咿呀小说
会员书架
首页 >其他类型 >龙图案卷集续 > 第 313 章 313 假死

第 313 章 313 假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原本普通的一场佛法会,可随着时间的临近,事情似乎越来越复杂了。

展昭隐约记得自己还有桩命案没破呢……

“对了!”展昭突然问白玉堂,“之前侯丕廉被抓的那户也是冯家……跟冯猛会不会有点什么关系?”

“冯猛……”天尊皱眉,问白龙王,“在山上的时候法号是什么?”

白龙王眨了眨眼,一摊手——那谁晓得嘞?

天尊瞄了他一眼——你不是没事都在山上待着么。

白龙王不满地看天尊——你不止凶小安你还凶我!小游讨厌死了!

白龙王就跑前面去跟安云阔一起走了。

天尊回头看了一眼殷候——我说什么了?!

殷候一耸肩——那谁知道呢,他俩比较敏感吧。

天尊“哼”一声不说话。

展昭和霖夜火缠着白鬼王问东问西。

白鬼王想了半天,又“啊”了一声。

天尊和殷候都瞧着他——你用不用想那么久啊,忘性不是一般大!

白鬼王说,“我后来没找到冯家的亲戚,冯猛是有亲属的,府邸里并没有人,然后么,冯猛家的祠堂着火了,里面被烧的挺干净的。好像连家谱族谱也都一并烧掉了,所以也查不到冯家有什么其他人。”

展昭作为一个办案经验丰富的捕快,就觉察出了一些疑点,“冯猛和几个副将都是吃饭的时候被毒死的吧?给这种身居要职的大将军下&毒也不容易吧,那肯定得是身边人动手……再加上要进金库偷东西,王纂本身也不是他们家的人,没准是里应外合,或者说还有其他秘密?”

众人都觉得有这个可能。

“黑骷髅教和骷髅邪神教有没有关系?”殷候问。

众人都皱眉,这玩意儿容易串啊,骷髅邪神教那帮人还一身黑挂骷髅念珠呢……感觉装备都差不多。

等展昭他们到了黑骷髅教所租住的客栈时,发现门口已经围了不少人了,刚才那四大宗派竟然追来了,将客栈围住,让黑骷髅教的人出来。

众人觉得机会不错,就找了个地方暗中观察。

王纂并没出现,就是安排了几个小弟子出来打发这帮人走。

展昭他们听了一会儿,才明白了九元他们几个在吵些什么,原来是黑骷髅教偷走了他们庙中的佛头。

众人都觉得邪门——又偷佛头?这帮人都什么嗜好?

这时,客栈二楼的窗户被推开。

王纂靠着窗户,开口就羞辱那四大宗派,说话挺不客气的。

正说着,王纂突然望着远处不动了。

众人顺着王纂的目光,发现他看到了站在巷子口,正抬头看他的安云阔。

王纂似乎是吃了一惊,随后又像是受了什么刺激,后退了一步,伸手就关上了窗户。

九元他们几个也注意到了王纂的异样,回头一看,倒抽了口冷气。

他们可不是看到安云阔了,而是看到后头的天尊了。

四位方丈转身就跑。

那哪儿跑得了啊。

就听天尊慢悠悠来了一句,“都给我回来。”

四大方丈脚下就都停住了,站在不远的地方,战战兢兢地回过头,可怜巴巴看着天尊。

展昭和白玉堂都瞧得新鲜——这么大威力啊,当年究竟是被收拾得多惨?

天尊伸出一根手指头,对着那四人勾了勾。

四位方丈都苦着一张脸跑回来了,见面就行礼,“尊主有阵子不见了啊……风采依旧……”

展昭还挺好奇地看白玉堂——尊主是个什么称呼?

五爷想了想——施主的尊称吧?

展昭一拍手——原来如此!

天尊问那四人,“那个黑骷髅教怎么回事?”

四人就七嘴八舌抢着说,天尊瞪了四人一眼。

四人都闭嘴,彼此看了看,最后九元一个人说,“黑骷髅教在西域经营多年了,涉嫌多起偷盗佛头的案子……但是也没证据。”

“偷佛头做什么?”天尊问。

四人眼珠子就开始转……就听天尊“呵”了一声。

九元赶紧就回答,“他们都是原来邪神骷髅教的分支,为的是找真正的圣心卷!”

天尊微微皱眉。

“真正的圣心卷?”展昭有些不解,“圣山寺的圣心卷是假的不成?”

四人都点头。

九元说,“相传真正的圣心卷其实是在圣殿山的内部,梵殿是指出圣殿山的入口所在。现在圣山寺的那套圣心卷是假的,但也有用,需要配合这一套假的经卷,才能看懂真正的圣心卷。”

“你们搞那么多花样,要圣心卷到底是干嘛?”殷候忍不住问。

九元他们小声说,“圣殿山内部……有真生的骷髅邪神。”

“什么?”白龙王皱眉,“圣殿山乃是佛门圣地,你说山里住着邪神?”

九元看了看众人,似乎是不敢说。

天尊催他,“赶紧说。”

“有传言说……圣殿山的起源就是骷髅邪神奴役万千教众建造的。邪神的真正力量,通过圣心卷可以窥探古今,所以才会有山谷中的预言碑。那些预言碑都是邪神从圣心卷上摘录下来的一部分,圣殿山上的圣僧其实都知道这个秘密,为了维护圣殿山这个虚假的佛门圣地,才会在梵殿出现的时候,阻挡人们上山,尽量拖延时间……”

众人听得都有些无语,但圣殿山的预言碑的确是挺神奇的,可能的确是来自于圣心卷……骷髅邪神那个就有点扯了。

……

与此同时,客栈里。

猛地关上了窗户的王纂后退了两步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嘴里喃喃自语,“他怎么还活着……不对啊,他应该早就死了……”

其他几个黑骷髅教的都问他,“你说什么?”

王纂抬头看了看身旁几人,说,“我看到安云阔了……”

另外几个都愣了愣,随后笑了起来,“哈?安云阔?那罪臣不是早死了么!”

“你别疑神疑鬼的,眼花了吧!”

另外几个都不相信,但言谈之中,他们显然都认识安云阔。

而这几人不知道的是,其实他们全程的谈话,都在一个人的监视之中……鲛鲛。

白玉堂刚才注意到了王纂的怪异举动,就让鲛鲛进了客栈房间里,听他们的谈话。

王纂站起来就收拾东西,“不行,要马上走!迟则生变!”

另外几人都皱眉。

有一个就走到窗边,打开窗户,“我倒要看看……”

王纂想去拦,但窗户已经打开了。

另一个人探头往外望了一眼。

白玉堂示意安云阔,看窗户的方向。

安云阔抬头看了一眼。

打了个照面,另一个也愣住了。

他身后另外上来的两个戴着骷髅面具的都飞快地关上了窗户。

白玉堂问安云阔,“什么人?”

安云阔说,“冯猛、王纂、石秉、裴涛。第一关的四个守将。当年跑了一个王纂,另外三个按照他的意思都中毒死了。”

边说,安云阔边指了指白鬼王。

白鬼王摸下巴,“的确说是死了啊……难不成那三个是替身?”

“他们四个是计划好的。”安云阔淡淡地说,“引白鬼王北伐,舍弃整座城池的士兵和百姓,他们假死……带着什么重要东西还有自己的家人逃走了。”

“不可原谅!”展昭一听就来气了,就要去对面找那四个来丢去军营军法处置。

安云阔却问,“他们是前朝的将领,不是大宋的将领,宋朝的军规对他们有什么用?他们促成了白鬼王北伐,加速了前朝的毁灭,对大宋不是有功的么?”

展昭张着嘴一时半会儿没接上话来,“不能这么算!”

安云阔平淡地说,“死无对证,你要行私行么?”

展昭有些生气了,回头看白玉堂——小白堂!你上!

五爷一摊手——你都说不过我上有什么用?

两人都看霖夜火。

霖夜火突然明白天尊为什么会生安云阔的气生那么久了,要说这帮人害他害得那么惨,换个别人这会儿都怒发冲冠要去找他们拼命了,这位还慢条斯理的,好像事不关己。

安云阔见三个小的急成这样,微微笑了笑,说,“当年所有守城的将领都有责任,我们都是罪该万死……”

话没说完,突然后边天尊飞起一脚。

安云阔被一脚踹了出去,直接飞进了对面的客栈里。

那四位方丈张着嘴都呆住了,天尊这一脚踹的……

展昭、白玉堂和霖夜火都想鼓掌,觉得踹得好,一回头,才发现踹人的就是天尊。

天尊一脚把安云阔踹飞之后,自己也一跃上了客栈窗户。

此时可站内,王纂他们四个正收拾细软准备逃跑呢,谁也没提防窗户“哗啦”一声,一个人飞了进来。

四人也是做贼心虚,赶紧就想夺门而出。

结果安云阔一屁股摔在桌子上,把桌子都压塌了。

他边揉着腰,边跟开门准备逃跑的四人说,“别跑了,跑不掉的。”

四人哪儿顾得上理他啊,推开门……就听到“嘭”一声,那两扇门突然往回一关。

四人被一股力量给拉了出来,随后直接飞出了客栈。

天尊站在客栈窗户边,看着下边连滚带爬的王纂他们几个,对远处目瞪口呆的展昭他们说,“愣着干嘛?抓回去啊!”

展昭他们回过神来了,赶紧去抓人。

天尊看着下面四人被展昭他们抓住,押走,又看了对面那四个方丈一眼。

四人乖乖就缩着脖子跟着展昭他们一起走了。

白龙王摇摇头,跟白鬼王一起回去了。

殷候走到窗户底下,仰脸瞧了瞧。

天尊回到客栈房间里,看了从地上爬起来的安云阔一眼。

安云阔揉了揉腰,笑着看天尊,“小游内力见长了啊。”

天尊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突然笑了。

安云阔盯着笑着的天尊愣住了……他快一百年没见过小游对他笑了。

天尊笑完,淡淡地说了一句,“归根结底,在你们心里,我这个朋友并不是那么重要。”

安云阔张了张嘴。

“你们可以为自己心中的大义去死,为负心的爱人去死,对,都不关我的事。”天尊指了指外面的殷候,“他就没死,他跟我一起活下来了,无论多难,他一瞬间都没有想过要去死。舍弃朋友去死还是为朋友活下去,这个选择并不难,你们做决定的时候,连犹豫都没犹豫一下。”

说完,天尊一跃出了窗户,落到楼下,跟等着的殷候一起走了。

();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