的那套说辞就做不得准了。

    出了衙门,展昭急匆匆拉着白玉堂往外跑。

    五爷纳闷他是饿了还是怎么的……

    结果,展昭又去了趟李府,不过不是李乘风的府上,而是李乘德家。

    李乘德估计是已经听说他堂兄被抓了,脸上喜气洋洋的,看到展昭和白玉堂来,别提多客气了,说一定配合调查。

    展昭要找原先他家开澡堂子的,反正是所有见过钱老板的人。

    李乘德让管家去寻,不一会儿就找来了十来个人。

    展昭将这十来个人和李乘德一起带去了衙门,分成三组,然后让衙门三个师爷,根据他们描述的,记忆中钱老板的样子来画像。

    不一会儿,三张画像都画好了,放到一起对比。

    因为是口述的,画出来不可能一模一样,但都有点相似。

    公孙又根据三份画像和众人的口述调整了一下,最后画出了一张像。

    看着画像,公孙气得直踹桌腿,“被骗了!”

    展昭就皱眉。

    白玉堂和赵普都不解问公孙,“被骗了?”

    公孙点头,“如果这张画像上的是钱老板的话,那么李家那座小楼柜子里饿死的人,根本就不是钱老板!”

    五爷和赵普都愣了。

    霖夜火想了想,点点头,“倒也是,我们是根据管家的指认,确定死者是钱老板的,是那管家骗人!”

    “我就说他看一眼干尸就认出那是钱老板,分明还说自己跟租客不熟。”公孙来气。

    展昭又提来管家再问。

    管家看到了展昭给他的画像,就开始装糊涂,说记不清了,好像是有些像,也有可能是那干尸,大概自己看错了,毕竟事情发生很久了,自己跟那人也不熟,第一次看到干尸吓傻了……

    总之就是一大堆推脱的说辞。

    众人都皱眉——看来李乘风那一边所有人的话都做不得准,这帮人究竟在隐瞒什么?

    临安知府下了一道令,将李乘风家封门,询问所有人,并且搜查他家老宅和几处房产。

    展昭和白玉堂一起,带着大批的衙役,再加上来帮忙的霖夜火邹良和皇城军,对李家庞大的宅邸和各处常驻的房产进行了详细的搜查。

    ……

    而另一边,别院里。

    银妖王带着殷候天尊和道缘大师吃完饭回来,就见院子里点着很亮的灯,院子中间放了个大桶。

    几个影卫正在公孙的指挥下,往桶里倒水,小四子站在小板凳上,手里拿着个大罐子,正往桶里倒药水。

    公孙拿着一根长长的棍子,在搅桶里的药水,边让小四子停,然后再倒……

    借着灯光,就见水桶里冒着热气,除了白色的水雾,还有一层绿色的荧光。

    几个老爷子看得直摇头,道缘没见过这场面,还好奇公孙在干什么,酿酒么?边凑过去看了看。

    看了一眼,吓得大师后退了两步,就见公孙那桶里,正泡着一具骸骨。

    殷候问站在一旁直摇头的赵普,“这是又在做什么呀?”

    九王爷无奈,“展昭不是说那管家不老实,结果查出来死的根本不是钱老板么?”

    “所以呢?”天尊好奇。

    “那书呆说,眼睛在药水里泡了好几年都没腐烂。可能那具饿死的骸骨,不止死了三四年。”

    天尊和殷候一歪头,似乎没听懂。

    银妖王摸着下巴,却是懂了,“哦……小神医的意思是,如果那尸体死后,一直泡在药水里,三四年前才拿出来放到柜子里……就会造成一种三四年前才死的假象?”

    赵普打了个响指指了指妖王——就是老爷子说的意思!

    “那小先生现在是要做什么?”道缘问。

    赵普叹了口气,“那个,不是干尸么?”

    众人都点头。

    “书呆说,江南一带这么潮湿,很有可能是因为在防腐的药水里浸泡过,再摆放在外面,才会形成干尸。”

    众人觉得有道理啊,不然可不就腐烂了么!

    “所以书呆说,浸泡在同样的药水里,让风干的尸体再吸水……”

    九王爷说完,四个老爷子脸上都露出了嫌弃的神情——听着有点恶心。

    “总之,就是跟笋干和香菇干的原理一样,泡开了瞧瞧究竟是什么长相!”赵普一摊手。

    四位老爷子,“哦……”了一声,明白了。

    “要泡多久啊?”天尊还挺好奇。

    “从下午开始泡的,换了三次药水了,说是再两个时辰左右就差不多了。”赵普抱着胳膊抬头看了看天色——估计午夜前能泡开了,感觉跟泡燕窝似的哈,煮之前先泡四个时辰……

    想到这里,赵普一歪头——为什么本帅会知道泡燕窝要四个时辰?

    正琢磨,后边一个声音传来,“嚯,跟泡燕窝差不多哈,四个时辰。”

    众人都回头,就见吃好了饭的赵祯抱着闺女溜达过来了,南宫尽量挡住香香的视线不让她看桶里,但香香双手按着她父皇的肩膀,伸长了脖子看小四子在往桶里倒什么。那好奇的样子,跟她父皇皇看热闹的时候一模一样。

    ……

    而另一边厢,展昭忙得焦头烂额的。

    将李府上下翻了个底朝天,没翻到什么特别的东西,也没找到什么特殊的线索。

    展昭和白玉堂都怀疑,以李乘风的谨慎程度,他可能还有别的产业,要做什么坏事要藏什么东西都不会在家里。

    全部的家眷和家里干活的下人都问了,没查出李乘风还有什么房产。

    但是根据家里人交代,李乘风每隔三四天就会外出一趟,身边只带着管家,每次中午出门要到下午才能回来,没人知道他具体去干嘛。

    白玉堂有些无语,“这家伙究竟在搞什么鬼。”

    展昭也想不通。

    霖夜火和邹良查了一圈回来,也说李乘风有点意思,基本没有朋友,这么有钱也没个相好的什么的,也没什么不良嗜好。相比起来,李乘德简直五毒俱全,满城名妓都跟他关系不错,满地猪朋狗友。

    展昭和白玉堂查到半夜,被这家人家搞得一头雾水,感觉兄弟俩都有毛病。

    回到衙门的时候已经是午夜了,刚进院子,就见一群人坐在石桌边喝茶聊天,公孙和小四子守着个大桶,不知道正煮什么呢。

    展昭好奇往前凑了凑,就见公孙拿着个笊篱,从桶里捞上来一颗人头。

    展昭吓了一跳后退半步,白玉堂还是比较有先见之明的,进门就挑了张离公孙最远的桌子,坐下喝茶。

    霖夜火也端着杯子跑过去了,看到那颗人头一口水喷出来。

    这就是在小楼柜子里发现的那颗人头,已经“泡开”了,虽然颜色略微有些诡异,但“质感”还是相当的真实,就像是一颗普通的人头一样。

    “喔。”小四子也觉得挺意外的,“竟然可以完整复原诶!”

    “表示之前的确浸泡过药水,而且那个药水很厉害!“

    公孙也点头,捧着人头左右瞧了瞧,发现天尊他们那张石桌上比较空,就让小四子找了张油纸铺上,把人头放桌上了。

    天尊和殷候端着杯子就跳了起来,赶紧躲开。

    银妖王和道缘大师都盯着那人头看,妖王看着还挺新奇的,“真挺厉害!原本皱巴巴的泡一下竟然挺了。”

    公孙在一旁点头,解释说,“所有东西都在,就是脱水了。”

    老爷子直点头,“原来如此。”

    其他人都觉得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

    不过么……这么多人里,道缘大师盯着那人头的眼神,却有些奇怪。

    大师皱着眉,轻轻摸着下巴,“这人……好像……”

    展昭和公孙就在旁边呢,都齐刷刷抬头看和尚,“大师?”

    “啊?”道缘回过神,看了看展昭和公孙,随后又回头,指着那人头说,“贫僧好像见过此人……”

    “什么时候见过?”

    “在哪儿见过?”

    “他是谁呀?”

    一群人都围上来询问。

    大师也似乎不太确定,犹豫着说,“他……好像是李佘。”

    “哈?!”

    众人都一愣,片刻之后,一起问,“李佘?给贺晚风写信那个李佘?”

    “怎么会死在这里?”

    “所以究竟死了多久?”

    院子里瞬间一片混乱。

    道缘大师直摆手,表示,“贫僧与李佘只见过一次,也不是太确定,不如你们找婉沁来看一下……”

    众人没辙,只好让包延庞煜他们连夜去找谢炎。

    谢炎冒着生命危险去叫醒了他家太奶奶。

    还好道缘大师写了张纸条让包延他们带去,老太太半夜被吵醒才没生气,换了身衣服,跟着一群小孩儿来到了别院。

    到了院子里,谢婉沁盯着那人头看了一会儿,点点头,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没错,是李佘。”

    这一下子,整个院子都炸开锅了。

    展昭头发都被自己揉乱了——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五爷摇着头,伸手帮他顺头发,边赞叹了一下自家猫儿的发质和发量。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