咿呀小说
会员书架
首页 >其他类型 >龙图案卷集续 > 第 365 章 365五爷的难题

第 365 章 365五爷的难题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次日清晨,睡饱饱的展昭起身先伸了个懒腰,然后坐在床上想今天早中晚三顿吃什么。

边想,边四外找他家小白堂哪里去了?

幺幺还挂在屋顶上打着哈欠,时间也还早,展昭就想着小白堂是不是去隔壁看银雪了?

展昭一翻身下床,刚到房门口,房门就开了。

白玉堂抱着个包袱进门,跟展昭撞了个满怀。

展昭一惊,五爷也一惊,展昭往旁边一闪,五爷赶紧抱住怀里的包袱,像是怕被撞。

展昭一歪头,看着白玉堂快步跑到桌边,将那个包袱放下。

微微眯起眼,展昭左右打量了一下那个包袱,似乎是圆形的,大小也跟个人头差不多……当然了,以展昭对白玉堂的了解,这里头肯定不是人头。

背着手,展昭晃到了五爷身旁,伸手,掀开包袱皮的一角。

看了一眼,展昭“切”了一声……还以为是什么呢,只是一坛酒而已么。

五爷放下酒坛子,坐在桌边喘了口起,给自己倒杯茶喝。

展昭问他一大早上哪儿弄来的酒,买的么?

五爷点头,“去黑风城的酒庄买的,他家最好的花雕了。”

展昭笑眯眯凑过去闻了闻,好奇问白玉堂,“你买花雕干嘛呀?要做醉虾么?”

白玉堂有些无奈地看看展昭。

展昭一歪头,“醉蟹?醉鸡?醉酒酿?”

“什么都不醉,醉我外公。”

展昭眨眨眼,更不解了,“所以你一大早出去买酒,是给外公喝的么?今天什么日子?外公生辰?”

白玉堂摇摇头。

展昭想了想,立刻严肃脸,压低声音小声问,“外婆生辰?”

白玉堂接着摇头。

展昭想不明白了,“那是什么日子?”

白玉堂拍了拍身边的凳子让他坐下。

展昭坐下,就听白玉堂说,“又开始了!”

“什么开始啊?”展昭没听懂.

“送命题啊。”五爷端着杯子喝了一口,“师父重要还是外公重要!”

展昭张大了嘴,“又来?之前不是来过一次了么……你顺利糊弄过去了呀!”

“唉,这次比之前那次还严重。”白玉堂叹了口气,“我今天不是起了个大早么,本来想去隔壁陪一会儿银雪,再出门给你买个早饭。”

展昭四外看了看,那意思早饭呢?

五爷摇摇头表示没买,“刚出门就碰到了妖王,妖王说天冷了,早晨做个牛肉辣豆腐汤给咱们喝。”

展昭精神更振奋了,继续左右看,那意思汤呢?

“妖王还做着呢,炖牛肉要点儿功夫。”五爷摆摆手表示这个不是重点。

展昭揉了揉肚子,问,“那重点是什么?”

“重点是妖王说我师父和你外公明儿个不是要假扮夫妻进山么,他俩不怎么靠谱的,最好今天先练一练,跟黑影配合一下,让我去找点适合的衣服。”

展昭点点头,觉得老爷子想的周到。

“问题是我刚出院门准备去趟成衣铺,就碰到了打着哈欠进来的外公。”

五爷话没说完,展昭就打断了他一下,指了指他又指了指自己,那意思谁外公?

五爷指自己。

展昭好奇,“老爷子今天起那么早么?”

白玉堂摇头,“不是起那么早,是昨晚上一宿没睡!”

展昭睁大了眼睛,“哈?谁让他熬夜了?白鬼王么?”

五爷一摆手,“我舅公昨晚睡得可早了,外公自个儿在院子里溜溜坐了一宿,早晨出去吃了碗馄饨,回来准备补觉。”

展昭抱着胳膊纳闷,“外公为什么在院子里坐一宿啊?是坐着没来得及回房就睡着了么?”

“我也问他了,结果他也没回答,反问我去哪儿。”五爷接着说,“我随口说了句给我师父他们找……话都没说完,外公白了我一眼!”

展昭眼睛又睁大了一圈很帅一个白眼吧?

五爷望天,“我外公一脸不高兴就走了,那我当然要跟去问问了。”

展昭摸着下巴点头,寻思着,果然每个人做外孙的风格都是不一样的啊,要是换做他,他外公白他一眼转身就走,他就上去抱腿。

展昭回想了一下自己小时候每次惹殷候生气都是抱住他腿边蹭边撒娇,“外公你生气啦?你怎么不理我呀!外公我学猫叫给你听吧!喵喵喵”这招百试百灵的……不过很难想象小白堂用……当然了,长大之后说出来也是蛮丢人的。

“咳咳。”展昭将飞走的思绪往回拽了拽,问白玉堂,“所以外公为什么生气?”

“外公嘟嘟囔囔的,说我就知道师父,他睡了我们玩儿,他不睡了我们睡了,反正就是谁都不带他……”

五爷还挺委屈,指着鼻尖告诉展昭,后面的话他都没听到,因为他外公进屋后就摔门了,好险门就砸他脸上了。

展昭赶紧捧着五爷的脸检查一下,还好没砸到啊,当然了,他家玉堂这个五官,就算砸扁了也是好看的!

“所以老爷子生气是因为那晚做梦没梦到?还是昨天解梦没听到?”展昭好奇。

“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白玉堂直皱眉,“我觉得有些奇怪,就跑去厨房问了妖王。妖王说,我外公吧,跟我师父和你外公差了一辈,而且跟他们出来的时候年纪还小,他们都习惯地拿他当小孩儿。他那个年龄段只有他一个人,其他的不是比他大一辈就是比他小一辈,结果无论大的小的,使唤他干活儿却从来不带他玩。外公自己又不是外向的人,而且还慢半拍,结果什么事情都赶不上趟,就觉得大家排挤他,还排挤了小一百年。”

“哦……”展昭倒是明白了,“这么说的话也的确是……而且吧,我外公和天尊还老逗他。虽说差了辈儿,但感觉你外公比他俩成熟稳重一点!”

五爷听着都笑了,“你确定才一点?小四子都比他俩稳重好不好?”

展昭笑着摆摆手,“唉,团子那是一般人能比的么。”

五爷也没辙,只有叹气的份。

“那怎么办呢?”展昭问白玉堂,“一坛酒能哄好么?”

五爷摇头,“自然是哄不好啊,但一时半会儿想不出更好的法子,我外公也不像我师父那么好骗。”

说完,白玉堂看了看展昭,问,“猫儿,你有什么好的建议没有?”

展昭想了一会儿,小声问,“要不……你试试抱腿撒娇这招?”

五爷没听懂。

展昭还给他演示了一下,“这样抱住……”

“嗯……”展昭考虑了一下身高,感觉抱腿不是太现实,而且跨度也太大了,没准没哄好外公还把他吓着了。

“那就搂腰吧!”展昭伸手搂五爷,“像这样!”

白玉堂感受了一下趴自己肩头的展昭,觉得是挺受用,就让他继续不要停,之后要怎么做?

“之后就……”

展昭正琢磨要怎么撒娇比较符合白玉堂的形象,突然房门就被推开,“玉堂啊……”

展昭和白玉堂一个回头一个抬头,就见推门进来的是夭长天,身后还跟着个赵祯,赵祯还抱着小四子,以及最后一脸无语的南宫纪。

夭长天进门就愣住了,老爷子反省了一下,自己被很多人说过不敲门就进这个习惯不好……以前从来没在意过,现在白鬼王知道了!

“啊啊啊啊!”

赵祯和小四子喊着就往外跑,南宫困惑地看着他俩小四子叫也就算了,你个有三宫六院的叫个什么劲儿啊?这还穿着衣服呢,有什么大不了的?

房间里,展昭和白玉堂也呆住了,南宫伸手,轻轻拽了拽同样站在门口呆滞状态的白鬼王,那意思老爷子,咱们是不是回避一下?

白鬼王则是一按胸口,表示他是想走来着,但是心里那位要求他站着嫑动!

“你们在干嘛啊?小皇帝和小团子干嘛喊着跑掉?”

这时,院子里飘进来了一阵香味,天尊和殷候帮着妖王端着一大锅牛肉豆腐汤进来了。

俩老爷子一眼瞧见屋里的情况,都无语。

殷候放下锅过来拽夭长天,天尊要帮忙关门。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展昭说,“那个汤闻着就不赖诶!”

五爷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反正这世上唯一能让五爷主动想吃的一顿饭,肯定就是妖王的早饭!

两人都饿了,一撒手,出门吃饭。

看着俩小孩儿开开心心跑出门的样子,天尊捂着嘴小声问殷候,“这样子说停就停的么?”

殷候一耸肩,“问来干嘛?他俩又不会!”

天尊一脸疑惑,“那么大人了,不会可还行?”

俩老爷子正吐槽呢,肩膀就被人拍住。

两人一回头,就见白鬼王问两人,“不会是什么意思?”

殷候和天尊都一脸震惊地看着他你什么时候有了世俗的欲望……

白鬼王一脸无奈地指了指自己胸口。

天尊和殷候都笑话他嫑什么事情都推给妹子!明明就是你自己八卦!

……

妖王拿着碗盛汤,让众人都过来吃早饭,趁热才好喝。

展昭和白玉堂已经捧着汤碗喝上了,赞不绝口。

陆陆续续的,隔壁院子的人也都被香味给引过来了。

南宫好不容易抓住了抱着小四子跑出老远的赵祯,提溜过来喝汤。

赵祯喝了一口就赞叹:好喝啊!极品啊!要给媳妇儿闺女端一碗去。

众人都瞧着皇帝倒是还挺有良心。

妖王让他坐下喝吧,厨房还留了一锅,那份没放辣,庞妃这阵子起得比较晚,等她醒了再让人送过去。

赵祯笑盈盈点头,还是老爷子会疼人。

南宫在一旁端着碗看着赵祯的笑容,也有些出神只有真正熟悉赵祯的人才知道,皇上虽然看起来总在笑,但其实皇上很少笑。这世上能让他笑意到达眼底的人可能一只手不够数两只手又嫌多,更别说让他笑出这种岁月静好的效果来了……妖王这碗汤的确是不简单。

吃着早饭,白玉堂就问夭长天,“舅公,你刚才找我有事?”

夭长天点头,“哦,想去趟古玩市找找还有没有跟那枚接旨差不多的器物。”

白玉堂边拿着个干净的碗盛汤,边点头,“是可以找找。”

夭长天指了指小四子,表示带团子去碰碰运气。

展昭则是好奇地看着又盛了满满一碗汤的白玉堂。

其他人也都惊讶妖王厉害了啊,竟然让五爷添饭!

另外,众人也都默默点头所以说贵公子就是贵公子啊,添饭都要换个碗,比皇帝都讲究。

不过白玉堂盛了一碗汤之后,拿了个托盘装着,边跟夭长天商量,“舅公,你等我一会儿,我叫上外公咱们一起去!”

夭长天点了点头,天尊和殷候都纳闷,“小陆子怎么这么晚都没起啊?这么大了竟然赖床!”

对面银妖王瞪了两人一眼你俩老实吃饭,今天不准惹天寒!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