咿呀小说
会员书架
首页 >其他类型 >龙图案卷集续 > 第 332 章 332 神兽

第 332 章 332 神兽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霖夜火和白玉堂联手,化解了第一层盐水的难题,老和尚也没过于为难众人,就让他们上二层了。当然了,因为碎嘴和抢孩子,紫莲圣僧也没跑了,叫天尊按瓷实了一顿捶。

不过挨揍归挨揍,大和尚嘴巴可硬嘞,直嚷嚷,“哼!第二层我师哥等着你们!”

这一声展昭他们都听到了,好奇问霖夜火,“他师哥是谁呀?很厉害么?”

火凤一摊手,“圣殿山比他大的都是他师哥。”

第一层之上,是一条很长的台阶,这台阶陡峭,通往第二层。

众人走到台阶的一半左右,就看到了上方的建筑——竟然还是台阶。

而此时在台阶上,站着个人,众人猛一看被下了一跳,这人怎么这么“长?”

在半山腰长长的台阶上,站着个不是太像人的人,这人本身就非常高,再加上戴着一个头冠,冠上有两个很长的角,所以懵的一眼看上去非常“长”。

这人看着不太像普通和尚,是不是光头没看明白,因为头上戴着角。这个角是黑色的,类似于羚羊之类的长角,从头顶左右两侧往上,靠拢之后再分开,看着还挺重的。

此人脸型狭长,五官突兀,鼻梁上抹了一道白色的油彩。

脖子上挂着一串很粗的佛珠,黄白色的,类似于蜜蜡或者黄玉。

身材魁梧,上身光着,斜披着一件黑色拼布的袈裟,看起来特别破旧,但是还挺有范儿的。

宽松的黑裤,黑色的绑腿,黑色的僧鞋,手中拿着一根黑色的禅杖。

头上的角和禅杖似乎是同一种质地的,某种黑金,上面还有斑斑勃勃的银色划痕。

众人仰着脸看着这个半人半妖的圣僧,连白玉堂和赵普都忍不住夸一句——帅!

“喔!”小四子伸手按了按腮帮子,“好帅气!”

众人都瞧他,这白面团子审美还挺粗犷的。

人有异相必有奇能,四个小的自然第一反应就往后瞧自家大人——这位谁啊?

天尊和殷候也一抬头,俩老爷子直望天,“这不是圣殿山神兽么……”

妖王还挺好奇,“神兽?可以养的那种么?”

酱油组都回头有些嫌弃地看他——你口味好重诶!再说你养得活什么嘞?百花谷的鸡都是放养……

银妖王伸手揪住两人耳朵——你俩不就是我养大的?!

天尊和殷候都甩头——乱讲!我俩自己长大的!你个只会做早饭的!

这边正吵,就听到“哐”一声响传来,整个台阶都开始震动。

众人抬头往上望。

只见那个被称为“神兽”的圣僧低垂着双目,望着下边的众人。

展昭他们心中都觉得——这个和尚,看着好牛比……

只是众人还没来得及感慨完,那圣僧突然很夸张地往后撤了半步,像是吃了一惊。

山下众人眨了眨眼,这个气质好像……有一股天然的二气……

圣僧还揉了揉眼睛,盯着下边看了了一会儿,之后脸上绽放出了一个灿然的笑容,“小游!”

天尊脸上嫌弃的表情更甚了几分,“嫑叫了,恶心死了!”

“小游!”圣僧看到天尊那个开心啊,一个劲招手,那两根长长的羊角还随着他的动作晃来晃去的,看得众人好怕这角掉下来……这么长这么尖,这要是从山上掉下去,万一扎到人那还得了。

“小游一会儿一起喝酒么?”

圣僧只顾着跟天尊聊天,似乎别的事情都没啥大兴趣。

白玉堂微微眯起眼睛,通常老一辈江湖人,一半是看到他师父撒腿就跑的,剩下一半不跑的,里头有一半是跑不动的,反正……看到他师父开心成这样的,肯定没几个。

事出反常必有妖啊,更何况这位长得也挺妖的,五爷决定好好观察。

展昭小声跟霖夜火打听,“谁呀?”

“药乙圣僧,人称圣殿山镇山神兽。”霖夜火解释了一下,“之所以叫神兽,是因为大师这边少根筋。”

火凤伸手指了指脑袋。

展昭和白玉堂都不接——少根筋?

火凤点点头,“大师出生时因为头上长了两个骨角,身后还有一截尾巴,所以被当成异类,丢弃在荒野……是他师父药曲神僧上山采药的时候无意中救了他。

药乙大师性格比较单纯,有些像小孩子,而且他天赋异禀,虽说憨憨笨笨的吧,但是他有一种奇能,能听到别人真心的声音。”

“真心的声音?”这回连赵普都好奇了,“什么意思?”

霖夜火想了想,给举了个例子,“比如说我真心想吃橘子,但是跟他说我想吃瓜,他会拿橘子给我。”

众人一惊——怎么做到的?

“说是能听到真实的心声。”火凤耸了耸肩,“就是因为这种天赋异禀吧,大师从来都不会被骗的。但是这个样子有利也有弊啊,大师性格又单纯耿直,所以经常就会跟人吵架,觉得人家说谎骗他。”

“那他为什么看到我师父那么开心?”白玉堂好奇问,“因为也遇到了一样的傻瓜么?”

“咳咳……”

展昭和赵普都差点笑出声来,还好忍住了,赶紧咳嗽两声掩饰尴尬。

火凤一摊手,“那我就不知道啦,没听说过诶。”

众人又都转脸去看无沙大师。

大师倒是很淡定,来了句,“因为遇到个一样的傻瓜呀。”

赵普和展昭默默看了白玉堂一眼。

白玉堂似乎不开心,嘀咕了一句,“才不是傻瓜。”

众人都无语——你刚才自己也说。

五爷瞧别处——我说行,别人说不行!

无沙大师见小白堂瞅着自己,像是说——这句不算,重新说!

大和尚摸了摸脑袋,“因为天尊从来没骗过他,或者说,他没读到过天尊口是心非的时候。”

众人都摸下巴——这样啊,天尊的确也是不会说谎。

白玉堂则是不怎么相信的样子——真的假的?说他什么事儿忘了他从来没承认过。

众人都有些嫌弃地看他——你看你!不让人家吐槽你自己一个劲说。

后头,天尊自然不知道这边众人编排他呢,还嫌弃脸让四个小的赶紧踹飞了那神兽上第三层。

殷候在一旁抱着胳膊说风凉话,“不叙叙旧啊?人可拿你当知己。”

“小游旁边那个骗子!”这时,药乙大师突然指着殷候开始说话了,“你怎么也来了?!

殷候一边眉梢还动了动——小游旁边的?

妖王和天尊则是瞧他——重点难道不是骗子么?

展昭一听不干了,“我外公哪里有骗人?!”

“他一直说谎!”药乙大师似乎对殷候意见还挺大,“小游在山上那会儿,他一直偷偷来看小游,还总骗人说是来找师兄喝酒的。”

众人都愣了愣,默默回头瞧殷候。

天尊也瞄了他一眼,妖王欣慰地笑。

殷候那个尴尬,对着几个小的摆手,“愣着干嘛,赶紧踹飞了那神兽上第三层啊!”

几个小的倒是也不着急,因为这位大师好像知道很多八卦的样子。

药乙大师还在坚持不懈地跟天尊叙旧,负责攻山的四个则是在商量,谁对付这位?

霖夜火给出意见说,“这位不太好对付。”

另外三个都不意外——猜到了,这山上应该没有好对付的。

“关键是他知道你想干嘛啊,所以很难打!”火凤伸手指了指脑袋,“一般内力不够就要智取,但万一对方能识破你真正的意图,智取就不好使了啊。”

展昭他们三个都皱眉——这个的确……好难!

银妖王问天尊和殷候,“那小可爱之前你们闯山那次有守关么?”

天尊和殷候都无语地回头看自家大人——小可爱……你确定?

“之前那次他没守关,是他师父药曲。”天尊说,“不过他应该比他师父难对付一点。”

殷候点头,表示很烦人,不过也不是不能解决,这一站最适合出战的应该是……

前边,赵普伸手一拍展昭,“这站你来吧!”

展昭指了指自己,那意思——我?

白玉堂和霖夜火也觉得没准是个可行的办法,因为一个原因——展昭快!

能预知招数也不一定就能防住,可以抢在他做出反应之前就攻击,这样就算有预知能力也没用。

不过这任然具有一定的风险,因为圣殿山的神僧普遍内力都比这四人要高。

展昭抱着胳膊似乎也在考虑怎么对战。

作为一个小机灵鬼,展昭突然就有了个主意……

对着自家小白堂招了招手。

白玉堂凑过去,展昭就小声跟他嘀咕了两句。

赵普和霖夜火也凑在一起听,都觉得这法子不错啊,可以试一下……

后头一堆人再加上台阶上的药乙都好奇地看着围成一圈的四人——这是商量什么呢?

商量完之后,展昭就小跑着上了台阶,对着圣僧说,“大师,我来挑战。”

“哦?”药乙大师打量了一下展昭,觉得小孩子长得挺好看的,就问,“你是小游什么人呐?”

“呃……”展昭倒是让问住了,自己是天尊什么人?他徒弟相好的?

可这么想不能这么说呀,展昭回头瞧了一眼,看到自家外公了。

“咳咳。”展昭咳嗽了一声,回手一指殷候说,“我是小游旁边那个的外孙!”

药乙还愣了愣,“小游旁边的……”

他又看了看天尊和殷候的方向,随后一惊,张大了嘴一个夸张的表情,“你……你是那骗子的外孙么?”

殷候那个气,就要过去直接踹飞他,不过被天尊和妖王拽住了。

展昭也生气,“我外公才不是骗子!嫑乱讲!”

“他怎么不是骗子啦?!”药乙还不服气,“我还能举出好多好多例子呢!你要不要听?”

展昭还没回答,后头白玉堂本能地就来了句,“要……”

赵普和霖夜火都瞧他——看不出你个白玉堂,也这么八卦……

五爷平时倒也还好,但听到殷候那些年很关心自家师父,就是心情很好。

药乙也很给面子,继续举例子“好比说,这个人说他不管小游了,要自己下山了,但是根本就没有走啊,而且他……”

话没说完,面迎面红光一闪。

“哇!”

众人一惊——殷候放大招了。

果然,空中出现了一个红光罩子,半个魔王闪眼看要爆了,还好被银妖王一掌给按住了。

妖王一边按住暴躁的殷候,一边对着前边展昭使眼色,那意思——你赶紧的,再这么下去你外公要拆圣殿山了。

展昭也受到了冲击,倒不是说他外公那点儿事情。老爷子外冷内热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展昭还能不了解自家外公么,当时天尊那个状况,他当然会担心。

真正让展昭震惊的其实是妖王竟然能按住魔王闪……这个有点厉害了啊!

这边妖王天尊尽量控制住殷候,旁边良辰美景大概饿了,小方正跟他们分点心吃。

小四子拿着块儿饼,边吃边问萧良,“小良子,那为什么要猫猫他们攻山,直接让尊尊和殷殷攻山不是更好么?”

几个小孩儿也都点头,“就是……”

“而且可以名正言顺一路揍和尚。”

“对啊,上山就醒了么,让展大哥他们旁观多好。”

“这样还快!”

“也不用这么忍着……”

小孩儿们聊着天,可没注意到旁边殷候已经不闹了。

抬头跟天尊对视了一眼,两位老爷子突然挺直腰板,伸手,“可不可以换人?!”

说完,一人拽一个,殷候拽过夭长天,天尊拽过陆天寒,“四个换四个!那和尚太磨叽了不带他玩!”

无沙大师扶额,“怎么可能换人!你们四个不要捣乱!”

展昭还回头看呢,“换人?”

“喂!”

这时,上面药乙大师喊展昭,“小游旁边那个的外孙!”

展昭瞧了瞧他,微微一笑,往上跑了几级台阶,到了大师附近,背着手打量他,问,“你要不要听听,我心里在说什么?”

药乙大师盯着展昭看了一会儿,忽然缓缓地一偏头,脸上满是困惑的表情问,“你……为什么有两个声音?”

();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