咿呀小说
会员书架
首页 >其他类型 >龙图案卷集续 > 第 341 章 341 风雪

第 341 章 341 风雪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烈日下的西域圣殿山上,大雪纷飞。

随着雪越下越大,洁白的庙宇与庄严的佛像上,都覆盖了一层纯净的白色。

山上的武僧们原本都出来搜山了,而此时则是都改成原地待命,抬头看着天空中纷纷扬扬落下的大雪。

几位大师听到白玉堂自爆师门之后,都苦笑,催他,“少爷你赶紧上去阻止他吧。”

白玉堂他们四个赶紧上山,后头跟着几位不紧不慢的老爷子。

夭长天仰起脸看了看天空,有些不解地问,“那个叫九月的小孩儿,跟那白毛有什么渊源么?”

无沙大师和殷候也都觉得很奇怪,这雪越下越大,这场面是天尊刚到圣殿山时才能看到的情况。

银妖王也搔了搔头,看了看身旁一个个站着不敢乱动的圣僧——看来小游当年给圣殿山添了不少麻烦啊……

霖夜火和展昭也是头一回见这种规模的大雪,赵普倒是见识过大漠的风雪,可问题是……这会儿头顶还有个大太阳呢,也太离谱了。

虽然知道天尊有几乎无穷无尽的内力,但这么下雪……不要紧么?

三人都看着白玉堂。

五爷背着手说,“这是雪中镜的另一种形式,是用来找人的。”

展昭他们都愣了愣,“找人?”

“没见和尚们都不动了么?”五爷解释道,“以前偶尔也会有不长眼的人到天山百花谷找事情,天山不是很大么,找个犄角旮旯躲起来不容易被发现。但谁都知道,天山下雪的时候千万不要进山,因为一定会被我师父发现。”

赵普抬头看了看,问,“所以天尊是在找刚才打伤九月大师的那些人?”

白玉堂点了点头,“应该是。”

“老爷子这是生气了么?”展昭觉得,以天尊的“懒”劲儿,不是真生气不会这么费劲找人。

五爷轻轻点点头,抬起手,指了指上方,那意思——不止是生气,气还不小。

众人都十分好奇——当年那个帮忙端茶倒水收拾屋子的小和尚九月,跟天尊之间有什么故事呢?

……

而此时,被公孙抢救回来的九月大师已向被送回了他自己的房间。

虽然命保住了,但大师从高空坠下,身上还是有多处伤损,小四子坐在床上,帮着公孙一起给大师处理伤口和接骨。

九月大师的确内力不及圣殿山的许多圣僧,而且年纪也不小了,受了这么重的伤,也是吃了不少苦头。

小四子拿着竹签子,先给大师抹药止痛。

小良子他们几个在一旁帮着捣药,公孙给大师逐一处理伤口。

此时,窗外风雪越来越大,吹进来的风都带点寒意。

小良子想去把窗户关上,可大师却往窗户的方向看了看,嘴动了动。

还没等他说话,小四子就说,“别关。”

小良子抓着窗户的手就停住了,回头看。

小四子问大师,“是不是不要关呀?”

大师微微笑了笑,望向窗户。

小四子也不知道怎么从他眼神里读出他的意思的,让小良子把旁边关着的窗户也打开。

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小良子索性把床对面的四扇窗户全部都打开了。

窗户一开,众人往窗外一望,都愣住了。

就见窗外的院子里有几棵东倒西歪的枯树,枯树之中两株红艳艳的海棠花,开得正旺盛……此时,海棠和枯树上都覆盖了白雪,这窗户往外望的视野还特别开阔,前方是茫茫无际的大漠。

雪幕之后,是烈日灼照下的黄沙,这独特的景致把窗前的几个小朋友都看傻了。

小四子坐在床上,拿着药碗,眼前却出现了另一幕景象。

一个光头的小和尚,趴在窗边,望着外面……

外面也是如眼前一般的景象,只是雪似乎更大,风也更大。

风雪之中,山边站着个熟悉的身影,一头白色的长发在风雪中微微地飘动着。

小四子歪了歪头,画面逐渐消失了……这个背影是天尊诶,所以以前天尊住在这里么?

正在发呆,公孙戳了戳儿子。

小四子回过神,公孙示意他动作快。

小四子赶忙将药都涂好。

公孙帮大师处理伤口,让小四子跟大师说话,别让他睡觉。

小四子就盘腿坐在大师身旁,好奇问他,“大师,你小时候也在窗边站着看雪么?”

不知道是不是药物起了作用,大师整个人轻松了一些,微微地笑了笑,点点头。

小四子接着问,“你跟尊尊很熟么?”

公孙瞄了儿子一眼——打听八卦呢?

小四子当然是比较好奇。

九月大师望着窗外的飘雪,低声说,“圣殿山是从来不下雪的,连下雨都很少,大雪什么样子,我只在书上看到过。有一天,师兄突然跑来跟我说,山上来了一个‘大魔头’,把师父师伯们揍得满山跑。因为我特别笨,功夫是众多师兄弟里最差的,所以师兄告诉我没事儿别往后山跑。”

小四子突然就跟九月大师感同身受了,指了指自己,“我也是特别笨呢!”

公孙略无奈地瞄了儿子一眼。

“但是那天晚上……我被冻醒了。”九月大师微笑着望着窗外的大雪,“我哆哆嗦嗦地爬下床,推开窗户……就看到外面在下雪。那是我第一次看到雪,大概是太开心了,也没顾上冷,穿着单衣和木履就跑出去了,结果在下台阶的时候脚下一滑,直接滚下了山,滚到了雪堆里。”

小四子双手捧着下巴听得津津有味的,还不忘提醒,“雪天不可以光脚出去哦,会生病呢。”

“我从雪堆里爬出来,抬起头,就看到一个人站在山边。”九月的眼神渐渐地虚空,似乎已向不是在看窗外的雪景,而是透过这相同的雪景,看到曾向……

“那个人我从来没在圣殿山看到过,肯定不是哪位高僧,他也不是光头,有一头白色的长发,穿着一身白,站在风雪里,望着远方的大漠……我就那么坐在雪堆里看着他,不一会儿就昏昏沉沉睡着了……”

公孙和小四子都摇头,这是冻昏过去了吧。

小四子说,“不可以这样哦!要冻死的呢!”

公孙也在一旁点头,“太不像话了。”

“那后来呢?”小良子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跑过来加入了讨论,估计当年九月看到的就是天尊了,众人都很好奇后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后来我醒了过来,发现自己在房间里的床上,盖着棉被。”九月无奈地笑了笑,“我原本以为自己可能是睡糊涂了做梦,但师兄们起床就丢了棉袄给我。我蹦起来打开窗户……果然外面在下雪。”

小四子摸着下巴,“所以,是尊尊把快冻死的你送回房间里的么?”

九月点了点头,“后来我看到师伯他们满山找人去后山送东西,但师兄们都不敢去,说后山住着的那个人超级可怕,搞得整个西域冰封三百里的就是那个人!”

“然后你就自告奋勇去给天尊干活儿了么?”小良子问,“后来你俩成为朋友了么?”

“朋友?”九月似乎是愣了愣,歪过头说,“我没有听他说过话诶,他一句话都没有跟我说过。”

几个小孩儿对视了一眼,公孙也有些意外,“天尊在圣殿山住了挺久的吧?”

“嗯。”九月点头,“一年零九个月。”

小四子掰了掰指头,“差不多两年呢,你俩一句话都没讲过么?”

“我有跟他讲话。”九月点头说,“但他没有跟我讲过话……”

良辰美景都想了想——估计那会儿还是个自闭的天尊。

“你不怕天尊么?”公孙觉得那会儿的天尊应该是很可怕的,九月那么小一个小孩儿,好似一点都不怕他。

九月摇了摇头,“圣殿山上的师父师伯们,其实也都不怕他。”

众人都瞄着他——你确定?分明那群圣僧瞧见他跑的比兔子都快。

“可能就跟我那会儿似的,明知坐在大雪地里会冻死,还是忍不住要跑去玩雪吧。冰雪明明那么美好,为什么会冻死人呢?明明是人自己怕冷,但却又会忍不住好奇……靠近可能会受伤、停留没准会送命、哪怕稍微不慎,都至少是个风寒……”

小四子拍拍九月大师,“所以平时看雪要多穿件儿衣服,然后暴风雪的时候就不要出去了。”

“暴风雪……”九月低声说,“知道为什么会下暴风雪么?”

小四子一歪头,心说,为什么下暴风雪呀?因为天气不好啊。

九月大师望着窗外平静的大雪,说,“对与被困的人来说,暴风雪就像噩梦一眼……可人们不知道,风雪也会做噩梦。”

公孙已向处理完了伤口,又给九月大师配了些药,让小四子从床上下来,大师这会儿需要休息了。

从床上跳下来,小四子指着窗外说,“雪小了诶。”

同时,就听渐渐入睡的九月大师低低的声音说,“嗯,雪笑了。”

几个小孩儿都跑出去打雪仗了。

公孙看着嘴角带笑陷入沉睡的九月大师出神……

……

“好像找到了!”五爷看着天空中越来越小的风雪。

展昭他们都挺好奇——这是怎么察觉出来的?

这时,跑在前面的鲛鲛突然回头对着众人招手。

展昭和白玉堂都看到了,带着众人跑了过去……

果然,就见在离山顶不远的一处山坡上,站着一群姿势奇怪的人。

众人一看也有些无语——是一群戴着骷髅面具的人,但现在都动弹不得了,全身裹着冰霜正瑟发抖,一个两个冻的脸都紫了,直翻白眼。

在这帮“冻人”身旁不远处,七零八落地摆了一堆箱子。

这些箱子都带着把手,看来是这帮人带上来的。

箱子也无一例外都裹了一层霜,都冻裂了。

霖夜火踢翻了一个,就见里面咕噜噜滚出来了一颗佛头……还挺眼熟的。

“这是不是无名寺的佛头?”展昭问。

赵普让影卫将其他的也都打开……果然,黑风城丢了的那些佛头都在这里,还有一些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

众人都皱眉——所以丢失的佛头都是这帮人偷的么?

“天尊呢?”展昭问。

殷候伸手一指一旁通往山顶的台阶。

台阶上的雪地里,有几串凌乱的脚印……

可见被天尊逮住的应该不止这边几个“冻人”,还有上了山的。

众人赶紧顺着台阶上山。

此时,山顶已向被白雪覆盖了,雪地上一座梵殿,看起来景象如梦似幻的。

在通往梵殿的路上,横七竖八趴着另外几个“冻人”,都是被冻得半死。

展昭见其中一个还挺清醒的,就拍了拍他,问他天尊在哪儿。

而殷候则是听到身旁妖王小声嘀咕,“小游竟然一个都没宰掉哦……”

殷候瞧了他一眼,“在圣殿山不准杀人,不是你要求的么?”

妖王眨了眨眼。

几位老爷子也都瞄了他一眼。

妖王搔搔头,只好往前走,边喊,“小游?小游你在哪儿呀?”

可喊了几声也没人回应,山顶空荡荡的,不见天尊的身影。

();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