咿呀小说
会员书架
首页 >其他类型 >龙图案卷集续 > 274、27、云、鸟

274、27、云、鸟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众人听赵祯讲了狸猫换太子相关的一些事情, 这个案子因为牵扯甚广,所以还是比较禁忌的。甚至对于民间,官方很多时候是不承认的, 大多被当成一种宫廷传说。

    而且多数百姓也都没见过太后长什么样, 但在朝为官的大家都是心里有数的。

    要说当时案发之后, 整个开封城,甚至各方势力, 朝野上下江湖内外, 差不多都进行了一次比较大的清洗, 赵祯也是趁这个时候驱逐了一些掌权的老臣, 巩固了自己的统治。

    云安寺的结局,对外也一直说是因为主持圆寂, 将佛像请去了南安寺,然后整个寺庙推倒,成了现在的一条街道。而且如果仔细观察过的话,那条街附近并没有住户。一方面百济园扩张, 占了很大一片原来云安寺的地皮。还有就是太学扩建也占掉了一些地,其他大部分地方也就成了路, 附近有些商铺,也都不是大买卖。

    听到这里, 赵普忍不住来了一句,“难怪太学老出事。”

    九王爷一句话,众人都“诶”了一声——原因难道是在这里么?

    “说起来吧,这事情还有个挺有意思的后续。”赵祯接着说,“朕记得当时想推倒云安寺,那么那尊无头佛像放哪儿去呢?好歹是尊佛,难不成给砸了么?那会儿微尘大师就说砸不得, 放去南安寺吧。佛像搬走之后,当时有不少知情人也担心那一带的风水。太学毕竟是个重要的地方,可别出什么事。可奇就奇在,云安寺无论在或者不在,那一带风水都挺好的,不止太学没出过什么事,附近商铺的买卖也特别好。”

    众人都不怎么相信地看着赵祯——太学没出过事……不是那么可信啊。

    “后来,百济园扩建的时候,也想着那地方干什么好呢?有人出主意说干脆挖个池塘种点荷花吧。”赵祯笑了笑,“结果一挖开,从地底挖出了个佛头来。”

    众人都惊讶,问,“是那枚丢失的邪神佛头么?”

    赵祯却摇头,“是一尊正儿八经的佛头,那面相开的可好了!典雅庄重,慈眉善目的。”

    众人都疑惑。

    “把挖出来的佛头拿去南安寺,微尘大师就把佛头放在了那尊佛身上,还说,‘总算物归原主’了。”

    听到此处,众人都明白过来了。

    公孙问,“所以被拿走的那个邪神的佛头是后放上去的,这个被埋在地底的,才是原本佛像真正的佛头?”

    赵祯点头,“嗯!可自从那佛头被挖走之后,太学就开始每隔一段时间就出点事,直到最后整个塌了重建。”

    听了这话,五爷突然就觉得有点欣慰,原来太学重建不是他师父的锅,而是真的风水有问题!

    展昭问,“这是怎么回事呢?”

    “微尘大师说,云安寺其实是座古刹,前人为什么要在某个地方建一座庙呢?建庙的初衷肯定是求神佛保佑平安的,那么自然是因为原来那地方并不平安了。”

    良辰美三个人小鬼大。

    “哦,所以供了尊假佛都没出事,是因为真佛就在地底下。”

    “后来假佛被拿走了,真佛头依然在也没出事。”

    “直到最后真佛头也被挪走了,才出事了。”

    众人都点点头,好似就是这么个逻辑。

    “真的那么神么?”展昭有些不解地问,“一尊佛像就能保一地平安,拜邪神就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么?”

    赵祯笑了笑,“朕也问过微尘大师同样的问题。大师回答我说,如果光求神拜佛就有用的话,这世上就不会有遭遇不幸的人了。如果真靠邪神就能坏事做尽又不必付出代价,就没有天网恢恢这句话了。”

    众人都点头——大师一如既往的那个风格啊,说了等于没说,但听着很有道理。

    “大师说,无论是真佛假佛,就是给人壮个胆而已。”赵祯伸手摸着怀里已经睡熟了的香香的脑袋,“这世上很多人有贼心没贼胆,拜了拜邪神,就觉得有靠山可以心安理得去做坏事了。刘后当年,可能也是这么想的吧……朕一直很奇怪她为什么总是很不开心的样子,现在想想,可能她只是害怕报应,所以云安寺的那些邪神和那些妖僧,对她来说才那么重要。”

    众人都点头,是这么个道理。

    ……

    又聊了一会儿,天色晚了,还起了风,头顶上阴云密布的,总觉得要变天。

    众人就各自回屋早早休息了。

    赵普带着公孙回了军营,他俩就算要去佛法会也不可能这么早走,明天还是展昭他们先行。

    展昭和白玉堂在房里休息。

    帅府最大的一间屋子都给他俩了,但也就够装下一只幺幺,银雪需要静养,和小五一起睡隔壁了。

    展昭洗完了澡,就搂着幺幺给它擦鳞片。

    身为一只龙,幺幺嗲的都不行了,躺在地上仰天挺着个肚皮,展昭摸了摸它肚皮,总觉得比银雪的都大。

    五爷手里拿着本书,是刚才霖夜火借给他的,关于披风样式的。

    五爷就想给他娘选款披风的样式,他也是头一回知道原来一件披风那么多样式……不就是扯块布系根绳儿那么点事么。

    白玉堂拿着书过来问展昭要不要给他娘也弄一块,十丈纱呢,给魔宫几个姨妈都做一件都够!

    两人靠着幺幺正选样子,就听到门口传来“笃笃笃”的敲门声。

    鲛鲛去打开门,门外,搂着个小枕头的小四子撅着个嘴,探头朝里看了看。

    展昭和白玉堂都招手让他进来,问他怎么了?

    自从良辰美景齐了之后,小四子本来是跟那仨一起睡通铺的,但那三个的睡姿实在是……

    小良子以前跟赵普睡都能把他师父踹下床……所以小四子还是跟公孙一起睡。

    可今天公孙和赵普回军营了,小四子想着那就一起睡一晚吧,也就一晚么。

    可今天跑了一天,良辰美那三个都累了,刚躺下,那打呼噜声小四子就受不了了。

    拿个枕头捂住头,刚迷迷糊糊有点睡意,屁股上就挨了一脚,小四子“咕咚”一下就搂着枕头一起滚下床了,爬起来都就见良辰美三个都是横着躺的,都不知道是谁踹了自己。。

    小四子噘个嘴委委屈屈揉胳膊,嘟嘟囔囔说还好肉比较多,然后没有脸着地。

    展昭和白玉堂都让他逗笑了。

    小四子把枕头放到了床上,跑去钻进展昭白玉堂当间儿,一起挑披风样子。

    两大一小加一条龙闹了一会儿,本来准备睡了,就听到外边风声直响。

    “今晚这么大风……”展昭开门出去,到隔壁看了一下银雪和小五的房间窗门有没有关好,又去良辰美的屋子检查了一下。

    这仨一张大长通铺都不够他们睡的,四仰八叉的睡着了就跟在打拳似的。

    展昭把三条踹到地上的被子捡起来给他们仨盖上,把门窗关好,穿过院子回自己房间。

    展昭边走边仰起脸看天空,就见头上风吹过来一阵阵的乌云,听声音好似猛兽咆哮。

    他也是个操心的性格,又跑去马厩看了一眼。

    好在帅府的马厩相当的稳固避风也做的很好,马儿们都在休息。

    差不多将整个帅府检查了一遍,展昭才放心回到了自己房间。

    这会儿,白玉堂已经躺下了,正给小四子盖被子,见展昭进来,就招手。

    展昭头发都吹乱了,关上门,快速爬上了床钻被窝。

    白玉堂伸手帮他理了理头发,还摘下来了两片树叶。

    展昭刚躺下,小四子就往他怀里钻,选了个舒服的角度,睡觉。

    展昭伸手,趁着小四子睡着,掐了掐他胳膊上的肉,边对白玉堂使了个眼色。

    五爷也观察了一下,别说,团子的确是有不少肉,骨架小都藏起来了而已,是个实心的团子。

    熄了灯,两人也有些困倦,就睡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大概半夜吧,展昭突然睁开了眼睛……

    外边狂风大作,已经不是只有“呜呜”的风声了,连带窗门都在震动。

    伴随着这些杂音,外边还有噼里啪啦的响声,像是下大雨了。

    展昭悄悄从被子里出来,跑去窗边,打开窗缝往外瞧了一眼,就感觉“呼”一声,一阵大风扑面就吹了过来,风中还带着细细碎碎的雹子。

    展昭惊讶地看着天空——这时节竟然下雹子了……他正抬头看着天空,突然就皱起了眉……

    因为此时,头顶飘过一块硕大的乌云,竟然是一张骷髅头的形状。

    展昭还揉了揉眼甩甩头,再看,那片骷髅云已经被风吹变形了……看来只是个巧合吧。

    展昭歪了歪头,觉得自己可能睡迷糊了,或者心理作用,觉得大半夜的还是别瞎折腾了,就关上了窗户,回去睡了。

    又睡了差不多一个时辰左右,外边风声渐渐小了。

    就在这一片寂静之中,突然,不知从哪里传来了一阵“嘎嘎嘎”的怪声,听着好像是什么人在怪笑。

    展昭再一次醒了过来,他身旁,白玉堂也醒了,下意识地捂住了小四子的耳朵。

    而两人都彻底清醒了,才发现不是睡糊涂了错觉或者做梦,而是真的有这种笑声。

    连挂在横梁上的幺幺都醒了,不过它似乎对这种笑声没太大反应,就动了动,闭上眼睛继续睡。

    展昭和白玉堂看着幺幺的反应——这声音没什么危险的意思么?

    白玉堂也问展昭,“是不是天残老爷子来了?”

    展昭直摇头,“小残叔才没那么吓人。”

    而且这个声音很近,感觉就在院子里。

    展昭一翻身下床,快步跑到门口,打开门就往外看。

    跟他一起出来的,还有对面的小良子。

    一大一小对视了一眼,都仰起脸找——声音好像是从屋顶上传来的。

    这时,对面宅子的窗户打开,霖夜火打着哈欠探头出来,边对两人指了指屋顶的方向。

    展昭和小良子跑到了院子中间,一起抬头看霖夜火手指的方向。

    就见在屋顶上,落着几只大鸟,这些鸟全身乌黑,本型也很大,嘴巴很长还带弯,白色的嘴,前端是红色的。

    这鸟倒是不难看,就是正张着那张大嘴叫呢。

    这个古怪的笑声,原来就是这几只鸟的怪叫声。

    展昭倒是明白了,难怪幺幺那么淡定——原来只是鸟啊。

    “哎呦妈呀。”小良子就有些嫌弃,“这几只倒霉玩意儿怎么飞帅府来了!”

    霖夜火也点头。

    展昭有些不解,问他俩,“这什么鸟啊?能吃么?”

    霖夜火和小良子都无语地瞧了他一眼。

    展昭摆摆手说开个玩笑那么当真干嘛。

    霖夜火说,“这玩意儿叫鬼笑鸟,在西域都是很少见的,那地位就跟个反向喜鹊差不多。”

    展昭还纳闷,“反向喜鹊?”

    霖夜火和小良子都点头,“大不吉利!”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