咿呀小说
会员书架
首页 >其他类型 >龙图案卷集续 > 223、223 谁骗谁

223、223 谁骗谁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道修大师说贺晚风当年的确是留了些东西在灵隐寺的经卷阁里, 说完,老和尚进去翻箱倒柜找了一会儿,最后捧着个破罐子出来了。

    众人疑惑地看着那破罐子——贺晚风当年莫不是藏了个罐子在这里?

    不过大和尚放下罐子之后, 伸手从里面拿出一样东西, 交给了道缘大师。

    大师接到手里, 发现是一个竹筒, 里头咔哒咔哒响,大概是放了卷轴之类的。

    众人都好奇地看着道修大师手里的破罐子——那这个罐子……

    道修说贺晚风就留下了这么一个竹筒,然后就捧着破罐子去一旁了。

    众人好奇地目光追随着大师,就见大师捧着罐子到一旁,挖了点土,似乎是准备种花。

    众人默默望了一眼院子里。

    这经卷阁后边的院子里又好多花架子, 种着各种盆景,还都是种在破盆破罐里得, 别说,还挺好看……估计都是大和尚的杰作。

    众人这才闹明白, 合着大师进去拿竹筒的时候瞧见了个罐子,所以搬出来种花了。

    道缘大师似乎已经习惯了, 他师兄每天就这么自个儿捣鼓, 一会儿种花一会儿养鱼的,各种忙。

    道缘将竹筒交给了展昭。

    展昭接过来。

    发现竹筒上有一个火签蜡封,蜡封上的火签却并不是一片枫叶,而是一个正三角形里面套一个倒三角形的图案。

    众人都抬起头看殷候——这个什么意思?

    殷候无所谓地一挑眉——谁知道啊,我跟贺晚风也不是多熟。

    道缘也不懂, 就去拽了拽哼着小曲儿玩泥巴的自家师兄。

    道修看了一眼,一笑,“那谁知道呢, 晚风有时候会故意弄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到底有什么用可能要很久之后才知道,或者根本就没用的,只是用来故布疑阵的。”

    天尊和殷候都点头——那个人只有长得老实而已。

    “管他干嘛用的呢,打开瞧瞧再说。”天尊挺好奇,拿过展昭手里的竹筒,“咔哒”一声拧开。

    竹筒里,只有一个纸卷。

    将纸卷倒出来,铺在了桌子上,看着像是一张地形图。

    这张纸铺开之后大概两尺左右的一个方形,当中画了地图,看着是山脉图。

    贺晚风不愧是是职业画地图的,画的还是很像样的。

    在地图周围写了很多字,但既不是汉子也不是什么西域文字,反正众人一个都看不懂。

    地图下方还有两张小图,是一个结构复杂的“甲”字型石室的剖面图,一个横剖一个正剖,然后各种图形和注脚,还有一些箭头,意义不明的数字。

    整张图纸就像是一页天书。

    展昭看了一会儿,没看懂,递给了白玉堂。

    五爷看了一眼,递给霖夜火。

    火凤瞄了一眼就塞给了公孙。

    公孙还很认真地研究了一下,最后也放弃了,皱着眉头递给了赵普。

    良辰美景四个小孩儿踮着脚跟着那张图纸一个一个地传过去,好奇地看着大人们,等着听解释。

    图纸最终来到了赵普手里,九王爷摇了摇头,一笑——看地图这种事情,还得本帅这种专业的来。

    结果元帅拿着图颠过来倒过去看了良久,一撇嘴,“什么玩意儿?”

    殷候和天尊都坏笑着看几个小的——你们不是灵么?贺晚风一百年前也就你们这点年纪,人家画的你们竟然看不懂?

    几人接收到这嘲讽的眼神,都把图纸往两位老爷子眼前推了推——那你俩不是跟他同年的么?你俩给解释一下!

    天尊和殷候都默契地不去接,一抬头——天气不错,要不然去逛逛灵隐寺吧!贺晚风明明比咱俩大几岁!

    最后众人将图纸递给银妖王。

    妖王摸着下巴研究,“为什么弄的那么复杂呢……”

    正没头绪,就听一个声音突然说,“朕好像见过这个。”

    众人都一愣,一起回头,说这句话的当然就是赵祯。

    皇上对众人传递图纸的时候忽略了他稍显不满,不过凑过来看了一眼之后,赵祯得意地一笑,“啊哈哈哈……果然关键时刻还是要靠朕的智慧!”

    众人瞧着他扬眉吐气的样子,都腹诽了几句大逆不道的话。

    南宫也看了一眼赵祯,很想提醒他不要开心的太早啊,万一一会儿翻车了没面子。

    赵祯却摇着扇子很笃定地说,“这是别院后边的山林地形图啊!”

    众人都愣了愣,随后一起凑过去看。

    皇家别院的确是依山而建,为了安全,后山大片的山林都是不准人靠近也不准有任何建筑的。

    众人都看着赵祯——确定?

    赵祯得意地点头,“这个别院皇爷爷以前住过,朕前两天找到了一堆狩猎的东西,还有一些地形图,后边的山里因为常年无人进入,所以成了个天然的围场。朕记得这个山包,长得跟个桃子似的。”

    赵祯边说,边指了指图中那山脉地形图里,一处明显的桃子状山包。

    种好了一盆六月雪的的道修大师正好走回来,听到众人对话,就说,“对了,那会儿晚风带了不少人来,好似是想要寻什么,的确听他提起过进山线路之类的。”

    “那简单啊,我们也进去瞧瞧?”展昭提议。

    白玉堂一直也在低头看着那张图,虽说地形图和那些古怪文字他是没看懂,但是那两张室内切面的图他看懂了。

    “这个石室会不会是山中藏着的密室?”五爷皱眉,“从这些图上的标注来看,这室内布满了机关和陷阱。”

    “是贺晚风在里面藏了什么东西,还是贺晚风要找什么东西,发现藏在里面?”展昭觉得有些头痛,“所以闹了半天,贺晚风究竟是不是为了李佘来的?”

    众人也拿不准。

    一旁,拿了把剪子准备修剪盆景的道修大师突然抬起头,“李佘?”

    众人一起转脸看和尚,“大师你认识李佘?”

    大师似乎觉得这个说法挺有趣,“当然认识啊,我师弟么。”

    众人都一愣。

    “师弟……”

    集体停滞了那么一会儿,众人一起转脸看道缘——难不成是你?

    道缘一个劲摇头——不是啊,道缘师兄是灵隐寺里最年长的,所有其他弟子都是他的师弟或者弟子啊……

    “李佘当年出家了么?”霖夜火有些搞不清楚时间了,摆手,“不对啊,死在小楼里的李佘分明有头发呀,后来又还俗了么?”

    “死在小楼里?”道缘大师一脸震惊,“李佘出家之后法号道心,二十年前圆寂的,明明在舍利塔里啊。”

    “道心是李佘?”

    这回轮到道缘大师一脸震惊了。

    “死在小楼里的不是李佘?”

    其余众人更加震惊。

    天尊和殷候都看道缘,“你到底靠谱不靠谱啊?怎么连自家师弟都不认识的啊?”

    “可是我……”道缘也有些混乱,“我不……那具尸体泡开之后明明就是李佘啊!婉沁也说是李佘!”

    众人又都去看道修。

    道修大师听到“泡发尸体”几个字后睁大了眼睛——师弟你跟这些人在一起干什么嘞?这些是正经人么?

    “而且道心我认识的啊!”道缘继续混乱,一个劲摇头,“那也是我师弟啊,他怎么会是李佘啊……是不是刚好同名同姓?”

    不止大师凌乱了,展昭和公孙更加凌乱。

    赵普直望天,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霖夜火和白玉堂则是专心欣赏道修的盆景——大师有点东西!化腐朽为神奇!

    “都别乱都别乱!”银妖王让众人先把事情从头到尾屡一下。

    “究竟谁是李佘?”妖王问众人。

    众人都不确定。

    “给晚风写信的那个是哪个李佘?”妖王接着问。

    众人也是一脸懵。

    “写信?”道修大师好奇。

    展昭把那封信拿出来,交给了他。

    道修接过来看了一眼信封,就皱眉,“这不是师弟的字迹。”

    将信打开,道修大师看完,皱眉沉思,“奇怪啊……晚风当年来的时候并未提起过此事,而且晚风根本不认识道心师弟……”

    “所以是同名同姓么?”众人问。

    “道心是什么时候出家的?”天尊觉得也太乱了,到现在李佘到底是谁都没搞清楚,还查了这么多天的案。

    “师弟十九岁出家的。”道修对众人招了招手,示意跟他走。

    众人只好揣着满肚子疑问跟着大和尚走。

    跟皱着眉的展昭和公孙不同,赵普白玉堂和霖夜火差不多已经放弃了,三人现在只想——开封府究竟什么时候放假?好想去游湖啊,管他什么案子不案子的。

    道修带着众人来到了一座小禅堂前,说,“这就是道心师弟当年修行的地方,师弟原本是皇族后裔,逃亡的时候身边的亲人都遇难了,他十多岁的时候看破红尘,上山来说要出家,从此之后青灯古佛相伴,直到圆寂他都没离开过这里。”

    说完,道修大师推开禅房的门让众人进去,边介绍说,“师弟修行一直都很清苦的,这地方太偏僻了,以至于其他弟子没人愿意住这里,所以房子一直都这么留着。”

    众人进入禅堂,六根清净的高僧自然是没多少东西的,房间里除了经卷和一些大师生前抄写的经文,基本什么都没有。

    对比了一下道心和李佘的字迹,的确是完全不同。

    可道心本名叫李佘,皇族后裔的身份,又与这个给贺晚风写信的李佘十分的相似。

    道缘大师大概参佛都没那么费脑子过,拉着师兄问,“当年李佘过世的时候不是还来庙里撞钟了么?”

    道修大师歪着头,“有么?还有个叫李佘的么?”

    “跟婉沁赌钱的那个是谁啊?”道缘问,“杭州城里那个原来的首富李家!”

    道修大师还纳闷呢,“杭州城里首富姓李么?婉沁是谁啊?”

    众人都扶额,这两位高僧一个赛一个的那么糊涂……

    天尊抱着胳膊直跟殷候使眼色——看着没?这才叫真正的老糊涂,我比他俩好多了!

    殷候也摇头,魔宫那几个郎中还总说年纪大了要多吃素,经常吃肉容易老糊涂,可见是胡说八道的,这俩吃了一百年素了,该糊涂还是糊涂!

    “会不会不止于和钱是骗子。”

    这时,帮着展昭和白玉堂抱着睡着的小黑猫,看了一路热闹的小四子突然问小良子,“李也是骗子?”

    小良子抱着胳膊说有这个可能。

    沈元辰和唐落梅在那儿掰手指头——所以究竟是谁骗了谁?

    展昭皱起了眉,“真正的皇族后裔李佘很小就出家了,结果有人冒用了他的身份?然后再利用李佘的身份来经营产业,于钱帮骗的是一个假的李佘?

    “难不成抓蛇的反而被蛇咬了?”赵普觉得有点意思,“那李佘如果本身不是什么纨绔子弟,也是骗子的话,岂不是同行?还那么容易上了于霜和钱重久的当?而且他究竟认不认识贺晚风?为什么要写给他写一封求助的信?”

    众人都叹了口气,好累好复杂……

    展昭看着手那个装地图用的竹筒,突然就觉得那个三角套三角的图案,是不是就是这么个意思?这次的案子,其实是一个骗中骗,套中套?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